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90章 破阵

第390章 破阵

        勾魂锁链颤抖一晃,响起了一道雄沉男音:

        “怪不到俺家老爷!当年在霜环界,锁灵毁了俺的肉身,连俺的蛟魂也要一并诛灭,幸得俺家老爷所救,俺才能存活至今!是俺苦苦嚷求俺老爷,助俺吞噬锁灵,再造一副灵宝之躯,这锁灵恶贯满盈,凭什么不能杀?你要撒火,只管针对俺一个,随便你折磨,但此事与俺老爷无关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男音颇为担当,所有责任尽数推在自己身上,一点不怕白城老祖把他打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是旁人,正是投拜到袁河座下的蛟龙藤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根脚本是五首蛟族,昔年在青黎妖庭的三王宴上与袁河初遇,后陪同袁河、俞驰老祖、曼陀娘娘一块潜入月蛮山水域,结果失陷在了霜环界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界中探险时,他不幸被勾魂锁链缠住,肉身被打碎,魂魄奄奄一息时被袁河所救,袁河为了把勾魂锁链收为己有,帮助他吞噬锁灵,并使用化缘参气把他魂魄与勾魂锁链融炼为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恩图报,从那以后开始追随袁河,并一起扬帆出海,待他们行至无向冢时,袁河被凌霄宫的古璇真人追杀,他就此与袁河分别,陪同花堂与岳真珠,一块投靠了海阔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在六年前,白城老祖找上了海阔真人的洞府,打听有关袁河的消息,在洞府中感应到勾魂锁链的气息,不由分说抢了回去,并带走了一头瞒天蜂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来,白城老祖一直避隐于玄都境,他当年离开东洲,就是为了追踪另一位洪荒遗修莫狂狷,好夺回蜉寿桃树,以便在封真遗地重建冥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陨亡于洪荒的九洲劫大战,灵识复苏不足万年,在他重生以后,发现封真遗地被五境道宫统御,且每一座道宫都有一尊三花境圆满的老修士,他不能匹敌,也就无法抢占地盘,重聚冥族大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只能避世隐居,慢慢复原他的法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几百年前星尧子找到他,请他前往东洲解封十二重楼,共同对抗九目神灯,他压根不会渡海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次接到海阔真人的传信,他获悉蛮族竟然能隔着万里之遥调用月潮山火,即刻猜出是转气蝶巢在施法,毫不迟疑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倒不是他贪图这座先天虫巢,而是想使用虫巢却感应蜉寿桃树,他在玄都境潜伏几十年,找不到蜉寿桃树的丝毫线索,也不知莫狂狷把桃树藏在了什么地界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难不住转气蝶巢,此巢在洪荒时搭建在桃树上,双方陪伴了无穷岁月,只要找到蝶巢,就一定能锁定桃树的方位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城老祖听了藤引的‘豪言壮语’,转而一笑:“你这小蛟倒是衷心,但任凭你说破天,袁河也别想推卸责任!他当初把你炼入锁链里,并不是好心救你,他就是想让这条锁链替猿族效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藤引是蛟族第一直性子:“不管俺家老爷抱了什么念头,他救了俺命,这总归不是假的!原本的锁灵见妖就杀,它已经被蛮族霜气污秽,就算俺不吞噬它,它也不会替你们冥族卖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城老祖忽地闭目,沉吟良久,他才说:“事已至此,就算老夫杀了你,锁灵也不会复生,既然你已经融入链体,那就慢慢温养,老夫会传你一套法决,助你掌管链体,但你要牢记自己的身份,你是冥族之宝,而非猿族,立场须得分明,如若你将来吃里扒外,到时老夫可不会再客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藤引听白城老祖退了一步,赶紧借坡下驴:“俺愿意跟在老祖你身边,也愿意为咱冥族拼斗,毕竟俺现在是冥族根脚,但俺做不出谋害妖族的事,俺藤引只是一介小人物,却也有顶天立地豪杰志,下三滥的勾当,俺死也不做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城老祖没有搭理他,好话谁不会说?生死危亡的关头,才能见证本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会拭目以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下捏来锁链上的瞒天蜂,笑道:“这里不止出没了转气蝶巢,就连万紫蜂巢的气息也有残留,如果老夫所料不错,袁河就在这座东莱岛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俺老爷……”藤引意识到称呼不妥当,赶忙改口:“猿大王竟然到了此岛!二爷,那他具体藏在什么方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称呼二爷,是因为白城老祖在洪荒地府时位列十大判官第二位。

        藤引吞噬锁灵后,慢慢复苏了部分记忆,获悉了鸿清地府的部分情况,十大判官包括黑白无常,黑无常排老大,白无常就是白城老祖,排名老二,那位忘心桥的原主人陆婆婆排行第三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城老祖指向九曲阵:“想必是藏在阵中!此阵封印的月蓬五祖雕像可是大有来历,你瞧见那块七彩顽石没有?这东西在洪荒时威名赫赫,无论谁能得到,都能跻身三教遗脉,鸿清地府有一座‘六道池’,与这顽石法出同源,因此咱冥族六位帝君才有三教嫡传的身份,受九洲修士朝拜敬仰!”

        藤引忽然迷糊起来:“二爷,咱冥族在洪荒时地位如此尊贵,为啥越混越寒酸?无论东洲还是封真遗地,尸鬼阴骷全如过街老鼠一般,族族喊打,连处像样的地盘都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城老祖正欲回话,忽见九曲阵中悬出密密麻麻的巢房,他顿时大摇其头:“这些蛮修忒是狠绝,一口气祭出半数巢孔,简直是要把转气蝶巢扒皮剔骨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有心阻拦,但如此多的巢孔同时施法,他也不敢靠近,否则必被山火给缠住,就算他能甩脱,也必要重伤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藤引在海船上时,多次见过蜂巢,他知道蜂巢与蝶巢相伴相生,如今蝶巢遭难,蜂巢肯定要被连累,忙问白城老祖:“二爷没有办法救一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!难!”白城老祖也素手无策:“转气蝶巢被蛮族驯服时久,历代蛮修都在祭炼,那巢灵其实已经蜕变为蛮族,就算是死,它也觉得是理所应当,老夫出手救它,它却会把老夫也当作敌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该怎么办?眼睁睁看着他崩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毁掉一半巢孔之后,巢灵会先一步陨亡!蛮修想驱使余下的巢孔,必须使用蝶巢孕化的蝶虫献祭,但献祭需要时间,到时老夫再出手,或许能把残巢给抢过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城老祖选择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儿,蛮修已然启动施法,一次性毁掉半数巢孔,他们借来的山火宛如天幕,架在东莱岛的上空,火雨般簌簌直降,坠落到四象阵所构建的暴雪禁制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整座黄岩高窟已是冰火叠加,一丝火焰缠裹一片雪片,胶着厮杀,斗的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城老祖心知这是他出手的好机会,但他往九曲阵内一看,赫然发现蛮修簇拥的转气蝶巢爆发了惊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是黑白相间的巢躯,竟然裹上了一层浓郁紫气,任凭蛮修如何施法,巢躯的巢孔再也脱落不了一根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城老祖见此一幕,眼睛忽然一眯,寻思:“莫非是万紫蜂巢与转气蝶巢合一了?蜂巢既然显踪,袁河也该出来破阵了罢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判断非常正确。

        转气蝶巢被紫气封印不久,一股浓烈金光骤然爆闪于九曲阵的中央,又一步瞬遁,结成金轮挪移到主阵者广萼婆婆的身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