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428章 打榜初试

第428章 打榜初试

        局势看去紧迫,但袁河与宗正我都无担忧之态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有潮汐涧与东游翅在手,就算斗不过几位宫主,他也有把握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    宗正我则是有法子阻止几位宫主抢走太炎链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直言道:“如果你不想与他们争斗,我可以教你摄取白虎旗之法,你带着此旗离开这座结界,如此一来,潮山的转界法则会自动寻找替代物,太炎链跑不了,他们也取不走!等他们按耐不住逃离这里,到时你再回来,结果是一样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集不齐四象旗,山河血便封印不了太炎链,山火也就不会熄灭,那么凌归一与月之华终要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如果袁河这么做,虽然能保住四象旗与太炎链,却奈何不了几位宫主,他只能眼睁睁纵虎归山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决意与几位宫主斗一场:“这些修士霸占了三圣洲,洲内全是他们的徒子徒孙,放任他们离去,后患太大,假如能把他们尽数困死在这里,那将再好不过!”

        宗正我听他有心周旋,先问了一句:“你想必没有携带落星钟,否则你不必找我问策!我比较好奇,整座潮山都被太炎链的炎火焚烧,三千年才被山河血浇熄一次,你没有落星钟保护,是如何在潮山穿梭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昔年九洲劫大战,失落在东洲与三圣洲的宝贝可真不少,宗正我需要问清楚袁河的依仗,如果袁河执掌有三海娘娘亲留的遗物,那么他非但能指点袁河收取太炎链,还能诛灭那几位所谓‘宫主’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也能侧面了解袁河的底细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听了宗正我的询问,心想这位前辈又在打探十二重楼的消息了,同为洪荒遗修,宗正我貌似比龙爵与罗刹婆加起来都难缠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在这种情况下,宗正我的手段越厉害,自然就越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需要宗正我给他提供尽杀五境道宫修士的办法,他就透露了两件随身佩宝:“晚辈在入山之前,侥幸找到海娲娘娘的一颗定海神晶,由此晶保护,就算晚辈站在太炎链上,也毫发无伤!另外昔年海潮娘娘铸建的潮汐涧已经被我短暂驾驭,我能转入这座四象结界,也是因为此涧!”

        宗正我忙道:“你确信那是娲圣遗留的定海神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袁河无法确定,当初他找到这颗神晶,曾请落星钟甄别过,镇星白猿说此晶只要克制住山火,就该是娲圣所留!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进入潮山后,依靠此晶在山中自由行走,但他仍有一丝质疑,直至找到瑞貅法目,他才最终证实这是海娲娘娘伴生的一颗定海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晚辈可以笃定!”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你有娲圣神晶在手,所遇的麻烦当可迎刃而解!另外那座潮汐涧归大祭师镇元海女执掌,如果你连她的打真锏也一并追回,那么杀掉这一批修士也能易如反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该要如何杀?”

        宗正我一听,心知打真锏已经落到袁河手上,他不由联想到封真榜,袁河能找到娲晶与打真锏,那么封真榜很快就能出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昔年九洲劫爆发,诸族陨亡那么多始祖,唯独海娲娘娘的死因最让九洲修士震惊,也至今没有解开封真榜被克制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宗正我期待袁河能追溯出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斟酌片刻,宗正我给袁河提供了一套胜算充足的行动计划:“娲圣神晶能够摄取山河血,你先耐心等待,让那些修士复位四象旗!等四旗重新归位,山河血势必要冲入太炎链,封印此链法力,到时候你提前下手,使用娲圣神晶把山河血摄入晶内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行动的第一步,摄走山河血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凌归一与月之华敢染指太炎链,打的盘算就是让山河血回流太炎链体,封印链力,到时四象结界再无炎力弥漫,他们就能脱困而出,从而把四象旗、太炎链、山河血全部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假如袁河摄走山河血,那么他们的行动就要功败垂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宗正我继续道:“当你摄走山河血后,那些修士会觉察到取宝失败,他们不得不谋求退路,一定会尝试冲出四象旗,逃之夭夭!到时你手持打真锏守在旗外,出来一个,打走一个,你身处潮山当中,打真锏一挥,三花境以下所有生灵,俱要登上封真台,他们躲无可躲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行动的第二步,封真打榜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曾经观摩过镇元海女的投影,昔年海怪吞噬潮山,镇元海女正是手持打真锏,把潮山修士送上了封真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那是营救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袁河照此来做,岂不是成全了五境道宫修士?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,让他们登上封真台,此举不妥罢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话一出口,宗正我、龙爵与罗刹婆俱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对封真榜毫不了解呀!”宗正我替他解惑道:“非我三教修士,只要上了封真台,必会被封真榜抹杀,越是异血,死的越快,那些灵霄族与金戈族挨上打真锏一击,都要瞬死在封真台上!至于妖魔两族,入台后会被封真榜摄走,没有打真锏,他们将永困榜上,哪里也去不得,生死也俱在持锏人一念之间,所以你放心去打,保准万无一失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登上潮山已有数年时间,至今没有封真榜的丝毫线索,今次听到有关打榜的情况,他忍不住问:“生灵入榜后,封真榜是不是就能现世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!”宗正我三修齐齐摇头:“封真榜是祭宝,你必须召集海族十八祭师后裔,联手祭祀娲圣神晶,否则封真榜不会重挂潮山!太炎链也必须先行摧毁,山火不熄灭,你根本无法开祭!”

        怪不得无数年来,封真榜没有一丝线索,原来是需要祭祀才能迫显真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登上潮山之前,那镇星白猿让龙简铸建十八祭师神祗,想必也是给祭祀封真榜做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三圣洲早就不复洪荒时的兴盛,海族血脉传承至今,已经相当稀少:“如果十八祭师后裔绝嗣了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问题难住了宗正我三修:“你先打榜,我们已经传信去了中洲斩尸山,抱瓶海女收到消息,不日就会返回大荒,等她回来后,会告诉你如何补全缺失的十八祭师血脉!”

        商量到此,袁河收了巫祖箭,开始给打榜行动做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修为只有朝元期,原本面对凌归一与月之华这些三花境圆满的老修士,并不具备对抗能力,但他执掌了几件关键的海族至宝,又占据天时、地利与人和,逆袭反杀,已无难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杀机显露时,他的对手们仍旧困于四象阵位,对他还一无所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