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91章 北斗星陨

第391章 北斗星陨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我护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本空荡的月醒阵内悄无声息蹿出一柄金轮,导致广萼婆婆突起一声惊吼,也着实被吓的不轻。

        阵内竟然藏有伏兵?

        她主持布置的九曲阵正遭遇四位元神真人的联手攻打,本就疲于应对,转气蝶巢又被紫气锁住,最强的杀招被镇压,在这种关键时刻,另有杀机在阵内冒头,可真是祸不单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着处理不慎,不止九曲阵要被攻破,她这一批蛮族修士也非被连窝端掉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给我拦住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轮横冲直撞,沿着阵位处的墨绿灯笼绕圈一扫,那十余位蛮族的紫府弟子俱被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立足尚未稳当,只见金轮内佛掌凝结,呼!十余枚掌印探轮而出,隔空拍在这些紫府弟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如碎腐土般,直接震溃为团团血舞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广萼婆婆到此才认出金轮来历,正是早前在咆神谷诛灭通天派,并逼着啸佳断翅求生的僧士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她在七蛮山观摩蝶巢的投影传相,对这僧士印象极深,其自称是宏愿寺门徒,为报师门被灭之仇,以‘宏愿大佛手’偷袭狙杀蛮族修士,步峰老祖也是为了追踪此僧,才一路追来东莱岛的黄岩高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你杀了步峰!”广萼婆婆死了十余位弟子,心绪反而镇定了一些,这金轮僧士虽然厉害,但修为顶天止步于朝元,她的九曲阵内有三百蛮修,无论如何也能把其击毙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最怕对方是元神真人,此刻把金轮身份甄别出来,心中忧虑便已荡去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双掌忽一合击,又一拉,掌心之间水波急滚,浮出一艘翠绿竹筏,筏上悬摆九颗珍珠,珠光窜连一线,结成光圈,越映越厚,此时她身侧仍有天水蛮族的弟子在护法,见她祭筏出来,争先恐后施法进去,试图增强筏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金轮佛手一击落罢,绕空回转,自四面八方扑冲广萼婆婆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余枚大手印齐齐拍在竹筏光圈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一击却是失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佛掌如雨入水,仅仅在光圈表面震出点点余波,尔后溃散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金轮的法力只走到朝元中期,奈何不了吾族的江明筏……”广萼婆婆稍松一口气,但这口气尚未舒完,忽见一道浓紫色的剑圈劈头落下,在她身外轻轻一转,筏力瞬间崩溃,就此空门大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猛一抬头,只觉瞳孔止不住的收缩,恐惧感霎时便已弥漫全身:“长耳猿?完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轮长驱直入,行至广萼婆婆身前,变幻一只旁广金手,一把抓她在掌心,趁势回捞,挪至九曲阵中的一位青袍僧士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此时,袁河方才露出真身,他凝视着广萼婆婆:“你是不是在后悔?如果早早认出我来,肯定不会冒险摆下这九曲阵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广萼婆婆只吐出这一个字,金手忽一收缩,径直抓碎她肉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旋即收手于脑后,重化金轮之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时站立的位置处在炎心前面,炎心被滚滚魔气笼罩,气间隐约浮现一座弩车的踪影,薛无垢控车于荷仙秘府,朝他说道:“敌手人多势众,老师务必小心,弟子会在此替你掠阵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必关注这些蛮修!”袁河扬手指向九曲阵外的四大元神真人,叮嘱说:“九曲阵已经被我使用星笼尽数封闭,他们一个也逃不走!但我清理他们期间,会有人尝试闯探阵中,给我盯好阵外,无论谁进来,即刻发箭射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子领命!”薛无垢抬起芊芊手指,轻摁弩箭的尾羽,这三根魔箭伤不了元神修士,但刚才老师出关时,放了一颗星斗在箭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对她言,落星钟的第五道神通‘北斗星陨’已经被解封,虽说‘北斗七星’伤了五星,只有一颗‘摇光星’与一颗‘天玑星’可以驱使,但单独一星已经具备威胁元神修士的星力,如若猝不及防,被北斗星击中,陨在元神当中,她能直接越阶射杀三花境老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并不认识阵外的田惜青、海阔真人、无命与冷逸姥姥,那个无命有尖耳猿样貌,一看就是老师同族,但老师的法令是入阵者一概射杀,她可不会手软。

        又在九曲阵内环顾一圈,蛮族修士有三百之数,朝元期修士不到十人,余者都只有紫府修为,她心想老师能否把他们一网打尽?

        砰!砰!砰!

        九曲阵内原本只有青河奔腾之相,此时却已是星斗密布,每一座阵位都被百丈大的星笼给罩住,笼外还有星环飞转,任凭他们如何轰击笼壁,也别想破笼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往上看,其实整条青河也已经被星笼锁住,只不过体格太大,阵外仅仅残留一座若隐若现的星痕,无法窥视到整体轮廓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前袁河从炎心出来时,先拿金轮去攻击主阵的广萼婆婆,他的真身入微游走,撒出星笼封锁九曲阵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把广萼婆婆擒杀,星笼也随之成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蛮修胆大妄为,兵行险招,实则是作茧自缚,他们刚才瞥见‘紫蕴剑圈’的踪影,也已经预感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长耳猿竟然藏匿在这里,他如何能遁入太炎神心当中,如何能克制九曲弄潮阵的阵力?那月蓬五祖的雕像能幻化顽石,石壁坚不可摧,他又是如何破石穿行的?

        种种疑问涌在心田,他们解之不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慌乱之态正在他们体内蔓延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一阵雷声爆起,一头结满金色雷花的巨人先一步瞬移出星笼,他是五雷蛮族的闪回老祖,施展雷遁挣脱了星笼束缚,但九曲阵外有四位元神真人封锁,他逃生无望,闷吼一声扑向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这处境,直面袁河,兴许要比直面元神真人更安全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闪回老祖双手握着一把长柄战斧,高举过头,斧上雷电交织,层层叠叠宛如蚕茧,他一个蹦跃突进到袁河上空,气势也已经蓄积到巅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惊天动地的一斧,携着诛灭敌手的无畏意志,当头劈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铿!

        似有钟音在耳边回荡,斧刃逼近袁河数丈处,突然滞空不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条霞光流转的猿臂不知何时探到半空,五根猿指合拢一抓,竟是生生截住了雷斧,也抓断了凶猛雷击。

        闪回老祖朝下一看,见袁河的佛躯急涨升腾,墨绿色的水流交汇身侧,法象在狂暴的猿啸中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,猿象的高度已经与闪回老祖平行,擒拿斧刃的猿指使力一压,闪回老祖顿觉两条粗壮蛮臂激烈颤抖,斧柄已经握之不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东涯祭的罪孽,就在此地一并清算!我保证让你们死的一干二净,半点痕迹也不会残留这世间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声冷酷至极,也在悠远回荡,扩撒了整座九曲阵。

        盘踞阵外的四个元神真人也能清晰捕捉,那坐雪雕冷逸姥姥的阵位距离袁河最近,她见袁河说完话,蓝色雷光忽然结满猿臂,五指成拳,重击斧身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拳砸烂雷斧,威势却不停,朝前一探,直接镶在闪回老祖的胸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噗!

        那闪回老祖仰天喷出一条血泉,胸口竟被猿臂贯穿而过,他淬炼五雷蛮躯多年,但修为仅仅走到朝元初期,袁河以‘三象六臂’与‘法天象地’实施打击,他连一招也挡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拳出一刻,骤然回缩,又抬掌在蛮头上大力一拍,整具蛮躯便已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泼猴……当真了得,怪不得能诛灭九目神灯!”冷逸姥姥被袁河凶暴的杀招给惊到,不由瞥向尖耳猿无命,心想无命已经修成真灵之躯,但与袁河对上,谁胜谁败?她竟一时间判断不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