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401章 飞石落雨

第401章 飞石落雨

        “妙用?”李敬之笑道:“洞天内自孕灵脉,循环无息,结界又坚不可摧,能抵御万千杀劫,仅仅在此开府修行,已能受益终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女儿都知道,女儿是问星位,洞天内搬入这么多修士,星位才十几个,如今只有龙简前辈登位成功,他既坐了上去,应该另有一番造化罢?”李婵娟只觉龙简的星影看去很有威势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这一把星椅,修为怕是要突飞猛进,神通大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整座洞天内,就属李婵娟法力最低,她练气修行没几年,却并不怎么喜欢,因为整天要枯燥打坐,她无法适应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她住进洞天,隔三差五就要参拜镇星白猿,想让这位真灵前辈指点她一下,找出一条捷径来,可惜屡屡得不到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之听了她话,就已猜到她的念头,其实她并不是急躁之人,只是受不了这洞天约束,心想等飞熊道人与凤晶晶回来,到时就把她带出洞天,一块到玄都境游历。

        游历也是一种修行,李婵娟的性情并不适合坐苦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星位,其实与真灵大人是相辅相成的关系,修士一旦坐上去,他们可以借星施法,同时也能增幅落星钟的神威!”这是袁河私下透露给李敬之,等这一张‘星罗图’的星位圆满以后,到时再施展‘满天星罗’,镇星护法可以辅助作战,星笼之力会更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有一点被袁河隐瞒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越是位高权重,责任相应也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落星钟给予这些修士庇护与恩赐,来日‘灭真天廊’再次搭建,镇星护法都要首当其冲,他们不死绝,落星钟的真灵不会覆灭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建议李敬之夫妇,等七大星陆全部开封时,再让他们登位,正是为了等待落星钟本命真灵的现世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让他们入驻本命真灵的星位,那么将来再打‘灭真天廊’时,这对夫妇陨亡的几率就会大大降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与李婵娟叙话时,袁河正待在洞府的月醒阵里,给远行月潮山做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阵中的炎心位置,只有薛无垢在陪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师徒两个正联手祭炼娲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中间悬飘着五件阵宝,分别是人祖吕卿的连鞘飞剑、魔祖天残的黑葫芦、佛祖东莱的芭蕉扇、鬼祖伏馗的渔鼓与妖祖荷仙的骨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五宝是构建月醒阵的核心,能释放无纪浩土的功德之力,袁河准备把五宝祭炼在娲珠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成功,那么他驱使娲珠时,非但可以克制山火,还能驱使月醒阵防御,有利于他在潮山当中躲避意外袭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行功了数日,即遇上一个大难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,这五柄灵宝品阶过高,没有元神修为,我们驾驭不了!”薛无垢指出问题所在: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旦把五宝渗入到娲珠内,它们原有的神通就会被封印,只能释放出一缕石相,作为防御使用,想拿五宝实施攻击,暂时还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初袁河借用月醒阵对付步峰老祖,能够自由驱使五宝的威能,可只要袁河移动阵位,携带五宝离开,阵力就要失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以后碰上外敌时,需要重新摆阵,否则连石相也召唤不出来,但潮山之中的危机那么大,动作稍微慢上一拍,就有杀身之祸,袁河根本就没有摆阵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才与薛无垢商议,想法把五件阵宝摆在娲珠内,试图达到瞬放瞬收的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五宝品阶太高,他的法力驱使不动,若非娲珠能够自行感应五宝蕴含的功德之力,就连石相防御也难以发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看中月醒阵的功德阵力,只要石相能够显露,目的就算达到,至于月蓬五祖的灵宝,封印便封印罢,我并不指望拿它们御敌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听罢薛无垢的分析,仍旧决定把五件阵宝炼入娲珠。

        月醒阵的石相坚不可摧,还能感应无纪浩土,这些威能对于袁河来说,已经足够使用,他并不贪图把五宝之力尽数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见他下了决断,便开始辅助他炼珠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娲珠与五宝可以自行感应,师徒俩只需要让五宝渗入娲珠内部,就算大功告成,耗费的时间并不长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小半个月过去,月醒阵已经转移到了娲珠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初步判断,这两物仅仅是挪移了一次方位,威能应该不会有什么新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当他重新驱使娲珠时,却有了意外收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他掐指一弹,娲珠飞至半空,呼呼一转,瞬变为一颗数丈大小的彩石,砰!的一声,旋即又碎开,分化为千百块小石粒,凝成稠密雨帘之相,簌簌坠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奇怪的是,雨珠到了地面,忽然间自动倒卷,回流而上,好似一条条转带般,在这数丈区域内,循环起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雨珠本为彩色,但表层隐约汇聚了一层红晕,朝外散射灵芒,薛无垢被这股雨芒一照,顿起一声哀嚎,身上滋滋的冒起白烟,隐隐有了皮开肉绽的征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原本藏身在炎心的传送阵处,赶紧托着炎心闪避,一下撞到洞府的墙壁,方才止住:“老师,这团娲雨天然克我,仅仅一丝雨芒就能射穿我肌肤,如果让雨珠淋身,怕是要形神皆灭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瞥她一眼,虚空回捞一下,让雨帘远离她肉身:“它不是克你,而是专克太炎躯!妖族却是无碍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袁河起身站到了雨帘当中,任凭雨珠顺着法体流淌,半点创伤也没有,反而在雨芒笼罩之下,体内妖气渐有充盈之态,竟能慢慢回复他的法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娲珠与月醒阵融合,唤出这一式‘飞石落雨’,出乎袁河意外,有这一层雨帘保护,深入潮山火焰当中,应该可以毫发无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实验了几次,发现在他驱使之下,飞石与雨帘可以随意转换,待驾驭纯熟以后,便收藏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尔后抛出在东莱岛收取的五颗魔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血胤老祖祭炼的魔傀儡,原本被凌上京驱使的冰魄罩给封住,冰魄罩早被袁河收入囊中,那皇甫冲与秋隋也被他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便尝试祭炼魔茧,当作闯探潮山的另一件防身宝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到这些魔茧是一种傀儡,又把炎灵向阳子祭炼的二十余具‘炎冥傀兵’取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垢,这些炎兵是不是你教向阳子炼出来的,那向阳子又在何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