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93章 真灵吼,笼中屠戮(上)

第393章 真灵吼,笼中屠戮(上)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的‘北斗星陨’原本就不是给白城老祖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距离通天蛮族的阵位比较远,来不及释放北斗星拦截,但袁河已经靠近阵位,他杀掉主阵的广萼婆婆后,就把目标放在了转气蝶巢上,准备第一时间收回来,可惜刚才被五雷蛮族的修士所阻,晚了白城老祖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其实有机会释放另一颗‘北斗天玑星’,拦住白城老祖的鬼爪神通,却临时改了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前他在荷仙秘府时,炼化了蝣岁杏,修为一口气进阶到朝元中期,出关时蜂巢娘娘尚未施展‘万紫千重’。

        蜂巢娘娘曾经说过,一旦使用这道法术融入转气蝶巢,她会被蝶巢内层层叠叠、密不透风的禁制给困住,这种禁制不是某一位蛮修所布置,而是数万年历代蛮祖接力祭炼的结果,其中就包括那位陨在灭真天廊的无涯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涯子活着时已经走到三花境顶峰的归真境界,以袁河目前的修为,想破掉他参与构建的蛮禁,把蜂巢娘娘与转气蝶巢给剥离开,至少也得几十年的钻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白城老祖却不一样,这是一尊洪荒遗修,由他亲自破禁,速度肯定比袁河快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今天白城老祖没有来,等袁河拿回两巢,也会亲自登门寻求白城老祖的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白城老祖抢走两巢,袁河一点也不抗拒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唯一的不解是,白城老祖怎么知道勾魂锁链的锁灵被自己给弄死了?难道藤引已经被白城老祖镇压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此刻正处在战时,袁河也来不及细想,他一拳砸塌五雷蛮修镇守的阵位,把九曲灯笼收入囊总,尔后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九曲弄潮阵共有九个阵位,天水蛮族与五雷蛮族各镇一座,都已经被袁河诛灭,还有七股蛮军等着他冲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座法阵笼罩了几百里的范围,袁河早前斗法时,外围的蛮修并没有坐以待毙,俱在奋勇攻打星笼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的‘满天星罗’犹如繁星,闪烁于阵中的整条青河上,这些蛮修每破开一星,就又新星升腾附身,重新搭建囚笼,让他们如似网中鱼儿,挣脱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纵跃一跳,浮到半空,在阵中俯瞰一遍,发现有四个朝元老怪神通不俗,以遁术避开了星笼封锁,许是担心单枪匹马危险太大,他们并不主动寻找袁河,而是合拢在一处,试图联手抗敌。

        首领是金灯蛮族的索图,头悬一盏独目蛮灯,他又把道袍猛烈一撕,袒露脊梁上犹如鱼鳞的蛮甲,双拳交错一握,凝出两柄厚背金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双目恶狠狠瞪着袁河,使着悍勇的口气,仰天怒喊:“我蛮士狩猎这天,统镇这地,有进无退,有死之荣!长耳猿,你放马过来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确实能提升士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左侧的石枭随着暴吼,这是一头磐石蛮,踏空一踩,身躯涨到百丈高,那两条岩石状的手臂齐齐高举,托起一座黑幽幽的山峰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牙齿竟也演化为石块,蛮口开合之间,伴之砰砰的撞击啸音: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右侧是飞霜蛮族的流放老祖,他脚踩两柄冰风轮,轮上散发寒霜雾气,笼罩肉身,让他看去若隐若现,一枚银圈围着他隔空挪位,结成一道道环影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三人身后,还漂浮一具火焰女躯,眼珠与头发都已经着了火,根本就看不清初始容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拜火族的司徒蛮女,体格最是弱小,但浑身散发的真元火力却最为雄厚,她修为已经走到朝元期巅峰,也是七蛮山公认最有希望问鼎元神的蛮修,掌中竖着一柄火焰长弓,弓弦被她拉开,箭体由她真元凝结而成,箭头横指百里外的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目光并不在袁河身上,此时正仰头望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头顶二十丈的位置是袁河搭建的星笼灵壁,壁上是瑞雪与山火交织的冰火禁制,再往上,就是东莱岛晴朗的艳阳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天上悬空站立六个身影,其中三位紫发紫袍,余下三位光头金身,正是凌霄宫与小乘寺的元神长老。

        司徒蛮女情知长耳猿神通霸道,又有洪荒真宝保驾护航,单凭九曲阵的同族,根本无望胜出,她便朝天上喊了一句:“几位前辈,这座九曲阵内藏有一颗完整的太炎神心,而且已经孕化了灵智,只要得到手,炼荒池就能立刻开启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六修听罢俱是不动声色,甚至毫无一丝情绪波动,他们只在冷冰冰盯着司徒蛮女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发现炎心,就该早早上禀,但蛮族却私自在此摆阵,分明是想据为己有,这些东洲人是想把凌霄宫与小乘寺也算计在内,统统该死!

        六修登陆东莱岛,到了九曲阵上空,却不着急动手,就是愤怒于蛮修的知情不报!

        “凌施主,长耳猿已经显踪,咱们不必再等了,等擒杀了此猿,再顺手清洗这批蛮族宵小!”说话的和尚不是旁人,正是昔年在无向冢与袁河有过一面之缘的金眉圣僧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僧当年受了古璇真人的邀请,前往无向冢营救紫元初与金盘罗汉,结果被海阔真人拦截,导致他无法支援古璇真人,这梁子结了五十年,迟迟找不到机会报复,今天却碰巧遇上,必须好好算旧账。

        金眉圣僧盯住海阔真人,又说:“贵派的古璇真人之所以陨身在海上,这头海族老妖罪责难逃,既然他离了老巢,可不能再让他回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请金大师与黄师弟过去会一会海阔!”这位风度沉稳的霄族青年道号凌上京,在凌霄宫位高权重,六修俱都以他马首是瞻。

        待他看罢九曲阵的情况,又听了金眉圣僧的讲述,下令道:“孤月境的猿妖无命、海妖田惜青、雕妖冷逸也在这儿,虽未与海阔携手,却不能不防,班师妹与问师太去看着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言发出,六修去其四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剩凌上京与一位满脸虬髯的壮汉,这壮汉道号卫霄士,人如其名,号称凌霄宫第一号忠犬,极端仇视外族,但他本身却不是纯粹的霄族血脉,他母亲是一介凡人,在他修真后,因混血身份不被师门看重,便杀光了母族,同时专干清剿外族的差事,以此表明衷心,从而赢得凌霄宫的赏识,赐下真法助他修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于两百年前冲破五气朝元的桎梏,问鼎元神成功,六修当中,他道行最浅,却适合干一些脏活与险活,于是凌上京每次出门办事,都会带上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凌上京背景深厚,不止是凌霄宫主凌归一的真传弟子,还是嫡传血亲,便有心讨好,请示道:“小老爷,要不要属下先入阵探一探那长耳猿的底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着急!”凌上京顿一摆手:“等长耳猿与那四个蛮修斗起来,你再入阵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