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77章 涅槃传说

第377章 涅槃传说

        “修为狂飙突进,直至问鼎元神的无上机缘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道恩一副回味姿态:“当初那真人口口声声,他能让这两个小娘娘迈过妖族修行的天堑,一步进阶到妖王,他讲出这番话时,把咱家也给引诱了,便冒着风险尾随他们后边,直至找到这一座‘荷仙秘府’!”

        以前宝光叟跟着陆道恩寻到这里,因为入口禁制打不开,陆道恩便没有细讲来历,只提到这是洪荒遗址,与传说中海外散仙月蓬五祖之一的荷仙童姑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禁制松动,即将开启宝藏,但陆道恩担忧府中有阴谋,为了拉拢宝光叟结伴,这才交了老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洞府多少与袁河有些关联,宝光叟听的很认真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道恩也介绍的相当详尽:“到了洞府门前,那真人指着入口说:‘此府是由一头古蚌的蚌珠演化而出,天赋能入微缩形,被荷仙童姑开辟为道场,本座师姐清愁魔女在洪荒时陨亡在道场内,本座重生以后在无向冢闯探,搜查到她的踪迹,这才让这座秘府重见天日!’

        那蛙小娘娘颇有些见识,先说:‘前辈,我望梅国祖传的一部典籍里,记载有荷仙童姑的传闻,她是月蓬仙山的五祖之一,是也不是?’

        那无垢小娘娘问的是:‘前辈师姐竟然死在这里了,她是如何死的?前辈你能重生,为何你家师姐无法重生?’

        那真人回答道:‘这就说来话长了!本座是洪荒遗修,参加过月潮山大战,但本座跟在老祖身边,被老祖庇佑,魔魂虽陨,魔相却未灭,渐渐复苏,本座师姐陪同荒教修士,跟随月蓬五祖前去攻打太炎神女司绮摆下的炼荒阵,离老祖太远,魔相灰飞烟灭,死的一干二净!’

        他讲到这里,故作悲叹,又说:‘那太炎神女的元神与五祖中的吕卿、天残、伏馗同归于尽,她的太炎神心与神躯仍有余威,神心困住了东莱佛祖,神躯困住了本座师姐与荷仙童姑,她们鏖战期间,本座被一个金戈族的菩萨给照灭元神,后来的战事本座便不清楚乐,当时也不知出了什么变故,本座师姐与荷仙童姑,连同那太炎神躯,一起尘封在了这座秘府内!’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道恩嘴皮子厉害,讲述期间,模仿莫狂狷、薛无垢、梅婠的语气,把昔年爆发于洪荒的潮山大战,描绘的活灵活现,就仿佛亲身经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宝光叟听的一脸狐疑:“这位真人竟然是洪荒遗修,而且见证了三圣洲的破碎,还与一尊大菩萨干过仗?那他寿元该有几个万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自己是这么讲的,真不真谁也不知道!也可能是他故弄玄虚,蒙骗那两个妖族小娘娘!”陆道恩一口一个‘小娘娘’,是因为他判断这两个女妖与袁河关系莫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两妖提到袁河时,陆道恩压根没有听闻过‘袁河’之名,后来他与宝光叟厮混,才得知猿大王的名讳是袁河,从而证实袁河真与梅花珠的原主人是故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道恩追问宝光叟:“那个蚌妖小娘娘法号薛无垢,蛙妖小娘娘法号梅婠,她们到底与猿大王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宝光叟吱吱唔唔,他对袁河其实并不相熟,他是混迹海外的野修,灭真天廊大战后他才搬迁回青黎妖庭,没住几年就被袁河擒住,随行出海,他哪里知道薛无垢与梅婠是谁?他甚至连袁小青与侠姿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管是什么关系,反正是故友!”宝光叟推搡过去,他指指荷仙秘府的入口,催促道:“你继续讲,这洞府里到底藏了什么,那位洪荒遗修赐给两位小娘娘哪些机缘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道恩以为他口风严,准备以后再找机会打听:“据这洪荒遗修说,荷仙童姑养了一株涅槃荷,这种天地灵根能够逆转根脚,帮助两位小娘娘夺舍太炎神躯,一旦夺舍成功,修为能够突飞猛进,一口气进阶到人族的朝元期行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朝元老怪至少与咱妖族的千六劫期修士相当!”宝光叟刚刚度过千四循劫,那薛无垢与梅婠连一千载寿元都没有,如何能够横跨四五个循劫的法力?一口气冲上去?

        宝光叟如闻天书:“这种夺舍之法,肯定存在致命后患罢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道恩把头摇的像是拨浪鼓:“没有后患!哦,我刚才漏说了一点,夺舍之后再吞服一颗蝣岁杏,修为才能冲到朝元!”

        宝光叟一听又怒了起来:“呸!让老夫吞服一颗蝣岁杏,也能立地进阶朝元,吞吃两颗,老夫能直接修成真灵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道恩悻悻一笑:“宝光老头,这一座荷仙秘府的宝藏大不大?不止有蝣岁杏,也有蜉寿桃,跟着老夫,不比你跟着猿大王混的舒坦?”

        宝光叟却不买账:“你不要害我!既然两位小娘娘在这里出现过,那这里有可能是她们的洞府,你想怂恿老夫对付她们,没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道恩顿时变严肃:“这都已经过去快三百年,她们未必还在这儿,当初那洪荒遗修提出使用涅槃荷帮助她们提升修为,但她们都不同意,那洪荒遗修又遭遇了强敌追杀,极可能早就离开此府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短期内把修为提到朝元,还没有后患,她们能不同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所不知!蝣岁杏封印在一道法阵当中,当年那荷仙童姑与清愁魔女为了镇压太炎神躯,联手布下一道月醒阵,此阵邪门的很,连那洪荒遗修都遁不到阵中,唯一的办法就是借用涅槃荷,让魂魄重生在阵内,附身于太炎神躯上!但是如此一来,别想再出来,那两位小娘娘一听要永困阵内,便打了退堂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涅槃荷?就是传说中能净化根脚,规避夺舍法则的天地灵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是吗?重生在荷花里,癞蛤蟆也能变真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后来呢?两位小娘娘是如何抉择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后来了!这无向冢尸气弥漫,那洪荒遗留的神念辐射不了太远,咱家占了地利,才偷听了这些隐秘的话,后来那洪荒遗留祭出一种魔符,可以探测方圆千里的生灵踪迹,连海怪也能搜查,但这种魔符应该比较难炼,他每隔数日才使用一张,咱家碰巧被魔符击中,导致踪迹暴露,被他丢出那颗梅花珠,一招把我吓的逃之夭夭,他可能是觉得咱家活不长,所以没有追击!”

        岂料陆道恩根脚稀有,无论再重的伤势,露躯都能自行痊愈。

        宝光叟听罢,最后问:“你说了半天,无纪浩土在什么地方,莫非在那月醒阵中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道恩自以为是的说:“月醒阵就是从无纪浩土里摄炼出来!咱家猜测,阵中应该残留有一批浩土!”

        宝光叟却出言嘲笑:“这月醒阵连洪荒遗修都进不去,也收不走,就算真有浩土,你该如何弄到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无绝露之路!”陆道恩大手一摆:“来来来,给咱家搭把手,轰开这扇门,进去之后再研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