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75章 遇困

第375章 遇困

        待一切归于平静,蜂巢娘娘所化的紫云中露出两道蝴蝶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啸佳仍在昏迷,他魂魄遭受两仪翠光重创,裂分为上百残片,正被蜂巢娘娘祭炼,月余前擒抓的凤晶晶映出一团火圈,把啸佳笼罩在内,她天赋能屏蔽蝶巢与蝶虫的心神联系,从而躲避蝶巢追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头蝶妖已经把消息传回母巢,蛮族修士倾巢而出,正赶赴东莱岛,我们要马上离开,可以在孤月境暂避,他们没有胆子潜入此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还走不了!我虽然能驱使月醒阵,但向阳子的本体像是被什么法力给锁住,我移动不了此阵!”袁河判断是向阳子在作祟。

        蜂巢娘娘听了,忽然驱使啸佳翅膀煽动一下,五祖雕像灵光忽起,各自凝出一缕黑白蝶影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发现这些影子是印在像上,他早前启阵时并不存在,显然是才烙印不久: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蜂巢娘娘回道:“那蛮修步峰陨亡前毁了巢孔,借用巢力在月醒阵上打了一道追踪蝶印!我能施法化掉印记,但需要时间,你最好尽快转移月醒阵,否则母巢一定会找到我们的位置,入微也躲不过它的探测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催促袁河行动,这说明她没有把握在蛮修赶来之前抹除印记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并不担忧被蛮修包围,月醒阵易守难攻,他的号角能增幅阵中的功德之力,即使常年被围困,他也能安稳无忧,况且他还有落星洞天可以躲避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早前蜂巢曾说,步峰老怪怀疑了他的身份,如果疑似长耳猿的消息被蛮族获悉,那局面就颇为麻烦了,到时非但蛮修会赶赴东莱岛,凌霄宫与小乘寺也可能大军出动,并联手诛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看了看蝶王啸佳:“他都传了什么消息给蛮族?”

        蜂巢娘娘忙道:“仅仅与太炎血灵有关,蛮修步峰准备秘密铸建‘炼荒池’,拿来暗算灵霄族与金戈族,因此蛮族老巢不会把消息外泄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极是意外:“炼荒池有一个荒字,难道不是专门针对我荒教弟子后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洪荒时,太炎族是以祭祀神通称雄一方,多次与主持祭礼的海族斗法,海族归在荒教,所以他们的法门就被冠上炼荒之名,但炼荒池内只要有了太炎血,万族都能祭杀!如果你能寻获太炎族的《炼荒祭典》,也可以铸成一座炼荒池,不过这类祭术都有反噬力,具体反噬到到什么程度,我也不清楚,你最好先找三海族的嫡传问一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蜂巢娘娘的这个提议让袁河大为心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假如能通过祭祀把蛮族、霄族、金族这些杂七杂八的异族全部弄死,那将是一劳永逸,以后他可以不用再东躲西藏的游历天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月潮山的山火是不是太炎族搞出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我可不清楚!你曾观摩过二老爷舍身的经过,月潮山如何陷落,我们猿族都不知道!那海娲娘娘有封真榜在手,如果说哪一族的强者能破掉她的封真祭术,恐怕也只有号称神族的太炎了!”这是蜂巢娘娘的猜测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关三圣埋骨月潮山的隐秘,袁河必须亲自攀上潮山,才能追朔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一颗娲圣遗留的本命血珠,或许可以感应封真榜,今次又掌握了月醒阵,还可以再感应无纪浩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先去寻找向阳子的本体,等我彻底降服此獠,咱们就动身前往潮山一行!”袁河令蜂巢娘娘与李敬之在此化印,他独自潜入台底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他驱动月醒阵,阵内空间的太炎真气已经尽数荡空,全部回流到台底的那颗‘炎石’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未费什么功夫,就已经摸到附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‘炎石’的外形如同一颗心脏,体格却惊人的庞大,足有三五丈的宽高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可以隐约听到砰砰的跳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法力穿不透炎心,窥视不了内部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即运转‘荒河卦’,只见一道顽石之影笼罩炎心,浮露在外。

        顽石一出,向阳子的炎灵之影也随之凝结在炎心上,被逼显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你杀了我,也照样奈何不了这颗炎心,月醒阵会永矗在此,你别想收归己有!”向阳子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拿你的炎心没有办法?”袁河翻转掌卦:“我的卦力每释放一次,月醒阵的威力就会增强一分,不出一个月,这枚顽石就能把你的炎灵彻底抹杀,不出一年,你的炎心也会消失于世间,不会再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是在夸大其词,即使他一刻不停温养月醒阵,也需要数百年才能诛灭炎心,刚才蜂巢娘娘提到‘炼荒池’,袁河有心镇压向阳子铸造祭池,于是给向阳子施以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如果向阳子意志坚决,顽固与袁河对抗,那么袁河将长期遇困在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少吓唬我!”向阳子嘴巴很硬气:“自洪荒以来月醒阵已经在这儿了,这颗炎心有没有少一根毫毛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自问自答:“非但没有少,反而把我给孕化了出来!你区区紫府修为,想在一年内炼灭炎心,那是痴人说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即使灭不了炎心,灭你总归可以办到罢!难道你察觉不到月醒阵的阵力在增强?”袁河这句话戳中他软肋,只顾忧怒交加,不再吭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旋即召出十二枚地支剑丸,逐一点了点,丸上紫气飞蹿,渐渐聚合为法镜形状,正是早前向阳子借来的紫凝境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持镜在手,问他:“你的宝贝倒是挺多,这镜子是何来历,你是从哪里得来的?那古鼎老道说你珍藏蜉寿桃与蝣岁杏,又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    刚才紫蕴剑圈是自动摄炼紫凝镜,袁河察觉到了异常,便摘镜下来,但他并未捕捉到向阳子与炎甲女子的对话,至今不知道炎甲女子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向阳子听他这么询问,语气略显一丝急切,立刻回答:“此镜唤作‘紫凝镜’,能用来感应与镇压紫华露,像这种宝贝,我手上多的是,蜉寿桃与蝣岁杏也有一大把,如果你把我放了,我就把所有财宝全部送给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心想人族修士果真贪心,炎甲女子诚不欺他,既然对方是为了寻宝,而不是找炎心了断洪荒恩怨,那他活命的几率就能大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想着杀我夺宝!”向阳子又发出警告:“宝贝不在月醒阵中,不信的话,你可以慢慢祭炼,就算你把炎心炼为虚无,也决计找不到一件宝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袁河立时警觉,月醒阵内像是另有通道,但有这种可能性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