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97章 诱饵

第397章 诱饵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盘踞九曲阵的中央,召来紫蕴剑圈,散开十二枚地支剑丸,分抛困禁蛮修的星笼当中,见宝就毁,见人即杀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蛮修数量颇多,屡有漏网之鱼,找着星笼漏洞,挣脱束缚,在阵中来回逃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顿一甩臂,彼岸屋与惊蛰浮屠于左右飞出,沿着青河展开追杀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外闪电急转,凌空劈落,如似红龙俯冲,撞的河面水花四溅,宝光叟、水茗姬与龙简并肩站在门前,驱屋飞行,搜查亡命河中的蛮修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若遇上,水茗姬先拿阴神电轰击,龙简再以星器诛杀,屡试不爽,宝光叟见龙简被袁河赐下如此大威力星宝,心里颇多吃味,也基本出不上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前入阵的半妖们见袁河腾出手来攻击星笼,笼中蛮修的数量正急速锐减,他们留在笼中帮不上大忙,便尽数分散于青河上,跟随彼岸屋与惊蛰浮屠,围杀逃出笼外的残兵败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半妖里有不少妖师喽啰,如果被屋电波及,恐有损伤,不如把他们接引都屋中,两位意下如何?”水茗姬见身后尾随一批半妖,找宝光叟与龙简拿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好!五祖神祗需要半妖之血祭炼,正好招募他们!”龙简见宝光叟不吭声,勇于担责,当即朝后喊话,示意半妖入屋作战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就接了三五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龙简扫了他们一眼,问说:“你们常居封真遗地,应该听过月蓬五祖及其麾下五位妖族坐骑,你们当中可有血脉与五骑相近者?”

        半妖面面相觑,月蓬五祖他们倒是听闻过,但麾下坐骑的根脚都是什么,他们多不知晓。

        仅有一位紫府老怪阅历较深,回道:“老夫与飞熊道人相交时久,他曾对老夫讲过,他有赤金熊的血脉,貌似与东莱佛祖的坐骑有那么一丝渊源,但他自己也不敢笃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赤金熊?血脉差了点!”龙简透过屋门远望,见飞熊道人单独滞留在星笼内,协同地支剑丸诛杀笼中蛮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道人不止修为高深,也在卯足心思给袁河展示效忠之心,等此战过后,五祖神祗的大护法估计要落在此人头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收回目光,龙简又盯住一位半化形的金丹小修身上,这修士有一具人躯,背后却长了一双蝙蝠翅膀,翅上闪烁幽光,龙简随口问道:“你是不是含了光属妖血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小修赶紧抱拳:“小的祖父是一头少阴蝠,确实能施展阴光冥术!”

        少阴蝠遗自远古九阴冥族,根脚极其稀有,非但对袁河练功有帮助,还能直接祭炼月蓬鬼祖伏馗大帝的神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小修当可委以重任。

        龙简朝他招手:“你来!往后就跟在老夫身边!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亲睐有加,一旁的半妖俱是心生羡慕,同时也在暗自嘀咕,宝光叟有妖王之力,能够匹敌紫府老怪,龙简修为与金丹期大致相当,为何看起来,龙简却像是头领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彼岸屋内兵强马壮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处的惊蛰浮屠就是另一番光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袁芝与李敬之夫妇同矗于佛塔之巅,雷音轰隆爆响,雷力不分敌友四处乱劈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蛮修一个个灰飞烟灭,袁芝抚掌大乐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之却留意到尾随后方的半妖被劈落两三个,赶忙劝道:“这些半妖是来助拳的,你不要误伤了友军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芝咧咧嘴:“无缘无故,他们凭什么来助拳,还不是贪图老爷的落星洞天?连区区一丝散雷都躲不过去,必然没甚么本事,我家从不收废物,死了拉倒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之指挥不动她,也懒得再费唇舌,只顾驱使蜂巢娘娘赐他的‘紫郢蜜珠’,拿蛮修磨练此珠的威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儿,蛮修就已死伤殆尽。

        九曲阵被打的支离破碎,青河就此隐踪,弥漫阵上的瑞雪与山火禁制也逐渐荡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此时,方圆几百里的区域,只剩下焦土尸骸,和一座孤零零的月醒阵。

        笼中大战已经落幕,但笼上的几尊元神真人,再度大打出手,于半空斗的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    海阔真人得了血胤老祖的支援,联手对抗小乘寺的金眉圣僧与凌霄宫的黄姓修士,许是忌惮薛无垢的‘魔箭’,金眉圣僧与黄姓修士刻意腾空拔高,把战场设在凌上京潜伏的云层附近。

        星笼外只有五颗化血魔茧,结成血阵,围困着皇甫冲与秋隋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袁河已经着落地面,就站在魔茧下方,他法象却没有撤掉,并不着急离开,这两个凌霄门徒当年在无向冢对他穷追不舍,今天既然遇上,须得趁机诛灭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他施法时,云层内的凌上京突然打落一件宝物,结成一座寒气森森的冰魄罩,直接把五颗化血魔茧圈在其中,皇甫冲与秋隋也被牢牢保护在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旋即停住了手上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朝上一瞧,见那凌上京忌惮魔箭,并不对他发动正面打击,却在侧面干扰,如果他要逃离此地,想必凌上京也一定会出手拦截。

        须得想一个法子,抛一个诱饵给凌上京,引诱此人显露真身,放一颗北斗星给他,于此袁河才舍得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地支剑丸环绕着飞熊道人,悬在了他的法象身后:“启禀猿王,笼中蛮修已经尽数杀绝,无一留存!”

        彼岸屋与惊蛰浮屠同时回归法象肩头:“老爷,九曲阵的摆阵灯笼已经全部收取,流窜之蛮也已经清理干净!”

        助战的一百余位半妖,除了阵亡者,余下陆续聚拢在法象附近,等待袁河的进一步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环顾看了看,见满地的黑沙里,只剩下一座旁广星笼,笼外剑光频闪,先后从岛外赶来上千位半妖,喊声此起彼伏:“小的们前来给猿王效力!愿为猿王肝脑涂地,死亦无悔!”

        战事已经落幕,他们过来表忠心,时机拿捏的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任凭他们说的天花乱坠,袁河始终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飞熊道人朝他们看了一眼,恭声对袁河言道:“猿王,那些同道有很多是浑水摸鱼,却也有一批是刚刚赶来东莱岛,他们确有替你效力之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却说:“此事稍后再谈!咱们处境不妙,先躲开这场危机,再联络封真遗地的半妖不晚!”

        飞熊道人便不再多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袁河所讲是实情,虽说蛮修被尽数诛灭,但凌霄宫与小乘寺派来数位元神真人,早就盯死了袁河,如何逃出生天,却是一个大难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起!”

        却见袁河手掌上翻,落星钟自掌心一跳而出,悬在头顶,钟面打开一扇星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龙简,你先入洞天,安置这些半妖同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属下得令!”

        龙简掐指施法,星斗鱼贯而飞,一颗颗罩在附近的半妖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半妖早就听闻东洲半妖入驻了十二重楼洞天,这也是他们不惜性命支援袁河的原因,今次一听‘洞天’之名,无不是激动难掩,也好奇袁河所说的‘洞天’是何面目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思虑时,他们已被星斗瞬移,一个接一个涌入星门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也没有闲着,摇手驱使地支剑丸,演化紫蕴剑圈,隔空圈在了冰魄罩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双臂又猛的一抬,镇禁九曲阵的星笼忽然拔地而起,朝上挪移了数十丈,一举把冰魄罩拽到笼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皇甫冲与秋隋见此一幕,登时大急,他们原本有办法冲破魔茧封锁,但凌上京为了保护他们,抛丢一柄冰魄罩,这宝贝等同于天罗地网,一旦被罩住,那是绝对冲不出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凌上京也在大皱眉头,袁河施展的紫蕴剑圈极是诡异,竟能切断他与冰魄罩的心神联系,他想在罩中打开一道缺口,释放皇甫冲与秋隋出来,已经办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个门徒的失陷已经进入倒计时。

        冰魄罩刚刚遁入星笼,袁河即刻打出一团入微妖气,化作一颗指甲大的星斗,摆放在落星钟的钟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扬手一挑,落星钟滑空飞走,直奔数里开外的月醒阵,钟口急涨了百丈大,砰!一声,把整座阵位尽数罩在钟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与射日车就在月醒阵中,这一修与一车被落星钟盖住,魔箭就再也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(小区网络坏了,两章一块发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