听相声小说网 - 其他小说 - 病娇先生请住手在线阅读 - 第1章 拿错剧本了吧!

第1章 拿错剧本了吧!

        江晚晚一进醉夜会馆包间,就觉得这儿不是自己该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包间装潢富丽,视野开阔。四周缀着迷离的灯光。桌上摆放着冰镇的进口水果。酒瓶多得像不要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就是江小姐吧!二爷特意交代了,让我们好好招待你!”江晚晚正要从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逃脱,就听见一道被酒意熏染得沙哑难听的嗓音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房间内响起似捧场似轻佻的笑声。更多人注意到了这个站在门口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穿着一身中规中矩的纽扣装饰连衣裙。微微卷翘的头发齐肩,十分黑亮,和那双闪亮动人的眸子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晚晚垂眸,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馨月不是说只跟这些人坐坐吗?但为什么这个架势十分不妙?

        进了狼窝,就得有当绵羊自觉。江晚晚微微侧过身,在昏暗的视线中,拨了110三个数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将手机背在身后,她展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拿着电话的手则背到身后。万一情况不妙,只要点下拨出键,她这条小命就有虎口脱险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贺先生,不在吗?”江晚晚心道,不在最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长沙发中间的男人穿着西装,眼神在江晚晚三围上遛了好几圈。立马觉得左拥右抱的两个女人都是庸脂俗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收回手,“你找贺二爷干嘛?二爷见天的日理万机,除非你有非见他不可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来那个什么二爷的确能量不小,这么一群二世主句句都捧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女人找二爷能有什么事儿,当然是送外卖——把自己送给他!”没等江晚晚说话,立刻就有人附和。

        哄笑声再次爆发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晚晚嘴角露出一抹微笑。她是天生的笑唇,不管心里多么不屑一顾,表面看起来却异常真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收外卖的人不在,那我就不打扰各位了!”她转身就要走,黑衣黑面的保镖突然将她面前的大门关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晚晚心里那根弦瞬间绷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来之,则安之,别那么着急嘛。就算我们这群人没有二爷那么英明神武,但也不至于入不了你的眼吧?”那人也看出江晚晚想要离开的急切心情,有些不悦。话里也带着几分胁迫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晚晚假笑得脸都快僵了,“怎么会?我是怕自己笨手笨脚,到时候扫了大家的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美人只会助兴,永远不会扫兴。再怎么样,也喝两杯再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副总说得是。”乖觉的公主立刻给江晚晚倒酒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晚晚一脸为难:“真是不好意思,我酒精过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副总皮笑肉不笑:“是不是真的过敏,总要喝了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房间的空气霎时冻结起来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晚晚眨了两下眼睛,为难道:“我跑两次医院没什么,可一会儿要是反应太大,吐一地就不好了。今天我午餐吃得比较晚,韭菜饺子,酸菜鱼什么的可能还没消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想那个场面,在场的不少女人便面露嫌恶。语气不耐:“喝酒不会,点烟你总会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副总想了想,没多久便点头:“也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晚晚迟疑间,身后的保镖便喝道:“李总让你去就去!磨磨蹭蹭的做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晚晚被吼得一抖。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再者,点烟没有喝酒对技术含量的要求高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走过去,拿起茶几上的雪茄,正要点燃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副总摆手制止她:“妹妹,有点诚意好不好。用手多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露出一抹轻佻的笑,指了指江晚晚殷红的嘴唇:“别忙着点烟。先用这里,把烟送到我嘴边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围人“嗷嗷”地怪叫起来,都说李副总会玩儿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晚晚的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李副总看起来年龄跟她爸差不多大。就是杀了江晚晚,她也做不出这种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晚晚心里一动,拿起燃火器。黑亮的眼珠滴溜溜转了一圈,抿起嘴唇,像是被众人的虎视眈眈吓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她“叮”一声,将打火机盖子打开的同时,便听李副总怒斥道:“你耳朵聋啦?谁让你碰燃火器!”

        江晚晚像是受到莫大的惊吓,手一抖,打火机落到茶几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是同时,洒落在茶几上的酒液开始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——你这个笨手笨脚的婊子!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赶紧救火!”李副总气得鼻孔都大了。最后一句话几乎是朝周围人吼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对不起。”江晚晚缩着脖子,一边道歉,一边往后退。

        茶几上的酒太多,救火的速度比不上火势蔓延的速度。没一会儿,都可以围着茶几开一个篝火晚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晚晚顾不上众人泼水时被不幸误伤的衣服,顺着墙边准备逃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她想跑!”不知谁尖叫了一声,让江晚晚的逃亡计划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副总气急败坏:“给我抓住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完蛋”两个字弹幕似的在江晚晚脑海里刷屏。没等两个保镖靠近,她兔子似的夺门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狂奔,“别跑”的呼喊紧跟在身后。可输在腿短,没一会儿,就听见急促的脚步声迫近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晚晚又急又喘,头晕眼花。“嘭”一声,在拐角撞在迎面的来人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额头一阵麻麻的钝痛,可她顾不上,因为身体惯性地往下摔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晚晚认命地闭上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秒,两秒,痛感从脖子处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脖子?

        她小心翼翼地睁开眼,首先映入眼帘的,是一个结实的胸膛。

        视线往上,撞入一双幽深似海的眼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,是想以身相许吗?”男人低沉的嗓音是声控的天堂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晚晚这才反应过来,站直身体,拨开他提着自己衣领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适地干咳两声,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英雄救美才是以身相许的标配,有这样差点儿把人给勒死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大哥,你拿错剧本了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