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409章 天禄神兽与追溯法目

第409章 天禄神兽与追溯法目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袁河从昏迷中,悠悠转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睁开双眼的一刻,他顿觉猿魂传来强烈的刺痛感,似有崩裂的征兆,灵智也略显昏昏沉沉,一时之间竟不能回忆昏迷前所经历的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被动而不能自控的局面,让他心神颤颤惊惊,险些失守,若非额前号角与他血肉相连,循环无始流淌妖气,一丝丝稳固他魂魄,他此刻极可能已经遭受此间怪力的反噬,就此神智崩溃,道途终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他当年在青黎长河夺舍开始,五百年间屡经生死险关,却从未像现在这般,不明不白遭遇弥天杀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简直比他直面元神修士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抓紧调息,待恢复了猿躯常态以后,他根本不去查探附近环境,先行追忆他落入这一方诡异空间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刻身处潮山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他在解剑台询问彩裳妖女:‘入山通道在哪里?’

        那彩裳妖女回答他:‘潮山山脚的解剑碑不止这一座,每一座都开辟有入山通道,原本这些通道应该直达第二重峰,但如今山禁混乱,从入口遁进去,谁也不知会出现在山间的什么区域,可能是光秃秃的山道,也可能是某座洪荒遗修的道场,还可能是某件灵宝的结界,等跨越了解剑台,奴婢才能开始辨认山体分布,在这之前,大老爷你只能碰运气!’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听了以后,为了防止几修失散,把彼岸屋收入悬空耳,只留娲珠在身,独自踏入位于解剑台附近的山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山门隐于山脊上的一片火焰中,门外被禁制封锁,如果袁河使用东游翅强行攀山,瞬移一次,就要被禁制扯回来,重归解剑台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对应了彩裳妖女早前的诫告,想要攀上月潮山,必须走解剑台的山门入口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遁进入口,整座潮山的广袤腹地才会对袁河开放,到时再驱使东游翅,才可以在山中的各大区域内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潮山外围布置了一层锁山禁,解剑台是唯一的出入口,无论登入潮山,还是从潮山出来,解剑台都是必经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袁河前脚迈入山门,后脚就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底昏迷了多长时间,他没有一点概念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目前所处的空间也极其古怪,像是一片漆黑的虚空,无日无月没有星斗,也听不到一点声响,除了他自己与头前那颗恢复原形的娲珠,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猿躯孤零零漂浮在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显然是一座小结界,四方尽头隐约绽露着暗黄色的微光,这应该是界外有山火在燃烧,火力侵入进来,才导致了火光的微弱释放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正欲施法,把彼岸屋从悬空耳中抓出来,让彩裳妖女甄别环境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见一头巨兽之影忽然在身侧凝结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未作细看,先把东游翅悬于背后,呼的一声,远远避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诡异的事接二连三,兽影仿佛认准了他,不管他瞬移到什么方位,兽影都能在同一时间追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却也不对他实施攻击,偏就围着他盘飞打转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实在是摸不着头脑,他便滞空于原处,不再移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凝神朝兽影上看了看,见此兽生了一副四不像的样貌,兽躯类似虎狮,却长有龙尾与龙角,背部开了两扇短小羽翼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辨认不出它的根脚,以为它是妖族混血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施法渗入兽影,察觉不到灵性,它像是某头洪荒妖修残留的一缕投影幻相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让袁河想不明白的是,这投影为什么围着自己阴魂不散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似乎是受了自己身上某件宝贝的牵引,这才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袁河昏迷时,猿魂遭遇过它的攻击,但它骤一感应到那件宝贝,旋即终止了敌对,转而亲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伸手去额头,先摸了摸漂浮头顶的娲珠,又捏了捏长在额前的号角,寻思:‘它是在亲近娲珠,还是我的额角?’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暂时难解其中蹊跷,便把彼岸屋取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朝屋里一看,彩裳妖女与几个童子全都昏迷不醒,他们显然都被结界之力击中,各自神魂或多或少都有创伤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驱使号角妖气替他们温养,不禁心想,今次误入这座空间,到底是随即事件,还是那彩裳妖女故意而为,成心引他到此?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先检查彩裳妖女,发现她同样有伤势,应该没有理由拿自己的小命冒险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并没有怀疑她,但出于谨慎,袁河仍旧做了一番防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彩裳妖女头一个转醒,她在兽影上一瞧,登时大惊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掌托彼岸屋,袁芝袁玄仍在昏迷,他施法未停,边问:“怎么,你认得它?”

        彩裳妖女回忆着说:“昔年月潮山上有一头守山神兽,根脚是瑞貅,其天赋能追溯古物来历,洪荒任何一件不知名遗宝,被他法目一照,都能窥视原始投影,但这一族性情极端凶暴,根本驯服不了,它们只心甘情愿投靠身背天禄血脉的始祖,因此有被称为天禄神兽!洪荒时只有三海娘娘能与此族沟通,而不被攻击!除了潮山,九洲也再无其它瑞貅神兽的踪影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不由想起当年撑伞童子曾经吹嘘的狂言:‘想当年,我家老爷的道场里,妖族非双元四象,龙凤海猿麟貅犼,一个也别想进来!’

        撑伞童子所说的‘貅’,无疑就是瑞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童子所提的几种妖族,应该也都有天禄血脉,根脚不是普通妖族可比,所以才在人教那里有地位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又问:“你曾在潮山闯探,这一方空间是怎么形成的?难道是瑞貅遗骸所化的结界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彩裳妖女摇头:“奴婢诞生的‘呈祥福地’中遗留有一些潮山大战的残影印记,昔年的镇山神兽确实已经战死,但它像是死在三海娘娘身边,应该早就形神皆灭!奴婢出山以后,在封真遗地潜伏了两千余年,曾从打听不少有关潮山的情况,历次开山时,封真修士都在寻找这头瑞貅的遗物,可是空无所获,所以奴婢也不清楚这空间的具体来历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凝神沉思片刻,看了看身侧的瑞貅残影,又问袁河:“大老爷你是如何躲避瑞貅残影攻击的?它见魂就吃,却像是对你并无敌视,如果你能收取这残影,必能解开它幻化的起因,也能洞察这空间的虚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