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95章 真灵吼,笼中屠戮(下)

第395章 真灵吼,笼中屠戮(下)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尚未回头,一柄银环与一盏火灯又已欺身,左右夹攻锁住东游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银环散发的霜力颇为不俗,但品阶过低,克制不了东朝紫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昔年漫天霜环传承下来的祖器全部留在东洲,最终落在袁河手上,并被摧毁,眼下这柄银环不过是流放老祖祭炼的一口本命法宝,对袁河构不成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朝前轻轻一迈步,左翅的银环便已脱落,但右翅上的独目法灯仍旧牢牢粘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呼!

        法灯骤起一道曜目火光,化作一层烈焰附燃起来,火势却被翅身紫气所阻,蹿不上袁河后背,攻击不到他的本体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明显察觉到这盏法灯的威力,远胜于银环,料想应该是九目神灯遗留给蛮族的一盏子灯,纵然对抗不了东游翅,却能对遁力形成一定干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宝附身一刻,袁河的遁速明显慢了一拍,破绽似乎已经显露,那索图老祖高高一跃,先一步追到跟前,手持双刀,当头便斩。

        流放老祖与司徒蛮女也不迟疑,游走在外围,趁势猛攻法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此时,三蛮已经成功围住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九曲阵外的凌上京见此一幕,示意身侧的卫霄士:“你可以动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!且看属下枭其猿首!”卫霄士求战心切,却不莽撞,他身形仅仅下降了十余丈,便又滞空,翻掌托起一柄淬了紫雷的灵锤:“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先以本命法宝试探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紫锤是由元神真人所释放,威能自是非同寻常,锤身雷花向外辐射,结成一张刺网,对准袁河罩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袁河正单臂抵御索图老祖的金刀,嘴角忽地露出一抹冷笑,反手一伸,捉住刀口,掌上急蹿条条紫线,游蛇般缠住索图的手腕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索图老祖斗法时眼观六路,他看见卫霄士抛丢紫锤,目标对准了袁河,原本心生喜意,元神强者的雷霆一击,就算杀不了袁河,至少也能重创法象,但袁河偏偏不躲不避,任凭紫锤临头,他顿有不妙预感。

        闷吼一声,就要闪避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他手腕上的紫线怪之又怪,竟然与袁河心念相连,他一次瞬移,遁逃了十余里,袁河却如影随行,猿掌紧紧捉着金刀,金刀又被紫线缠绕,他根本就甩之不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卫霄士的紫锤却不会区分敌友,既然认准了袁河,就会一砸到底。

        锤身骤一挪移,重新架在袁河头顶。

        直线坠落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落顶一刻,金图老祖赫然发现,手腕紫线瞬间消退,袁河的法象凭空消失在身侧,只留他一人孤零零矗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根本来不及抬头,紫锤已经击中脑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如同砸西瓜一样,一锤震碎他本体,连蛮魂也一并消亡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徘徊在数外里,一见索图老祖陨亡,猿掌忽一摆动,重新施展‘游线拳’,此拳是‘东游臂法’中的一式,当年他在无向冢对付金盘罗汉时使用过,血肉之躯一旦被拳线击中,那便是行转相随,逃到哪里,袁河就会贴身追到哪里,瞬移也无用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卫霄士想拿区区一柄紫锤就想灭杀袁河,却反被袁河利用,拖着索图老祖定于紫锤之下,借力打力,一举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展翅一遁,‘游线拳’已然挂在了飞霜蛮族流放老祖的身上,他这才抬头望天,冷冷盯着卫霄士,喊道:“元神真人,就只有这点神通吗?来来来,继续发锤!”

        卫霄士暗有怒火,却不是气愤袁河的挑衅言语,而是在凌上京面前丢了大面皮,为了赢回颜面,他必须亲自入阵,与袁河当面做一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你猿皮这么痒,老夫就成全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卫霄士身形一坠,直落九曲阵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刚刚漂浮于青河上,尚未站稳,忽觉背后涌动一股强绝灵流,他顿觉心底冷飕飕,好不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‘阵中还有长耳猿的帮手吗?’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位于他前方几十里的位置,他尚未扭头探测,只听‘嘣!’一声箭啸,闷响在耳边。

        箭声一响,箭体已经破空,直入他后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倒也有临危不乱的气度,镇定立在原处,双臂猛的一提,朝天大喝:“雕虫小技,看我‘紫霄筑甲功’!”

        言罢,肉身表层突起一层紫蕴,又瞬时扩涨,刹那间升腾十余丈,演化出一具浑身紫鳞的人躯法相,这种元神合躯的紫霄秘术,万法不伤,万宝不侵,就算有同阶修士拿灵宝在他背后偷袭,他也有把握硬抗下来,而毫发无损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果不其然,身后仅仅射来一记魔箭,箭上只蓄积了朝元期的法力,在他紫相上一撞,顿如那司徒蛮女劲射袁河的法象,触之反弹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不同的是,箭头处另有玄机,箭体虽然被震飞几十丈远,却在紫相上残留一颗星斗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卫霄士也觉察出了异常,正欲驱逐这星斗,却听‘砰!’一声脆响,星斗忽然爆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爆,真如烟花绽放,径直掀起一团圆状星辉,辐射出千千万万的闪亮星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卫霄士的整具紫相都已经被星点霸占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这时,卫霄士仍旧没有法术失控的感觉,星点微不可察,轻如尘埃,也不参杂任何力道,仅仅是沾附在法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头凝望凌上京,问了一句:“小老爷,这是什么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并没有等来凌上京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满身的星点忽一急缩,聚拢他后心处,凝成一颗狰狞的白猿头颅,猿口猛一张开,爆发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吼之下,他的紫相顿如碎镜一样,刹那崩裂,碎的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    轰!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肉身也随之坍塌,溃为无数颗星点般的残粒,散落于脚下青河,顺水飘走,很快就没了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尊元神真人就这样烟消云散,一击被打的形神皆灭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咔!咔咔咔!

        卫霄士骸骨后方的那团炎心魔气内,随之响起宝物挪动的声音,片刻后,一辆半丈高的弩车被推出炎心,车后浮现一缕女修的朦胧身影,她把弩车微微一台,车上的两个弩箭朝天远指。

        摇摇对准了凌上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凌霄宫的天骄修者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    嗖!

        一步腾空,直接上拔到高空的云层里,又狂召百十层紫云,把他肉身保护的犹如乌龟壳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若非他担忧逃的太远,在众目睽睽之下折掉凌霄宫修士的脸面,回宫后受到责罚,他会一口气逃到海上暂避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在九曲阵上恶斗的金眉圣僧与海阔真人,同样罢止干戈,各自后退里许,震惊盯着弩车与女修,脸上挂满忌惮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够瞬杀一尊窥真强者,这女修的修为到底该有多么强横?

        阵外的猿妖无命、海妖田惜青、雕妖冷逸姥姥,以及奉命阻拦他们的两位凌霄宫与小乘寺长老,俱都下意识后撤十几里,自然是担忧魔箭继续射出,把他们当作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那些围在东莱岛附近看热闹的修士,更是吓的狂逃海面,生怕被接下来元神真人之间的斗法给波及,此时他们已经一致断定,释放魔箭的女修就是一尊元神强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修自己却浑不在意万千修士都把目光集中她身上,传音问道:“老师,北斗星陨真是厉害,元神真人连一招也扛不住,如此敲山震虎,料想不会再有谁敢入阵了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当可以震慑一段时间!”袁河也对‘北斗星陨’的威力大吃一惊,但卫霄士之死,应该是此人过于倒霉,偏偏要召出‘元神’抵御魔箭,这简直是给北斗星竖了一个活靶子,倘若卫霄士以灵宝防御,最多被诛灭肉身,‘元神’或许有可能存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死已经死透,这也是袁河最期待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会沉浸于北斗星的战功,忽地横拳出击,准备趁势剿灭九曲阵内的蛮修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苍老的男音传到耳边:“老夫飞熊道人,乃是封真遗地的三族半妖,此番共有一百七十七位半妖共聚岛上,朝元期修士只老夫一位,紫府期修士二十八位,余者都有金丹期的道行,特来给猿王效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一箭震退万千修士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批半妖却不退返进,见袁河一方竟能瞬杀紫霄宫的元神长老,当即一涌而来,请缨作战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扭头扫了他们一眼:“你们可以入阵,我会放开一个星笼缺口,给我拔掉笼中的那个阵位!”

        今次蛮修在此摆阵,最低修为也是紫府期,半妖中的金丹小辈没有资格入阵斗法,进来也是死,但袁河没有提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要试一试这批半妖的资质,对于那些悍不畏死的金丹期喽啰,都是给五祖神祗护法的上佳人选。

        缺口一经打开,飞熊老道召集的一百七十七位半妖,无一人犹豫,尽数冲进了袁河指定的星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半妖既然靠近了九曲阵,都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,因为他们心知肚明,赢得猿王庇佑的唯一途径,就是战功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目前赶来的半妖早就超过五百数量,余者都在犹豫要不要冒险,至今还在考虑是不是应该登上东莱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机会只有一个,等他们下定决心时,殊不知战事已经落幕,袁河神龙见首不见尾,到时他们想找袁河说一句投靠的话,都已不可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