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403章 解惑

第403章 解惑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草作浏览,便把星斗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上呈的《无极魔策》他用不到,却也没有推辞,连同射日车一并保留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个徒弟不止排斥魔功,即使袁河赐下的《地支真经》,也不适合她的体质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就找镇星白猿打听:“太炎族到底是什么来历?他们的道统又起源于何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猜测镇星白猿收藏有太炎族的神通,或许可以替薛无垢讨要几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洪荒时期,根本没有太炎族的生灵踪影!他们诞生于九洲纪初,突然降世,即使落星钟的真灵合一,恢复全盛期的法力,也给不了你有用的信息,你想追溯他们的起源,必须前往人族的圆月祖庭打听!”

        镇星白猿似已看穿袁河的心思:“乐山猿族不屑掠夺外族神通,你要猿术,我给你,你想要太炎术,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重点强调‘乐山猿族’,以此自称,这显然不包括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微微一笑,朝薛无垢摆摆手:“我要与真灵大人商议一些事情,无垢你且退下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旋即离开,把炎心置于旁边的一间密室内,专心祭炼起魔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真灵大人你的意思,在九洲大地,圆月祖庭才是正统,难道那人族比我猿族还要古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!论及根脚的古老程度,人族未必先于猿族诞生,但他们的洪荒先民数量最多!”镇星白猿措辞严谨:

        “洪荒纪持续了十二量,从第一量期开始,就有无数生灵替三教奋战,人族存活的数量最多,所以才有了正统之名!我乐山五位猿祖诞生于第五量期,当时洪荒的先猿族几乎死绝,仅仅剩下耳猿族这一支,但数量稀少,直至投靠到乐山繁衍生息,才得以慢慢恢复元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到此才明白,他身背的血脉,竟然是先猿一族,想必与先师六耳有关,刻意在洪荒初期保全了耳猿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蛮族吗?还有凰、金、霄三族,他们算不算洪荒遗民?”袁河一直搞不清这个问题,甚至甄别不出这些异族到底是不是人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洪荒岁月太长,天地又探索不到尽头,生灵在洪荒之中起起灭灭,本就是常态,若说遗民,他们都是,但吾等传自三教,他们俱在三教以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他们的远祖挑起九洲劫大战,是为了道统之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心想,争夺道统,性质等同于争夺地盘,争夺生存领地,但真有这么简单?

        镇星白猿并没有给出准确答案,他只说:“洪荒纪的十二量,每一量结束时,三教修士都要遭难,我们把这些灾难称为‘洪荒量劫’,但我们全都抗劫成功,守住了各处祖庭!等到洪荒纪终,九洲纪开,我们诛灭了天地间已知能够威胁我们的所有教外生灵,本以为九洲大地从此可以得享安宁,可惜挑战者络绎不绝,九洲纪连第一个量期都没有渡过,三教就陷入了灭顶之灾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又换上迟疑口吻:“昔年乐山被诸蛮与诸凰攻打,几位老爷传信到圆月祖庭求救,援兵其实没有来多少,那晓楼圣人常年厮混在乐山,他是被动与我猿族并肩作战,他判断圆月祖庭也有大难,本想回归去捍卫祖庭,却失陷在大老爷的道场里!如今东洲与三圣洲之外,到底是一副怎么样的光景,谁也推算不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忽然有点迷糊了:“真灵大人,既然九洲纪前,你们已经把洪荒异端尽数诛灭,当初攻打乐山的流霜蛮祖是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全是从下界流窜上来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镇星白猿叹声说道:“统镇圆月祖庭的那几个牛鼻子老道,满口仁义道德,我们三教修士联手,付出惨重代价才把蛮凰这几族的始祖尽数诛灭,本来是想把他们连根拔起,永诛于洪荒,但那几个牛鼻子老道偏要给他们一线生机,把他们的后裔全部流放到下界,口口声声飞升一批监管一批,就算不杀,他们也翻不起大浪!结果下界出了大问题,导致流霜蛮祖这些隐遁的始祖偷偷潜入,领着他们重新杀回洪荒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忙问:“那下界出了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不难猜测,袁河即刻联想到那些潜伏深海的异兽,或许就是从下界遁入。

        镇星白猿也确实指向了这些海兽:“大老爷舍身之前,察觉到东洲与三圣洲同时被封印,但他当时正在斗法,分心不得,仅仅草作推算,感应到与两洲间的下界入口有关!他便把我与惊雷棒交给破香太子,让这位太子携带我们,前去守住入口!当年咱们一块渡海,见了那批海兽,我才明白大老爷为什么会有这种安排!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年九洲劫在乐山爆发,东游始祖与海山娘娘并肩作战,摘星始祖、惊雷始祖与晓楼圣人携手抗敌。

        落星钟跟在摘星始祖身边,镇星白猿身为真灵之一,他原本担负有责任,那便是跟随破香太子守护下界,但他明显改了主意,出世以后一直追随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曾想,刚刚离开乐山,九洲忽然破碎,这法力也不知是从何而来,反正当时天崩地裂,仿若末日,那个破香太子道行太差,我为了保护他,差点被那股法力给打的形神消亡,从此沉寂于东洲,至今都复原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听完这段洪荒隐秘,随之解开了心头一个大疑问:“破香太子与惊雷棒待在一起吗?那他们想必都在下界的入口罢?”

        镇星白猿对他说:“可能在,但也可能不在!下界的飞升台位于东洲与三圣洲的交汇处,九洲破碎后,飞升台肯定要沉陷于海底,海中疆域那么大,想把飞升台找出来,可一点不容易,不过你在无向冢遇上的那个陆道恩,身上或许有线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大感稀奇:“当初他让我帮忙寻找无纪浩土,说是奉了一位恩公之命,我当时以为‘恩公’说辞是他在胡编乱造,难道真有其事?真灵大人觉得他的恩公就是破香太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十有七八就是了!”镇星白猿是一头善于推算的真灵,但他耐心很好,早在他见陆道恩第一面,就察觉到陆道恩身上潜伏的一枚冥印,却迟迟没有告诉袁河:“他身上被冥修种了印记,能施展这种法印的冥族,也只有破香太子能够办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道冥印其实也是保命符,当初莫狂狷在荷仙秘府侦破陆道恩的踪迹,原本是准备追上去,直接打杀,却受了冥印警告,登时给吓住,不得不放陆道恩一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