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421章 决战前后

第421章 决战前后

        巫山察觉到生机正在体内流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眼中展露着疑惑之态,不愿相信自己会被一招瞬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九洲已知寿元最悠久的耳猿族,虽然没有位列先天始祖行列,但他诞生在洪荒中量劫期,无论修为还是寿数,都已经可以比肩乐山的五头始猿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漫长的一生当中,多次遭遇始祖级别的对手,纵然能把他重创,可要杀他却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次遇上的黑甲骑士,他不知来历,不知根脚,但修为与洪荒诸位始祖差距不大,为何神通会强悍如斯?

        那骑士把他挑在矛上,侧了侧手臂,故意让他面对潮山,似乎是想让山巅修士目睹他死前的惨状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海潮与炎臂的斗法已经告一段落,双方俱无诛灭对方的能力,暂时罢止,海潮娘娘与玄屠始魔回飞山巅,矗于封真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炎臂仍滞留在海面旋涡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天上那层黑幕与地上那层黑晕跃过潮山,在深海处完成合拢,天地彻底被遮蔽,一座旁广无边的囚笼就此形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地环境陷入到令人压抑的漆黑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前镇元海女与灵霄族修士斗法时,曾被告知待海水席卷三圣洲,这一方天地会被吞掉,此言确实不假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判断那是一头更厉害的海怪,如今观摩了巫山的陨亡投影,已然证实了他心中猜测,那天幕与地晕应该是一头超凡海怪的嘴巴,只是形体过于庞大,以致于巫山这种级别的洪荒修士,一时半刻也窥视不出整体轮廓,因此投影上仅仅展示了潮山被吞的一幕,却没有显露这头超凡海怪的真容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大致评估兽口辐射的范围,被吞的不止是一座潮山,整座三圣洲恐怕都已经到了兽腹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禁想起盘踞封真遗地外海的万剑岛,这些岛屿到底是如何形成的,是不是与这头超凡海怪有关联呢?

        月潮山大战过后,三圣洲演化为封真遗地,这说明今次入侵的海怪都已经被灭杀,即使那一头超凡海怪也没有幸存,问题是这样的庞大大物,谁能够杀死它呢?

        那黑甲骑士坐镇在它的兽口上,想必是驱赶它的主人,面对这种恐怖可怕的敌手,三海娘娘真有诛杀他们的手段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连窜的疑问涌在袁河心田,他渴望观摩最终的埋骨之战,但投影已经到了尾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地被吞后,海中炎臂随之冲出漩涡,露出了他巍峨的灼烧身躯,携着铺天盖地的火影,提着一条炎溶锁链,矗立在黑甲骑士下方,他拥有一副人族轮廓,朝着山巅修士凶猛咆哮:杀!杀!杀!

        伴着这股吼声,又有两尊至强身影显露在黑甲骑士的身后,一影有女躯,身上紫雷密布,就连双目之中也已雷电满溢,在她脸上结出雷云风暴,以致于模糊了她的面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影光头金身,脑后漂悬千丈浮屠,共有三十三层塔身,每一层都以一种生灵的头颅铸就,其状狰狞,也显肃杀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炎、金戈、灵霄,三族始祖各到一尊,但他们都不是首领,从站位上就能看出来,黑甲骑士才是当仁不让的主力,他出自哪一个族群,无谁知晓,因为整座月潮山战场,这一族仅仅到了他一位,除了他的坐骑外,再无任何与他相关的喽啰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,那十几头海怪之母与超凡海兽,就是他的喽啰或者族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这无穷杀机,潮山修士不约而同把目光投向封真榜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们脸上无不是露着惊惧之态,原本签满道名的榜单正在逐一消隐,一个接一个溃散,道名一旦散去,他们便复生无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他们的最大依仗,假如封真榜失去回天之力,战斗意志也会被瓦解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封真台上,只有海娲海潮与玄屠三修,他们也在仰望榜单,商议着棘手局势。

        海娲是封真榜的主人,先行告知说:“那骑士召唤的巨獠能克制封真榜,气味化掉了签榜道名,即使再次签押,仍旧要被摄走,我们只能背水一战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玄屠道:“他们有四祖降临,胜算在握,须得想一个法子,总之不能让他们成为收尸者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法体已毁,己方劣势明显,斗到最后,极可能是己方全灭,对方却有幸存者,他不能容忍这种局面出现,就算是死,也要让对方一块埋骨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海潮明白他的意思,便道:“三妹肯定会回山,等她到了,就有法子把他们全部留在这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海珊道友……”玄屠摇起头:“杀劫这么烈,封真台被毁已经不可避免,那乐山也一定会被攻打,恐怕海珊道友想回也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一定能归!”即使封真榜被克制,海娲也没有惊慌之状,潮山是她的诞生地,无论对手有多么强大,她也有把握把对方诛灭于山间,虽然这要以她的生命为代价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捍卫潮山的决心,却不明白玄屠为什么坚持留下,早前天地被吞时,玄屠本来可以离开的,便问了一句:“玄兄,我记得当年魔山隐遁下界,你也随着遁入下去,为何突然就回归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玄屠略有一丝怒意:“这些异类是先从下界发起的突袭,魔山派我返回洪荒报信,当时战事激烈,局势其实相当严峻,若非四弟替我殿后,我未必能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海娲一听便已明白,他口中的四弟是乐山魔猿霸尚,应该已经陨落了,或许当年随同魔山遁入下界的魔族都已经覆灭,他是从下界逃出来,口称‘报信’不过是顾及脸面,他支援潮山是为了复仇。

        商议到此,决战已经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间众灵,有死无生!”

        黑甲骑士忽然抬起手臂,一矛震碎巫山法体,漫天血雨洒落潮山,那枚‘巫祖箭’随之掉落山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投影最后定格在一道炫目的蓝光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对这种光华并不陌生,正是海珊玉璧爆发的灵芒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在霜环界,袁河观摩过东游折翼的投影,这位始祖把玉璧一分为二,帮助海珊娘娘破开了诛仙天笼,此壁貌似具备破界之力,成功遁入了超凡海怪的腹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