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76章 荷仙秘府

第376章 荷仙秘府

        整座法阵空间,都在五件阵宝之力的笼罩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唯独眼前这颗炎心,阵力只能镇压祭炼,而无法穿透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有通道,也应该是藏于炎心内,但向阳子为什么不走通道逃脱?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没有追问,他盘膝坐在旁边,闭目施法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向阳子见他谈也不谈,就拿炎灵魂躯开刀,不由大急:“你不想要宝贝了?如果我归陨,你什么也捞不到,我有天枝蜉寿桃,你真的不动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理也不理,他需要让对方受些折磨,逼其进入绝境,意志稍有些脆弱,便会自行放弃抵抗,对他惟命是从。

        向阳子心知自己是阶下囚,没有提条件的资格,但他也不会轻易缴械投降:“你炼罢,你想逼我乖乖就范,那是绝无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边想,姓薛的怎么还不露头?她会不会胆小怕事,永久封闭炎心的传送阵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没有炎甲女子这一记后手,向阳子此时说不定已经向袁河求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就这样展开对峙。

        同一时刻,在遥远的无向冢海域,炎甲女子正盘坐一方炎血沸腾的法池中,一手摘血凝符。

        嘴里则在自言自语:“当年狂狷前辈曾经讲过,炎心不归位这一具神躯,我永远别想练就元神,元神不成,我铸建的太炎池便祭杀不了三花境修士!今次与那和尚谈判,如果他同意留下炎心,只拿走月醒阵,那便罢,如若他贪得无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手托举一辆魔气滚滚的弩车,这车上封印三根弩箭:“狂狷前辈传我的《无极魔策》,我早就修炼圆满,但这一具太炎神躯天然削弱魔气,十成法力我只能发挥三成,以此驾驭射日魔车,到底能不能击退那和尚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把握不大,不禁转头,望向这一座绿意盎然空间的入口,又说:“这都已经过去快三百年,狂狷前辈为什么不回来?当年他说有位强敌在追杀他,但什么样的强敌能让他这种洪荒遗修三百年不敢动弹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正想着,忽见入口处的那扇荷叶,掀起了轻微的禁制波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有寻宝修士找到这里,正在攻打入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她被困在此,每隔三五年就要遇上一次,她性格谨小慎微,从来不迎外客,每次都会施法稳固入口,拒人在洞府外边,根本就不会照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今天她要对付强敌,不能分心,府外之人极可能会闯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闯入就闯入罢,也管不得那么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心里叹口气,决定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入口禁制松动了!好好好,无纪浩土指日可待!”这是一道尖锐的青年声音,听去欢乐有活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道颇显老迈,非但老气横秋,也透着一丝不耐烦:“这几十年来,你偷偷默默跑到这里多少次,每一次你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,也没见你破开这扇门,今天它突然松懈,显然是为了请你入囚笼,你敢进去,非死在里边不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咱家又不死你,你管的着吗!”那青年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:“咱家刚刚寻到一块化身符,摘取一颗露珠,派遣分身闯探进去,一点危险都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快进罢!”那老头催促道:“如果里边住着一个凶类,老夫劝你熄了盗宝念头,随老夫登陆封真遗地,寻找猿大王才是上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找他?呸!”那青年哼唧一声:“你家大王才最凶,找他是羊入虎口!宝光老头,你最好老老实实跟在咱家身边,不要动歪念头,大海危险这么盛,没有咱家保护,你逃不出千里远!再说,你跟着咱家好吃好喝,又有财宝可以搜刮,何必去给他卖命?如果他真在乎你这个属下,一定会拿无纪浩土返回无向冢找你,假如他不来,那就说明他没把你放眼里,你一门心思找他,岂不是自讨没趣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高一矮两位修士,正是昔年在万剑岛被翼兽海怪吞入腹中的陆道恩与宝光叟。

        掐指算一算,他们与袁河分别已有近五十年,当年他们破开兽腹逃生后,便一直栖居在无向冢。

        宝光叟想登陆寻找袁河,但陆道恩不同意,他单独又不敢渡海,算是被困在了陆道恩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被困并不算坏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起码这几十年来,宝光叟跟着陆道恩搜遍无向冢的兽尸空间,狠狠发了一笔横财,他不再与陆道恩争执什么,问说:“你确定这洞府里真有无纪浩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咱家确定不了!”陆道恩见他心动,趁机拉拢他卖力,便讲起了一件往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翻手捏出一颗显露梅花印的毒珠,示意给他看:“当年咱家使用这个毒宝打你,那猿大王竟然说,这珠子是他一位故友所有,你还记得这件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宝光叟捏起梅花珠看了看:“你什么意思?这珠子与这洞府有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有关联!”陆道恩绘声绘色的说:“大约四五个甲子之前,咱家在附近游荡,偶遇一位元神真人,咱家吓的大气不敢喘一口,躲在那边的一根兽骨里边,动也不敢动!

        期间又听到两个小娘娘的声音,她们当时又惊又怕:‘前辈,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呀?从东洲一路游到这里,差不多已经过去四五年了罢,海中凶兽那么多,何时才能登陆?’

        那元神真人对她们很是和蔼:‘你们莫怕,目的地顷刻就到!你们是否知道,当年在东洲海边,本座为什么要救你们?’

        ‘晚辈不知!’

        ‘嘿!只因为你们被那群野修追杀时,提到了袁河的名字!本座也不瞒你们,本座与袁河有一段因果,需要偿在你们身上,本座会分别赐给你们一个大机缘,如此一来,日后袁河应该不会算计本座!’

        这位元神真人说到这里,那个蚌妖小娘娘回答:‘既与家师有因果,还请前辈亲自与家师了断,晚辈宁死不要这机缘!’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婠妖小娘娘则说:‘无垢你不要急,先听前辈把话说完,机缘到底是什么?’

        唉,宝光老头,这个叫无垢的小娘娘与猿大王是什么关系?她长了一双慧眼呀,一眼就瞧出那个元神真人有问题!

        哼,当年这个恶真人从‘荷仙秘府’打出这颗梅花珠,一击就射中咱家的露躯真体,吓的咱家远遁三万里,修养百十年才取出来,本以为这珠子是一柄灵宝,结果摘取下来一看,呸,就是一颗普通妖珠,但是被咱家祭炼这么多年,便留在身边当作了本命法宝!”

        宝光叟闻言大怒:“你怎么净扯这些废话,捡重要的说,这个元神真人要给无垢小娘娘什么机缘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