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84章 九曲弄潮

第384章 九曲弄潮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听了蜂巢娘娘讲述,心知老师是把最强真法传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原本主修《无极魔策》,但这部魔法与她身躯相排斥,当初莫狂狷传授给她,也仅仅是为了让她摘取三根魔箭,包括那射日魔车,留在身边其实帮助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前蜂巢娘娘提到《霸世魔臂》,那四老爷即是老师远祖,老师肯定可以驾驭魔法,她便准备把《无极魔策》与射日车上贡给老师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莫狂狷盗取猿族的蜉寿桃树,未必愿意交还这一株天地灵根,万一将来与老师起了争执,当可以魔制魔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事需要当面与袁河说,就没有与龙简三妖提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令属下在府中竖立月蓬五祖的神位,不敢再打扰巢娘娘与小娘娘!”龙简离开洞天,主要是为了铸建神祗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也是刚刚才获悉,这些神祗的作用不仅仅是纪念妖族先贤,竟还有传送的神通。

        洞天外的神祗形同于坐标,只要钉在这里,无论距离多远,都能沟通洞天内的神位,从而开启传送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传送需要耗费真血,五祖缺一不可,这实质上是一种血术传送阵,现在还不能使用,等袁河征召五祖后裔,温养祭炼了神位,到时才能自由使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把神祗建起来,立在秘府当中,真血祭炼圆满后,薛无垢就能携着月醒阵离开无向冢,再不必横渡深海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前宝光叟听闻龙简要办差,主动请缨出来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听了,示意他们尽管办差。

        自顾把赐品收藏,没有翻阅,继续全神贯注守护月醒阵。

        蜂巢娘娘见她这般沉稳,暗有赏识,袁河座下五徒,蜂巢娘娘已经见过三个,面前这个薛无垢貌似最类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荷仙秘府归于宁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过了两个月,长闭落星洞天的袁河终于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铿!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一阵悠长钟音响起,荷仙秘府中忽然绽放出耀目金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与蜂巢娘娘迎前观望,见一金轮破钟而出,这轮如同纯金铸造,飘飞半空,呼呼急转。

        轮上散射澎湃吸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遍布百里的池塘荷叶,刹那间拱直竖立,面朝金轮,犹似朝拜。

        府内灵气随之荡动,像被一瞬间驱使,结成一条条圆轮之相,又挪移到金轮附近,环绕伴飞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成功了吗?”薛无垢脱口喊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金轮已成,元气涌动,肯定没有失败!”蜂巢娘娘话锋一转:“但金轮不圆,如似盈凸月,冲关并不完美!你现在可以施法了,把蝣岁杏抛丢过去,补全他的金轮!”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已经准备妥当,当即驱动涅槃荷身,散开一股涅槃妖气,把蝣岁杏送至金轮旁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嗖!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杏入轮身,又朝后一遁,重归落星钟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轮消失以后,府中灵气汇聚的圆轮之相也随之溃散,环境就此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娘,老师炼化蝣岁杏需要多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少则三五日,多则半个月,肯定就可以出关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听罢,朝炎池中望了一眼:“这两个月来,东莱岛的月醒阵屡屡遭遇攻打,始终安稳无恙,但七日前忽然没了动静,也不知那伙蛮修是退走,还是在筹谋什么新手段!娘娘,除了老师,封真遗地是否还有其他修士能够攻克月醒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老师的破阵之法,世间绝无第二例!”蜂巢娘娘道:“但这不代表其他修士真就素手无策,如果有谁修了《月醒道章》,入阵也能轻而易举,再有就是掌握了与无纪浩土有关的宝贝,同样能破开此阵!那孤月道宫长存这么多年,应该藏有这类宝物,但他们是盟友,不必担忧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却说:“弟子是太炎躯,娘娘你知道弟子的真实身份,但孤月宫并不清楚,如果蛮修把消息扩散,把孤月宫修士给引来,他们恐怕不会与弟子善罢甘休!”

        蜂巢娘娘沉吟片刻:“你的考虑不无道理,消息一旦传开,孤月宫一定把月醒阵视为祖传遗物,会不惜代价收回去,确实存在危险性,但左右就是几天时间,即使他们真的寻来,你也不用切断通道,只把炎心留在东莱岛就是,等你老师出关后,让你老师去和他们周旋!”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闻言点头,心里却总觉不踏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世间之事也是奇怪,越担心什么,偏偏就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仅仅过了一日,薛无垢忽地吐出一口血渍,像是被什么秘法击中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出了何事?”蜂巢娘娘忙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修士在攻击东莱岛的炎心,法力极强,竟能透过炎心捕捉弟子本体,隔空施咒!”薛无垢试图驱使炎池,把炎心摄过来,彻底斩断两地的通道,但她发现自己的法力已经被锁住: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娘,弟子操控不了炎池,如果对方闯入东莱岛的月醒阵,有办法遁入炎心,传送到秘府来!你快快传信给老师,把你转移到落星洞天去,否则咱们两个都要失陷在这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蜂巢娘娘与袁河心神相连,她知道袁河此时刚刚吞服了蝣岁杏,严禁被干扰,否则药力紊乱,会反噬金轮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正准备遁入炎池,前往东莱岛查看局势,忽然发现池中升腾一股淡青色的潮汐波纹,在自己的巢躯一冲,连她的法力也已经被封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顿有所思,急忙安抚薛无垢:“不要紧!你并非中了咒语,而是有人在东莱岛摆下了九曲弄潮阵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阵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它是海族的祖传秘阵,阵力笼罩之内,所有修士都要被定住聚顶三花、封闭胸中的朝元五气,它不是针对你,而是为了炼化东莱岛的月醒阵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阵炼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!三海娘娘曾经把九曲阵放在无纪浩土中温养,它能感应月醒阵的五件阵宝,只要炼掉这五宝,就能把月醒阵占为己有!就是不知,摆阵者是蛮族,还是孤月宫的修士?”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过去了这么多年,九曲弄潮阵未必还掌握在海族手上,它有可能被五境道宫的任何一方给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蜂巢娘娘能甄别出九曲阵的来历,但她在封真遗地游历的时间太短,并不清楚这些洪荒遗宝的归属。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又问:“那现在该怎么办,就这么等下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蜂巢娘娘正是这般打算:“摆阵者进不了月醒阵,他们只能炼化,但这需要时间!功德之力何其强横,让他们炼化三五个月,也未必能成功!”

        娘娘是自我安慰,如果是三花聚顶圆满的大真人,数日就能炼阵成功,也是她运气,摆下九曲阵的修士是一帮朝元修士,至今没有察觉到九曲阵力通过炎心,已经渗透到了荷仙秘府,只当月醒阵只有东莱岛这一座,这些修士压根没有感应到蜂巢娘娘与薛无垢的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