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440章 苍莽破浪行(大结局)

第440章 苍莽破浪行(大结局)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莫狂狷与紫姻女斗的旗鼓相当,迟迟不能分出胜负,等袁河携带十余头练就元神的坐骑杀入战场,这场斗法很快以碾压的方式落下帷幕。

        紫姻女孤木难支,甚至未能逃离潮山,在她陨亡以后,莫狂狷开始铁血清洗五境道宫,试图君临封真遗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知道他是洪荒遗修,位列玄屠始魔坐下真传弟子,对昔年参与攻打潮山的族类深恶痛绝,由他挑起复仇战火,无论灵霄金戈,还是巫凰诸蛮,恐怕都不会在封真遗地留下血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由此便去了心腹大患,可以安心给下界之行做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先陪同彩裳妖女赶赴万剑岛,让她炼化岛中浩土,并传授《月醒道章》,助其驾驭昔年海娲娘娘布置的娲心祭咒。

        鉴于万剑岛相隔遥远,横跨整座三圣洲,彩裳妖女想把这些剑岛彻底炼为己有,估计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岁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期间,袁河不可能陪着彩裳妖女驻守岛上,就留下一头坐骑给她,让她自行闭关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转道返回落星洞天,未过几年,即动身重返了东洲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这时起,他频繁往返于东洲与三圣洲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据他与破香太子制定的计划,他开始有条不紊的布置灭睺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晃两百年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袁河邀集落星钟、东游翅、十二重楼、封真榜共聚东洲积雷大泽,封印了海珊玉璧后,深海之上,追剿浑天睺的行动也在激烈展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东海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头体长千丈的巨大牛妖正在海面上踏水奔腾,此牛身份特殊,正是玄都宫主赫克老魔所变的坐骑托天魔牛。

        两百年前他受破香太子之命追随袁河,后被莫狂狷发现了根脚,莫狂狷念在同族情分,亲自出面找袁河说情,希望袁河赦免他的贬化之罪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虽然拿到封真榜本体,却仍旧没有执掌的权力,就算有心赦免,也不能施法,于是袁河把破香太子的遇困地点告诉莫狂狷,让莫狂狷去找太子请示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莫狂狷赶到地方,碰巧遇上白城老祖与释心颜,这两位冥府旧将也在太子跟前,太子听了莫狂狷的禀告,言道:“先办差!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子说:“不久以后,猎杀浑天睺的行动就要开启,你与白释两官联手,合为一路斥候兵力,替袁河与彩裳寻找猎杀目标,等差事办完,本殿会根据你的功劳,考虑给那头小牛减免多少年的刑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袁河与太子商量的灭睺行动,虽然海怪体格庞大,但是散落在茫茫海上,潜伏在海底深处,仍旧不容易寻找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就以东洲为中心,把大海分为东西南北四块海域,每一块海域派遣一支斥候队伍,一旦发现海怪踪迹,即刻传信给袁河与彩裳,两修会通过神祗传送阵,赶往目标海域。

        世间只有袁河与彩裳能对浑天睺造成致命打击,所以这场行动里,他们是当仁不让的唯一主力,余者都是替他们锁定目标的助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莫狂狷出现在东海海域,正是在寻找浑天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刻正陪同白城、释心颜,位于魔牛头顶的一座平台上,虽然任务是寻找海怪,但他心思却在袁河身上:“白道友,杀光这些海怪后,袁河就要遁入下界了,到时他会携带几件洪荒真宝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非常重要,像寿桃与岁杏这种洪荒灵根,虽然在下界也能生长,灵气却满足不了开花结果的需要,肯定要留在九洲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海珊玉璧能够破开下界壁垒,但传送时仍旧有不可预料的危险性,因此洪荒真宝的真灵不会全部跟随袁河,哪一柄真宝会留在东洲与三圣洲?袁河又会指定谁来掌管?

        这些都是莫狂狷想打听的消息,等把海怪清理干净,大海会重复灵机,到时各种灵山也会重新孕化,甚至东洲与三圣洲也能再度合一。

        修行盛世即将来临。

        用不了多久,冲上三花境圆满的修士就会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,肯定有敌有友,莫狂狷希望先与执掌真宝的修士打好关系,这样一来,他魔族的后裔们可以减少大伤亡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他问起这件事,白城回道:“听我家太子说,袁河去下界,他只会携带游翅与星钟!那十二重楼是人教之宝,继承者是撑伞童子在管,袁河干涉不了,封真榜是七真大人一言而决,但殿下与七真大人已经和袁河讲妥当,等玉璧里的残红小娲出来,会让她执掌真榜洞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交还的蜉寿桃树,由袁河的五弟子袁小青执掌,老夫昔年借走的万紫蜂巢与转气蝶巢,也已经还给袁河,他的大徒弟侠崇文与四徒弟侠姿会陪伴两座始巢左右,至于被露精陆道恩温养的蝣岁杏,归他二徒弟薛无垢所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莫狂狷以前从未关注过袁河的真传弟子,便问:“他到底有几个真传?他把四宝分给四个徒弟,还有一个老三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莫狂狷身后那位宫装女修,忽然接话:“早在几百年前的东涯大祭时,老三就被人贼捉走了,至今下落不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女修眉心处点了一道梅花印记,她不是旁人,正是昔年与栖侠洞有极深渊源的梅娲,昔年她与薛无垢在东洲海边偶遇莫狂狷,被带去封真遗地,一直跟在莫狂狷身边修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次出海寻找浑天睺,她奉命随行,她也知道,袁河的几个徒弟全部都在海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西海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的大徒弟侠崇文与二徒弟薛无垢正乘骑一头金甲仙鹤,浮在高空,俯望远方的那浑天母睺,此睺是被他们最先发现,立即传信回星钟洞天,袁河随之赶来,正驱使浩土阵猎杀母睺。

        仙鹤距离母睺相当遥远,但即使如此,母睺垂危一刻的反击也掀起了石破天惊的海啸,一举把仙鹤本体笼罩在内,差点击落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!”侠崇文立足不稳,背摔在鹤背上,显得无比狼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龇牙咧嘴爬起来,自顾发起牢骚:“这怪忒是厉害,若不是二妹陪着,我说什么也不会来做斥候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身后追随一大群妖修,以洞天护法飞熊道人、凤晶晶为首,听见这话,都以为他胆小怕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他冷不丁又来一句:“如果我单独出海,肯定要坏了老师大事,不如不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草包!飞熊道人、凤晶晶心下如此判断,俱在心想,大老爷的首座首徒,怎么是如此德性?

        首徒已经失踪几百年,他与一头白龙马相伴,一直隐居在青黎长河北岸的东岛湖里,前些年袁河返回东洲,派遣妖军驻扎海岸,探查海怪的出没规律,正巧遇上他,听说他是袁河徒弟,起先都不信,结果领回落星洞天以后,发现竟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侠崇文到了洞天,生活过的越发安逸舒坦,却也因此越发思念那位仍处于失踪状态的师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刻又给薛无垢聊起这件事:“二妹,你是否知道三弟在哪里?他是死是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还活着!”薛无垢回道:“老师派人追查当年掳走老三的修士,早已坐化多年,老师以瑞貅法目照探骸骨,最终发现了老三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他在哪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藏匿在某一处海域!当时我跟在老师身边,观摩了追溯老三的影相,他当时昏迷不醒,趴在一头雪参背上,飞去了大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雪参?那雪参可有名号?”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摇了摇头,并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她没有把话说全面,当初观看影相时,老师显得异常吃惊,口中吐出一句让她摸不着头脑的话:‘化缘老妖!这怎么可能!’

        她至今不知道化缘老妖是谁,但她与李敬之、李婵娟闲聊时,获悉老师昔年做了一段化缘僧,这两者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南海。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与侠姿同乘于坐骑九头飞狮上,也在搜索浑天睺,星钟洞天护法龙简与宝光叟追随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次参与围剿浑天睺的修士有数百位,最积极者无疑是龙简。

        龙简认为这场行动利在千秋,功德无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关键是他祖上的四海龙宫,很快就能在他手上重新崛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龙简,你是不是特别心急,想搬回龙宫安居乐业啊?”袁小青对老师的这帮属下,时常调侃捉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敢!”龙简却从来不会附和袁小青开玩笑,他一本正经的回道:“小的时时刻刻牢记替大老爷效力,绝不会有一丝懈怠,小的虽是龙躯,却不会再归大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老师马上就要离开了呀!”袁小青问他:“到时你还怎么效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老爷走了,还有小老爷,小娘娘!”龙简忠勇而语:“况且小的身为星钟护法,须得镇守洞天,绝不可擅离职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,蛮贼子早被俺老师杀绝,那些人贼子历来臣服强手,一见俺老师势大,一个比一个乖巧听话,咱们以后不会再有敌人了!”其实袁小青并不开心,没有忧患的危机,他顿觉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想跟着老师跑下界去玩一玩啊!”袁小青叹口气,又对龙简说:“老师走了以后,俺也可以当家作主,等大海恢复洪荒时的肥美,你要尽快把龙宫给盖起来,还要盖的豪华气派,等俺闲的时候,好带师姐师哥与姿妹一块去游玩逍遥!”

        龙简听了,不再分辨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栖侠山的四大真传都同意龙简重建龙宫,他绝对不会推辞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北海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波平如镜的海面上,盘卧一头火眼狻猊,背上站着一群修士,他们簇拥在孤月宫长老海阔真人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海阔真人的徒弟詹泪飞与冉画女,星钟洞天护法花堂与岳真珠,巴髯客与李敬之夫妇,全在这一路斥候队伍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海阔真人知道花堂几修都是袁河的心腹属下,便找他们打听有关封真榜继承者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些日子老夫去拜会七真大人,她曾对我讲,封真榜的大祭师会交由霍残红担任,这位残红孩儿诞于东洲青黎长河,与袁河相交于微末,你们是否见过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曾!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堂几修不是敷衍,他们是真没有见过霍残红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除了当年在积雷泽千针林与袁河偶遇的青芳与麻平,谁也不知霍残红芳容为何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巴髯客在十二重楼洞天住了几百年,深得撑伞童子赏识,曾给他透漏了一点情况,他便说:“残红道友被封印在了海珊玉璧里,就算她从玉璧中出来,也无法苏醒!”

        海阔真人忙问:“哦?这是何故?”

        巴髯客道:“这一场灭睺行动,并不是把海中睺兽杀光杀净,就算大功告成,还须诛灭玉璧中的一头凶灵,此灵与睺兽生死相依,却偏偏与残红道友困在一处,据撑伞童子大人说,若杀凶灵,残红道友就要迎一次劫!”

        劫数具体为何,除了袁河与破香太子寥寥几修,旁者俱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晃又是三甲子岁月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海中浑天睺群被彻底清剿一空,诛灭亘古始祖的行动也同步展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祖一死,昔年掀起九洲劫的入侵者,算是被彻底消灭于东洲与三圣洲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需太久,大海就能重复生机,修行盛世也会同时降临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已经无法亲眼见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刚抹杀亘古始祖的残魂,就马不停蹄赶赴海底的飞升海域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此时,他的四大门徒侠崇文、薛无垢、侠姿、袁小青,洞天护法龙简、宝光叟、飞熊道人、花堂、岳真珠、凤晶晶,昔年以化缘大师收授的徒弟连孤依与连蝶依,俱都在侧,前来送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冥族同道白城与释心颜,昔年被赠勾魂锁链的藤引,魔族同道莫狂狷,昔年于东莱岛支援袁河的血胤老祖,宏愿寺外与袁河有过一面之缘的丁鹰与白芷兰,还有人族同道巴髯客与李敬之,从封真榜脱困的三观和尚,也都共聚一堂,等着观摩袁河遁入下界的盛况。

        主持这次大典的修士自然是破香太子,早在四百年前谋划灭睺行动之前,他就在给袁河的下界之行做布置,他以惊雷棒在飞升海域劈开一道雷门,只要海珊玉璧归位,袁河手持玉璧穿透雷门,就能遁入洛古深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事早就具备,只待袁河的最后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该准备的要务,早就准备妥当,该交待的话语,也已经重复了多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仍有一事不能放心,诛灭亘古残灵时,霍残红遭了波及,法体险些崩溃,现送入封真洞天温养,什么时候醒来,袁河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考虑过把霍残红一并带入下界,但此行不知会耽搁多少年月,桃树与岁杏全部留在东洲,霍残红也需要留下,以得到这两宝的哺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初她被摄入玉璧,曾言千年后还能再见,眼下千年之期已至,想不到我们仍旧是分别!”袁河颇多惆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最后转望榜灵七真:“等她醒来,请大人告诉她,大河在,袁河就在,河水不枯,袁河不会灭,终要重归东洲,以应当年誓约!”

        言罢法象瞬变而出,彼岸屋摆在左肩,惊蛰浮屠放上右臂,胸口张贴捆仙网,头顶落星钟,背悬东游翅,身环浩土阵,一步跨入雷门,消失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慢行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侠崇文几位弟子的喊声,徘徊在雷门处久久回荡,聚而不散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已经听不到,他单骑闯洛古,已然进入到一个全新的界域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:

        家住青河中,生来逞妖风,苍莽破浪行,摆驾游深空。

        (全书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