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411章 九洲道子

第411章 九洲道子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目不转睛盯着投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时已经猜到红妆女修与白纱女修的身份,她们必然是统镇三圣洲的海潮娘娘与海娲娘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驱使瑞貅法目,只想找出这头神兽陨亡的情况,想不到直接追溯到两位海族始祖,难道陨灭就在眼前吗?

        那擒天一臂。

        轻轻的一次打击。

        竟然导致海潮娘娘失陷其中,困于掌上挣脱不出,由此可以看出,施展臂法的生灵修为,与海潮娘娘比起来只高不低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也可能是丢失了伴生宝的缘故,在那擒天炎臂从海中打来,海潮娘娘先行抛出了她的三海潮汐瓶,冲进天上缺口,瓶身一下消融在天上,补全了这个漏洞,杜绝了祭火的继续降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宝瓶一失,海潮娘娘的神通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头瑞貅神兽见她遇困,嘶吼着蹿离高崖,踏海狂奔,扑向擒天炎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瑞儿,快回来!”海娲娘娘在后急喊,却未能把它拦在潮山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它只顾凶猛前冲,行至半途,却见海面又起波澜。

        呼啦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方又冒出另一记炎拳,却仅仅伸出了一根食指,对着它额头虚空一点,顿有狂风大浪横扫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力道强绝之极,它的行进路线即刻受阻,妖躯不受控制的向后急翻,它只觉视线在天晕地转,也不知在半空翻滚多少圈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它眨眼就从海面折返,回撞了潮山山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擒天炎臂只用一指就把它打了回来,但指力并没有摧毁它的妖躯,而是在它额前的第三目里留了一缕炎火。

        ‘想镇压我?’它已感应到这股炎火的用意,只为驯服,不为杀它。

        它倒是狠绝之辈,一爪子抓向额头,直接把第三目挖了出来,随便丢弃一旁,垃圾一样扔了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尔后扇着翅膀飞去山巅,被海娲娘娘一把接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投影的角度仍在第三目上,这颗妖目刚刚脱离瑞貅神兽的妖躯,投影就此陷入模糊,追溯的画面也随之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声音残留,那是海娲娘娘在说:‘他们有心给你一线生机,你不必如此!’

        瑞貅神兽接说:‘怎么?二娘娘觉得此战没有胜算吗?但大娘娘已经把天口给补上,难道还打不赢他们?’

        到此连声音也已经不全,似有海兽在爆发音啸,把他们的对话给淹没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投影彻底陷入沉寂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仍在反复回味,久久缓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投影最后出现的兽啸,并不是那条擒天炎臂所发,声源与袁河在海上遇到的海怪之母极其相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刻几乎可以笃定,月潮山不止受到祭火偷袭,同时也遭遇了海怪攻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异类生灵,攻打乐山猿庭时并没有大动干戈,仅仅派遣同级别的修者围攻猿族始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为了对付海族三圣,他们却使用了更强更诡异的手段,这应该是为了克制洪荒祭宝封真榜。

        仅仅依靠灭真天廊、诛仙天笼,他们并没有把握杀死那位号称妖族救星的海娲娘娘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投影不全,但袁河已经对海族三圣的陨亡经过有了预感,她们不是被祭杀,就是死于海怪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袁河召回圆睛,问彩裳妖女:“这颗法目所追溯的记忆为什么如此少,像是只能抽取死前的部分投影,难道是因为遗骸的缘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彩裳妖女也解释不清:“奴婢只是在‘呈祥福地’获悉潮山有这么一头神兽,洪荒残宝‘呈祥图’就是它被追溯出来,属于龙凤族的遗物,但它的神通具体有多强,奴婢也不知道!兴许修为越高,追溯的内容才越多,况且它本体已经崩灭,只留这一颗独目,还被祭火给镇住,妖力肯定会大幅衰竭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此的话,即使把独目温养如初,但失了本体,它的追溯之力也不可能再增强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便不再过问,先让彩裳妖女返回彼岸屋,然后动手复形独目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他运转掌卦施法,整座空间的界面缓缓消隐,原本微散于四方的炎火之光逐渐闪亮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空间之力全部回缩独目,天地环境腾然生变。

        汹汹烈焰如似狂潮,也如喷泉,无孔不入的弥漫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此时已经踩在地面上,脚下是被烧成焦黄色的岩石,他已经重新回到潮山的山体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环顾四周,净是蹿高几十丈的山火,火质能够遮蔽神念,他身处火势包围,无法检查附近环境。

        抬头向上窥视,可以隐约瞧见蓝天白云,他当即驱屋上爬,等他冲出火带,开朗已然开阔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天上仍有火线坠落,但稀稀散散,不比地面的火层火海,已无法阻拦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可以清晰目睹山体轮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应该是组成潮山的某一座重峰,峰顶平整广袤,如同着了火的平原,绵延了上千里地,穷极远眺,可以望见淹没火中的宫殿废墟。

        彼岸屋在半空缓慢滑行,袁河与彩裳妖女在门前俯瞰着火中建筑,逐一甄别来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老爷,这座重峰奴婢没有来过,但观看废墟上残留的印记,像是某位佛修的道场!大老爷你看,左方三十里外有一个倒塌佛像,右方五十里凸露一株金竹残根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闯探潮山的目标之一就是寻找‘宏愿佛泉’,昔年身化苦海的三观尊者也潜伏在泉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袁河能顺利遁入佛泉,就能故交重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回头示意袁芝:“芝儿,惊蛰浮屠可有感应?”

        早前在法目结界,袁芝与袁玄都被界力冲击了神魂,伤了一丝元气,好在袁河及时救助,彼岸屋本身也有养魂妙效,现已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知此时身处潮山,虽不见生灵踪迹,但山禁极多,危险要超过东莱岛大战,她便收起嬉玩心思,专心操控惊蛰浮屠:“启禀老爷,浮屠度牒没有任何发现!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感应,就意味着‘宏愿佛泉’不是开辟于这一座重峰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并不清楚昔年入住潮山的佛修情况,就问:“传闻月蓬五祖曾在潮山开辟道场,五祖之中有一位东莱佛祖,除他之外,还有哪些著名佛修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著名当属宏愿佛陀座下的观莲菩萨,这位菩萨在潮山的地位比东莱佛祖还要高一些!”彩裳妖女介绍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洪荒时,始祖们奉命统镇九洲,为了维护各洲间的安宁,每一座月山都常驻有外洲始祖的亲传弟子或者嫡系血亲,这些修士也有九洲道子的称呼,他们的责任是加强诸洲间的交情,因此无论身处何地,他们都备受尊敬!观莲菩萨就是西洲月菩山派驻潮山的道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