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427章 古族

第427章 古族

        一直以来,袁河都以为这几位宫主是被困在潮山的结界里,无法破界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时今日,袁河才明白过来,他们是故意失陷。

        更离奇的是,他们能在潮山找到宏愿佛泉与四象结界,也不是偶然事件,一切缘由竟都出在袁河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袁河在无向冢暗算古璇老道,消息传回封真遗地,凌霄宫与小乘寺开始铸建炼荒池,同时四面出击,清剿拥有洪荒传承的宗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在这期间,宏愿寺受到牵连,小乘寺派遣长弥与问静掀起覆灭战,那三观尊者依靠袁河的帮助化身苦海,拖着长弥与问静瞬移到月潮山的宏愿佛泉内,借助山火把这两尊强者给灭杀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袁河还觉得三观尊者神通厉害,殊不知这是给自己埋下了一个祸根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长弥与问静不死,凌归一绝难找到宏愿佛泉,也更加不可能发现太炎神链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来说去,这一帮宫主出现在四象结界,归根结底是被袁河引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原本是敌对双方,为了取得宝贝,暂时携手合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他们的口气,已经研究几十年,追溯出月潮山大战的部分隐秘,摸清了四象阵的运转,也已经掌握摄宝的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前只待让四象旗归位,他们的这场漫长行动就将功德圆满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行动中存在一个致命漏洞,他们不具备克制炎火的能力,只能龟缩在呈祥福地内,根本不敢露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他们掌握有三柄象旗,也顶多是把玄武龟壳、呈祥福地、宏愿佛泉替换掉,而无法像袁河一样在结界内自由行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每一次挪位,也必须随着结界运转,局势极其被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将是袁河狙击他们的最大优势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没有多听那几个宫主的谈话,他们修为虽然高深,却非取宝的关键因素,三柄象旗的持有者才是袁河首要对付的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当即远离炎山,潜伏到了泪珠附近。

        宏愿佛泉就封印在这颗泪珠里,泉中环境同样是一波广湖,不过充斥墨绿之色,且风平浪静,早前袁河施法探查,听不到半点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深入细看,他发现湖中隐约浮现一座四四方方的池台,台内像是盘踞有修士身影,人数还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断定人祖境的岐黄、古竹、净台三派大祖师,肯定藏身在佛池里,四象旗是他们的镇派之宝,也只有他们才能驾驭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让袁河迷惑的是,那几位宫主为什么会脱离宏源佛泉,跑到呈祥福地去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谨慎起见,他召出了巫祖箭,眼下的局势过于诡异,他不能冒然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宗正我听完袁河的介绍,先行诫告了一句话:“那三名修士是在炼化青邑祭师铸造的佛池,因为四象阵牵引的是这口灵池,而非宏愿佛光,一旦他们炼池成功,就能把宏愿佛泉据为己有,同时让青龙象旗复位!鉴于他们温养青龙旗时久,复位成功后可以探测整座结界,到时你需做好隐蔽,稍有一点法力波动,他们就能捕捉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反过来说,插旗成功之前,袁河仍旧能够随意施法,他现在把神念渗入宏源佛泉,三派祖师感应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对此心中有数,又请教下一个问题:“这帮修士本来是一路人马,全部被挪移到了宏愿佛泉,但此时却兵分为两路,一路留在佛泉炼池,另一路遁入到呈祥福地内,他们是如何做到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宗正我随即回答他:“如果真像你所说,黎公主舍身卫道,抽取荒河之心融入太炎链,那么她的山河血会在四个阵位内反复瞬移,遁入呈祥福地那一路人马,是随着山河血移位,炼池者持有四象旗,他们能借助旗力滞留在宏愿佛泉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话音刚落,炎山突起变故,原本通体火红的山体瞬时变幻了色泽,炎力像是一下子隐踪,整座重峰就此恢复了初始样貌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远望一看,见链端的玄武龟壳忽然汹汹灼烧,漆黑色的壳甲被炎火彻底覆盖。

        宗正我的判断相当准确,山河血为了恢复灵力,频繁在四大阵位上挪位,那几个宫主在随着山河血瞬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宗前辈,这批修士里有一位海鲛族,她目前是三圣洲修为最高的妖修,执掌着一柄洪荒残宝‘山河壶’,但她并没有阻拦灵霄人与金戈人寻宝,反而与他们达成了合作,她目的是为了采集山河血,为此宁愿把太炎链送出去,山河血到底有什么神通,竟然让她如此不惜代价也要得到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宗正我尚未回话,一旁的龙爵忽地斥骂:“这吃里扒外的东西,竟然想把太炎链交给灵霄人与金戈人,这是养虎为患,太炎是祭族,最擅长祭祀,如果灵霄人与金戈人使用太炎链献祭,无象门的消息就要暴露,到时太炎族的始神会亲自杀到大荒洲!袁河,你必须阻止他们,太炎链绝对不能落到这两族手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罗刹婆随着叹息一句:“你让小袁如何阻止?他都没有修成元神,对方是三圣洲最强的一批修士,小袁差了他们整个三花境的法力,连面都不能照,危险太烈!那一方天地还有封印,就算落星钟真灵亲自出手,都未必能打赢,反而有可能被他们镇压!”

        龙爵也觉棘手:“宗老弟不是传授了‘地支冲象’吗,尽快去布置,他们插一柄旗,就种一柄道印,抢在他们前面毁掉太炎链,反正不能让他们抢走,这是大祸患!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的丢失太炎链,袁河不会倒霉,但大荒洲就要血雨腥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宗前辈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仍在等着宗正我的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黎公主的根脚在九洲得天独厚!”宗正我不急不躁:“她诞生于潮山与荒河的天地精华里,三教有位先师也是如此降生,人、荒、古都是洪荒大地的正统生灵,其中古族最为稀少,偏偏黎公主还身背了一大功德,她是伴在无纪浩土身边出世的,那个执掌山河壶的海鲛不惜代价抢夺山河血,其实是为了寻找无纪浩土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把山河血摄入山河壶,就能追踪无纪浩土,有了无纪浩土,万祭不伤,也就不用害怕凌归一使用太炎链祭祀,这是月之华的打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