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92章 今时之因

第392章 今时之因

        冷逸姥姥曾被孤月宫宫主月之华私下叮嘱,如果撞见长耳猿袁河的踪迹,须得请回孤月道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‘请’不动,那就擒抓起来,反正不能让袁河在外流窜,挑起祸端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今次赶赴东莱岛的几个妖族身份特殊,海阔真人绝对不会为难袁河,反而会相助,无命与袁河是同族,料想也不会对付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冷逸姥姥便秘密传音给田惜青,询问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耳猿忽然在此现身,过不多久,凌霄宫与小乘寺就会大举攻到这里,我们该如何自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见机而动!”田惜青道:“只要霄族与金族发起攻势,咱们就暂时撤避!”

        冷逸姥姥听罢,已经心中有数,这是让长耳猿自生自灭!

        她瞥了一眼九曲阵,袁河孤身闯入蛮修阵位,如同虎入羊群,肆意搏杀,其实也替雷鹰昊坤子报了仇,她与昊坤子有同族之谊,于情于理都不该对袁河袖手旁观,但孤月宫既然下了御令,她会严格遵守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惜青身为道宫嫡徒,更加不会忤逆宫中吩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估不准师弟无命的想法,传音问了一句:“师弟,这长耳猿使的臂法应该是你族的惊雷臂,但那猿相是什么神通?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无命目光不在袁河身上,而在紧盯着九曲阵内的星笼,他随意回道:“在洪荒时代,猿族有一道真法《无象御真功》,分作‘法天’与‘象地’两式,吾祖无花传承的《解真入微功》就是‘象地’式,他所使应该是‘法天’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会不会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仅仅学了入微功!臂法也只学了三臂,还是老师在潮山找到的衣钵,传授给了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驱使的星笼又有什么来历?竟然能把三百蛮修尽数困住,就算咱们这种级数的修士,也绝难办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星笼……”无命想起一宝:“孤月境的猿国有一支星罗族,传承一口星罗钟的炼制器图,此钟能释放这种星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他是继承了星罗猿族的祖器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惜青不知晓猿族祖器与洪荒真宝的关系,无命却一清二楚:“不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:“长耳猿继承的是母钟落星,当年他在东洲的灭真天廊大战里,能够诛灭九目神灯,就是依仗了这口祖钟,他渡海时应该是随身携带,否则他在无向冢暗算不了凌霄宫的古璇老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倒是忘了,他曾杀掉一尊元神真人。”田惜青这才道出心迹:“师弟,我知你与他是同族,但老师有令,不能放任他挑起战乱,否则凌霄宫与小乘寺会不惜代价攻打孤月境,他自己有洪荒真宝庇佑,我们却没有,他能在战祸里全身而退,我们却要倒大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事我早与老师禀告过,他是他,我是我,两不相干!”无命回望东莱岛外:“霄族与金族修士已经过来了,我会对师姐听命行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!”田惜青一甩手:“撤掉令牌,咱们远遁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这一下令,四象阵即刻撤掉了三处阵位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剩下海阔真人在孤守,他见田惜青、无命、冷逸姥姥飞身而走,全部挪移到海边看热闹,脸色顿显阴晴不定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侧的花堂与岳真珠见此一幕,无不是大惊失色:“前辈,他们在搞什么,大敌当前,为何不战而退?吾家老爷已经现身,这岂不是明摆着让凌霄宫与小乘寺前来围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海阔真人冷斥一声:“怕什么!你家老爷连九目神灯都敢杀,围攻又有何惧?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虽如此,但海阔真人还是涌出了极重压力,从岛外飞来的元神修士有五六个,他却单拳难敌四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不由埋怨凌霄宫主月之华息事宁人的做派,此时蛮贼内外交困,正是诛灭的大好时机,但那田惜青、无命、冷逸姥姥显然是受了月之华的法旨,导致临阵脱逃,给了这些蛮贼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止不住大骂,这一帮苟且偷安的东西,真以为袁河死掉,孤月境就有安逸的修行环境了?这是做梦!如果蛮族、霄族、金族真愿意和睦共处,当年他们的始祖压根不会攻打三圣洲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海娘娘拼上性命,也没有斩断这些外族的侵入爪牙,如果不尽快把封真榜找出来,一旦这些外族卷土重来,再一次兵临城下,到时该怎么抵挡?等着被活活祭死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海阔真人正犯愁之际,忽见白城老祖遁到身侧,他顿时松了口气:“真人来得及时,你若再不现身,我就要劝告袁河速速逃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担心他!”白城老祖瞄了阵中的袁河一眼:“他做事比你想象中更谨慎,又有落星钟示警,真若遇上威胁性命的劫难,他肯定比你跑的快!你死了,他也未必会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海阔真人闻言苦笑:“真人如此说,倒是让我汗颜了!如今吾家道宫的长老临阵脱逃,那凌霄宫与小乘寺的人马已经杀过来,该要如何抵御,请真人示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与他们稍作周旋即可!他们目的是擒杀袁河,不会与我们拼命,等袁河解决完这些蛮修,就会溜走!”白城老祖眺望远方:

        “凌霄宫的紫姻女派了一具化身过来,此修已经快要打破悟真桎梏,极难对付,老夫会盯着她,其余修士你自己看着办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抬掌劈空,凝出一记鬼爪,直落通天蛮族镇守的阵位,一爪洞穿瑞雪与山火覆盖的禁制,朝着九曲青河触底一捞,转气蝶巢已被擒拿,又趁势回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攻势快若疾风,眨眼就已完成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城老祖把蝶巢在手中抛了抛,传音给袁河说:“蝶巢先放在老夫身边一段时间,用罢自会还你,老夫替你挡一个强敌,等此间事了,就算两清,你灭吾家勾魂锁灵的事情,老夫不会再追究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得了蝶巢,就此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袁河朝他远望时,见他已经跑到海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早就得了袁河叮嘱,无论任何修士传入阵中,都须第一时间驱使射日魔车,但白城老祖神通太快,薛无垢察觉到鬼爪侵入阵中,尚未来得及放箭,那鬼爪已经不见踪影:“老师,弟子没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妨!你莫要分心,凌霄宫与小乘寺的修士已经合围过来,专心应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