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416章 巫祖福地

第416章 巫祖福地

        敌手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紫焰贴地燃烧,封锁了整座洞府。

        火中拔起三位灵霄族的身影,合围镇元海女身侧,修为俱都与她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占据着潮山地利,并不怵怕这三个强敌,但她此时却无战意,无论遭遇多险峻的局势,她始终牢记自己的职责。

        海娲娘娘派遣她潜入兽腹,是为了接引潮山修士,而非与入侵之敌周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连一招也未发,就要驱使潮汐涧瞬移出这座洞府,可敌手显然有备而来,她们布置的紫焰竟能克制她遁术,强行留她在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并无惊慌,当即又运转打真锏,此锏与封真台是配套之宝,同为海娲娘娘祭炼,不管敌手的紫焰禁制有多强,绝对无法切断此锏与封真台的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决定先回封真台,效果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她法力送入锏中,却无一丝感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变故让她心底一沉,不安之感忽地冒出来,如果打真锏的锏力被克制,那就意味着海娲娘娘与封真榜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逃不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水漫洪荒,待海水席卷三圣洲,这一方天地也会被吞掉,你家娘娘现已是瓮中囚徒,封真榜救不了你的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三个灵霄族人孤自站着,齐齐抬头上望,并不瞧镇元海女,等她们每人讲了这么一句话,才把目光转过来:“交出打真锏,我们让你死的舒服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她们的咄咄逼迫下,镇元海女已经无路可退,这一战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斗法一旦展开,短期内结束不了,她遇困的时间越长,陨亡兽腹的潮山修士就越多,她不能鏖战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必须速战速决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心想海娲娘娘或许真的遇困,但封真榜的回天之力绝对不会失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对海族的这一件伴生宝偏执信任,导致她决定直接舍身,拖着面前的三个灵霄族人玉石俱焚,如此一来,她的真灵与打真锏能以最快的时间返回封真榜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几乎没有犹豫半刻,法体随之溃散,结成一幕潮汐风暴,瞬间淹没了整座洞府。

        投影画面就此陷入血红之状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三个灵霄修士的呼声此起彼伏,时有宝贝闪现身侧,试图抵御风暴,但这些宝贝刚一露头,旋即就被风暴搅碎。

        估摸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,血光缓缓消退,镇元海女与三个灵霄修士全都不知所踪,只剩下一根打真锏漂浮半空,剧烈颤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疯子,都已经警告过她,封真榜再无复生之力,她仍是顽固不灵,竟把一身道行尽数舍弃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声音是从锏中发出,说话时锏面浮现一缕魂影,正是灵霄修士的其中之一,刚才镇元海女的舍身一击,并未把她彻底诛灭,残魂被卷入打真锏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正欲挣脱出来,忽见一汪瀑布顺锏而下,把她残魂牢牢锁在锏上,她面容随之一变,歇斯里的尖叫:“不!”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打真锏的锏体裂开条条细缝,浓烈血光从缝中散出,一举摧毁魂影,但这一击也耗尽了打真锏的灵力,锏上光华随之一黯,从瀑布中掉落,垂插在洞府高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瀑布则轰隆落地,冲刷地面上残留的汹汹紫焰。

        投影终结这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与彩裳妖女看完镇元海女与打真锏的陨落过程,俱是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老爷,这三个灵霄修士口口声声,天地被吞,海娲娘娘成了囚徒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还有更厉害的海怪,把整座潮山与海娲娘娘都给囫囵吞掉!”袁河如是判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重新开启瑞貅独目,回放追溯投影,又说:“封真榜极可能失效了,但镇元海女不相信这一点,所以她出手不惜命,与灵霄修士拼个两败俱亡,她以为她能在榜上重生,结果埋骨在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是死的可悲。

        镇元海女身为十八祭师之首,连她都察觉不到封真榜的异常,其余潮山修士也会被蒙在鼓里,他们当中大多数人的结局肯定与镇元海女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投影继续展开,袁河重点关注镇元海女驱使潮汐涧的卦术,这座山涧能在潮山当中任意穿梭,袁河要尽快驾驭它。

        彩裳妖女在旁打量高台上的打真锏,此锏为了诛灭幸存的灵霄残魂,自毁了锏灵,锏体也几尽破碎,幸得潮汐涧温养,慢慢修补了创伤,只是锏灵不存,至今无法觉醒,威能肯定已经大打折扣,不复灵宝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锏虽然无法拿来与敌手斗法,作用却至关重要,它可是封真榜的护法之宝,海娲娘娘亲手铸造了它,关联如此之深,说不定能使用它把封真榜给找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彩裳妖女偷瞥了他一眼,传闻这位猿老爷尽得乐山猿庭的天眷,应该不是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月潮山矗立封真遗地这么多年,历次开山都吸引了无数修士,可任凭他们掘地三尺的搜查,也找不到与海娲娘娘相关的一件遗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才刚刚入山,不止寻到天禄神兽的独目,还遇上了打真锏,如果再把潮汐涧也降服,那么整座潮山在他面前,将再无任何秘密可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见袁河全神贯注研究投影中镇元海女的法术,不修成此法,恐怕不会离去,便请示问了一句:“大老爷,咱们要在这里待多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头也不回的说:“潮汐涧什么时候移位,咱们什么时候离开!”如果不跟随此涧的步伐,他一座结界也别想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彩裳妖女道:“当初潮汐涧合位呈祥福地,停留了近三年,但它在山中不停挪位,是为了温养海族遗宝,如果大老爷收取了打真锏,它丢失目标,应该会即刻离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袁河缓缓顿首。

        起身走去瀑布,穿瀑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彩裳妖女跟在后边,见他飞抵榜单遗刻上,抬掌拍了一记猿印,便又折返高台,抓住锏柄,抛入悬空耳内。

        打真锏收走之时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听哗!一声,矗立洞府的瀑布就已消隐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真如同彩裳妖女的判断一样,只要结界内的海族遗宝,潮汐涧也会瞬间挪位。

        潮汐也随之退走,紫焰重新在府中地面冒出来,经过了这么多年,那三位灵霄修士布置的紫焰禁制竟然仍旧没有彻底荡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袁河与彩裳妖女有三阳神瘴保护,否则非要被困死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老爷,你能锁住潮汐涧的挪移方位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刚才袁河在榜单遗刻上打的是化缘手印,这印记就是他留在潮汐涧的坐标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游翅一扇之下,他携着彩裳妖女遁出洞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出现时,两修已经到了潮汐涧的瀑布旁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们第二次转界,未作停留,直接穿瀑进去,竟是一眼瞧不到尽头,这是一座死气沉沉的广袤结界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空阴雾积压,大地坑坑洼洼满目疮痍,散落着无数化为骨石的残骸,在那结界的中心处,矗立一座千丈高的神猿雕像,手持一根长弓,肩背有箭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巫祖福地!大老爷,那是猿祖巫山的神祗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也已经辨认出来,但他好奇的是神祗脚下,升腾了一圈紫色雷柱。

        毫无疑问这是罚天雷域,在巫祖福地当中,埋葬了一座无象门,从瀑布渗透进来的潮汐之力,径直冲向神祗的两脚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袁河没有料错,无象门应该就在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曾在东洲的小藏冰河与无向冢的兽尸空间见过雷域,这是第三处,或许今天可以解开无象门的起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