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419章 诛仙(3)缚魂箭

第419章 诛仙(3)缚魂箭

        这位龙爵讲的言辞灼灼,像是确有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并不会完全信任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定主意不透露有关东洲与三圣洲的情况,万一其言有诈,那么袁河暴露的消息,未来会给他带来致命灾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时的心情其实也颇为憋闷,这帮生灵都是洪荒遗修,神通不知强了他多少倍,竟然常年驻扎在八座无象门旁边,那他该如何出去?

        他却是不知,就算他想穿门而出,暂时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蛮族凶暴,拿妖族祭祀,老夫知道你遭了不少磨难,但修行就是历劫,就算没有祭祀,也有其它劫数降临头上,一波接一波,寿数越长,杀劫越重,老夫早在洪荒时已经修成正果摘了仙位,照样要应劫,所以你须看开一些!”

        龙爵并不清楚蛮族已经被袁河给搞的绝户,他以为袁河目前处境艰难,猜测袁河压力深重,道心不稳,于是先好言好语,宽一宽袁河躁狂的猴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对袁河来说,全是废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可以直明意图,不必转弯抹角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,老夫就照实说了,你暂时不能离开东洲与三圣洲,须得办妥一件差事才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尚未与袁河打牢交情,先行诫告这件事,说明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听了这番话,更是无语,他本在犹豫该不该使用无象门,对方竟然直接堵死了他的出路,逼着他留在两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此言何意?难道你们已经把八座无象门全部封印,彻底锁死了传送通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龙爵立时给他解释:“奉命行事而已!洪荒遗存的诸位圣人全部下了御令,必须这么做,你有重责在身,除非你办成,否则你跨越不了无象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重任是什么?为了封真榜吗?袁河却道:“四百年前,那位凌风猿前辈已有交待,让我寻找封真榜,但这宝贝如似石沉大海,你们自己可以算一算,九洲劫至今过了多少年,它始终没有现世,我可没有信心找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封真榜很重要,却不是你的差事!你也不要着急推辞!”龙爵顿了片刻,心想这真是一头泼猴?哪里有乐山猿祖的担当气派,分明就是人教那帮善于避害的滑头!

        龙爵心想,既然懂得避害,那就一定喜爱趋利,须得拿出一些甜头来,否则这头小泼猴估计会撂挑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便先说赐品:“只要你把这差事办圆满,出了无象门就保你超脱三花,立地成仙!我三教统镇的任何一座洞天福地,都会赐你一头真灵,在你有生之日,伴随你左右,护佑你安危!这是诸圣亲口承诺,如果你觉得不够,还可以继续加赏!那几位大老爷都有交待,你若是不相信老夫的话,他们会亲临无象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上去,赏赐丰厚到了极点,但袁河有所不知的是,九洲劫后,三教的洞天福地根本就没有剩下几座,这是空画大饼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拒绝不了,圣人开了法口,他不办也得办,否则他只能一辈子住在东洲与三圣洲,修为止步于三花境圆满,终要陨于万古重劫的轰击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问道:“请前辈说一说,差事具体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龙爵不着急透露:“你身边可有外人?此事严禁外传,老夫蓄音成线,你附耳到磁门上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磁门吸力太强,我若靠近的话,稍不留神就要被摄到门中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有一株小藏树陪同那两个小妖传送,你手上是否炼制有小藏冥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倒是有一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简单了,你把此宝贴到磁门上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旋即照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才在龙爵的传音中听到‘无纪浩土’四个字,不由面露古怪之色,等龙爵把差事内容原原本本讲了一遍,他却是眉头深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龙爵所说牢牢记住,等潮山之行结束后,他会找镇星白猿求教,以验明龙爵身份的真假,然后才会慎重考虑这件险差,值不值得他冒险去办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彩裳妖女本想与龙族前辈套套近乎,一见他与袁河这般谨言慎行,就没敢再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龙爵见袁河一味推搡,始终不正面表态,心里颇有些着恼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偏偏拿袁河没有办法,便说:“三圣洲的无象门,只有一座通向大荒洲,在洪荒时,此门搭建在巫山前辈的‘巫祖福地’当中,你目前是不是在这座福地内?如果在的话,你可以尝试降服‘缚魂箭’,只要你收了此箭,无象门就能随身携带,咱们也可以随时联络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以龙爵的寿数,竟然称呼巫山为前辈,可见这头蒲耳猿的资历深厚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在结界内环望一圈,他确实有心收取这一柄‘洪荒残宝’:“缚魂箭?它不是应该叫‘巫祖箭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龙爵身为洪荒遗修,而且还有龙宫太子的身份,自是见多识广。

        那‘龙宫’有‘万宝宫’的美誉,虽然龙族在洪荒时不曾诞生先天始祖,但龙宫内珍藏的不知名洪荒残宝肯定不止一件‘呈祥图’。

        龙爵对九洲各个道场的洪荒残宝也都耳熟能详,他给袁河讲解道:“‘巫祖’是潮山的守山兽瑞貅大人追溯出来,它的法目从残箭中捕捉到一种奇特生灵,这生灵身上浮现有巫文图腾,因为只能甄别文字,而甄别不了根脚,便给此箭冠上了‘巫祖’之名!

        巫山前辈继承此箭后,炼为本命之宝,但因为箭中真灵早就绝灭,神通远远比不上诸位老爷的伴生宝,巫山前辈也仅仅领悟了一种箭术,名唤‘缚魂’,一箭射出去,修士的法体与魂魄必然分离,而且魂魄会被此箭给钉住,即使修成元神,也照样回不了窍,正是这一式神通,让此箭又有了‘缚魂箭’的称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听罢目光一亮,竟然可以把元神打出窍,这岂不是给‘北斗星陨’送上的绝佳辅助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前辈稍后一段时间,我有一些琐事要处理,咱们等会儿再谈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腾空飞走,冲上了巫山神祗的肩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前他判断无象门、神祗、结界融炼为一,如果猜测属实,那么神祗必然是由巫山猿祖施法所铸,倘若以追溯法目探照神祗,或许就能解开巫山猿祖的死因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需要先看一看投影,假如在投影中追溯不到‘缚魂箭’的驾驭之法,袁河再回来龙爵请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洲外妖族目前是有求于他,连圣人都愿意屈尊和他一介小修士面谈,让那龙爵久候一下,晾他也没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孤自施法时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龙爵正偷偷给罗刹婆发牢骚:“这刁猴,嘴巴忒是严实,老夫对他掏心掏肺,他却对老夫疑神疑鬼,讲了半天,东洲与三圣洲的情况他半点也没有透露,老夫不喜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本来想问一问两洲内的龙族孩儿们过的怎么样,但袁河架子太大,让他极是不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