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82章 霸世魔臂

第382章 霸世魔臂

        蜂巢娘娘这么一叮嘱,袁河试图拿灵霄几族开祭的行动,就必须要延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凌霄宫主亲自闯探潮山,目的就是为了采集太炎血,如果被他们找到,妖族会先行遭难,有没有办法阻拦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蜂巢娘娘素手无策,她只能普及一下洪荒一些隐秘,却不了解太炎族的具体神通。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却说:“老师,弟子有一个办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抬手一点,只见荷花上冒出十余根火红炎柱:“当年莫狂狷把弟子与梅婠娘娘引到这里,曾把这座荷仙秘府的来历原原本本讲述一遍,弟子夺舍的这具太炎躯法号司绮,月潮山大战时,她摆下一道炼荒阵,后被荷仙童姑与清愁魔女联手攻破,她元神寂灭时把这些祭柱封印在神躯内,弟子夺舍后把祭柱摄取出来,只要能重开祭阵,就能干扰凌霄宫的祭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何重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须得让身心炼融合一,再等弟子结成元神,才能释放阵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又如何干扰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拿哪一族献祭,只要让其族住在阵中,祭祀就要失效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霄宫与小乘寺主要针对猿族,他们为了铸建炼荒池,这几十年来,已经把封真列岛的猿妖捕杀殆尽,目前只剩孤月岛还有猿国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袁河在潮山找不到无纪浩土,那么薛无垢所说之法就可以使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吩咐薛无垢:“先解决眼下的困局,你守好月醒阵,等退走了蛮族,再商议此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完指了指蜂巢画面中娲圣第三眼中的五颗光华,其中一颗与本名度牒镶嵌的那颗血珠极是相像:“度牒上的宝珠,是不是娲圣的定海神晶?”

        蜂巢娘娘没有证实:“等你解开珠上封印,持珠遁入潮山,如果它是,必能牵引潮汐聚身,助你抵御山火,假如牵引不了,那它就是另有来历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不再追问:“我现要入驻洞天,冲击朝元,不成功不会出关!劳烦巢娘娘在此给无垢护法,倘若东莱岛情况严峻,月醒阵被攻克,便辅助她摄回炎心,切断传送通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祭出落星钟,置放在荷仙秘府内的入口处,悬挂星笼封死府门,尔后领着李敬之与宝光叟遁入洞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行离开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蜂巢娘娘撤掉紫云,回复本体,忽地叹息一句:“清愁魔女埋骨于此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清愁前辈与荷仙童姑为了封印太炎躯,一块陨在这里!”薛无垢听袁河称呼她为娘娘,又见她阅历丰富,对洪荒隐蔽如数家珍,猜测她也是一尊洪荒遗修,心里好奇她的身世,却没有冒然追问,只在恭敬听她叙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显得是认得清愁魔女,但对司绮与荷仙童姑像是知之甚少,也绝口不提:“昔年清愁跟在四老爷身边学过《霸世魔臂》,有记名弟子的身份,乐山历次举办蜉寿大会,都有她一张请帖,她老师是血魔玄屠,伴生一辆射日魔车,在洪荒时射杀过人教一位圣人,挑起人魔大战,结果月魔山兵败隐遁下界,四老爷也跟着失陷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之所以提及清愁,应该是在追忆乐山的第四位始祖。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只从莫狂狷哪里获悉猿族有一位摘星始祖,她顺口说:“敢问巢娘娘,四老爷是谁?弟子只知道老师祖上有一位摘星老爷,伴生一口落星钟!”

        蜂巢娘娘笑道:“摘星是大老爷,四老爷道号‘霸尚’,他身怀魔妖两族血脉,在洪荒时代,乐山与魔山都有他的道场,那魔族天性凶暴,法术普遍是极端杀伐的路子,在九洲遍地竖敌,祸害了不知多少生灵,但因为四老爷下了法旨,他们从不招惹猿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老早就知道老师与五师弟的根脚得天独厚,听闻猿族始祖的面皮这么大,倒也不觉稀奇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把那一辆射日魔车取出,请教道:“请巢娘娘甄别一下,这辆车是魔族正统的遗宝,还是仿制而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不是一件仿制灵宝,而是玄屠魔君赐给清愁魔女的射日子车,我曾经见她使用过!就是可惜,损坏有些严重,需要使用无极魔气温养,否则修复不了!”蜂巢娘娘问她:“你是从何处得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莫狂狷交予弟子使用,他是清愁前辈的师弟,还传了一套《无极魔策》给弟子!”薛无垢如实回答,心里却想,原来不是假货,老师不过是吓唬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与袁河斗法,她自始自终没有掌控局面的把握,单靠这一辆魔车无法取胜,必须借助炼荒池才行,但袁河似乎对炼荒池毫不忌惮,她不禁迷惑,老师到底是真有克制炎池的手段,还是又在吓唬她?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他不止送了射日子车,竟然把玄屠魔君一脉的真魔术都传给了你?”蜂巢娘娘想到袁河曾经对她讲过的一件事,蜉寿桃树被魔族的莫狂狷盗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便说:“这魔修又是送宝,又是教你铸建炼荒池,恐怕是想通过你,来化解蜉寿桃树的仇怨?但桃树是吾家的,他非交还回来不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桃树仇怨?薛无垢一点就通,即刻联想到莫狂狷所说的因果:“难不成,莫狂狷抢夺了蜉寿桃树?怪不得他如此慷慨,寿桃一批批的赐给弟子,连天枝桃都有!但这辆射日魔车,其实不是他故意传授,因为太炎神躯上中了三根魔箭,必须修炼《无极魔策》才能摘取下来,弩车是他第一次光临荷仙秘府时在荷塘内找到,没有魔箭,他拿着一辆空车没甚么用处,索性就成全了弟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蜂巢娘娘不由起疑:“寿桃只能延长寿元,提升不了修为!听你老师讲,你是在五百年前开灵化妖,法力顶多与妖师相当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又看了看阵下的涅槃荷花:“你应该是在这一株天地灵根内涅槃重生,但太炎族出了名的修行慢,进度与我妖族大致相当,你如何在短短几百年冲到朝元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太炎族的法力提升慢是慢,但同境界之下,与外族斗法几乎无敌,他们的太炎神甲坚不可摧,往往能够以一敌多,昔年月潮山一战,太炎神女司绮同时对抗月蓬五祖与清愁魔女等同阶修士,硬抗车轮战,最后还能拖着这帮对手同归于尽,骁勇程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翻手托出一颗闪烁银辉的杏果:“弟子吃了一颗蝣岁杏,这些杏果放在荷花里,本来有四颗,弟子传给莫狂狷与梅婠娘娘两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竟然有岁杏?”蜂巢娘娘见之颇喜,笑道:“你刚才应该拿这颗杏果孝敬你老师,他的《金轮佛识》其实没有修炼圆满,虽然筑成了八座灵台,第三座观莲灵台却没有把香火收集圆满,就算他能勉强凝实金轮,冲上朝元,但是金轮有缺,等他将来研修《月醒道章》,不能顺利‘元神初醒’,杏果却能弥补这一条缺陷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