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69章 六耳先师,乐醒遗碑(中)

第369章 六耳先师,乐醒遗碑(中)

        早前镇星白猿让袁河鼎立月蓬五祖的神祗,袁河看罢五祖灵相,甄别不出根脚来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他前往咆神谷营救李敬之与白弗,获悉天残魔祖与咆神犬的一些情况,那时他以为五祖是人族,各自驯服了一头坐骑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此刻蜂巢讲起五祖出身,袁河才算恍然大悟,这五大洪荒散仙竟然全部是混血半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头太炎血灵利诱古鼎老道寻找五祖真血,他不是为了破除月醒阵,而是想通过真血炼化此阵,为其所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蜂巢讲了这么多洪荒往事,到此才点明关键:“但月醒法力不可随便驱使,即使把五祖血收集圆满,也仅仅只能控制月醒阵的五个阵位,假如没有月蓬五祖亲传的道统,仍旧驾驭不了功德阵力,太炎血灵照样要受困于阵中!”

        但凡是法阵,必有阵器与阵术两大部分组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向阳子把五祖血收集齐全,他只能炼化阵器,也就是矗立高台下面的五座雕像,如果没有修炼阵术,他便逆转不了月醒阵的困镇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忙问:“那向阳子能够幻化熊掌,他自称是‘大雄法身’,这法身显然与东莱佛祖有关,他只让古鼎老道出外寻找真血,而不寻找月蓬衣钵,想必他已经继承了所有的月蓬道统,只要让真血圆满,他应该就能破阵而出了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极有可能,但这不重要!”蜂巢指点他说:“月醒阵中,肯定封印有太炎血灵的血源本体,只要你能找出来,并施法把血灵逼回本体,他的‘大雄法身’就会崩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血源本体?”李敬之一直在旁边陪听,他见瓶界内岩浆弥漫,插口问了一句:“巢娘娘,这些岩浆难道不是向阳子的本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不是!岩浆是他本体外散的本命炎气污秽所致,他能在瓶界中自由施法,并把宝物从月醒阵内挪移出来,也是借用了本命炎气!”蜂巢语态转为凝重: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东莱佛祖舍掉佛躯,把一身法力注入月醒阵,才把他本体镇压至今,却是不能彻底净化,等本体把阵中的佛光与功德之力污秽殆尽,就能破阵而出,到时整个东莱岛都会被焚烧绝迹!那太炎血灵过于急躁,他完全可以耐心潜伏在此,但这一族天生就是暴虐性情,忍受不了长久的困镇,瓶口的香火之气应该是他故意释放出去,于此才把古鼎老道引诱到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之听罢暗惊,区区一团异血竟然具备这么强悍的威能,到底是什么来历?那月潮山的山火难道也与这种太炎血有关?

        他未及询问,时下处在战事里,他不能再打断袁河与蜂巢的商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请巢娘娘告知,我该如何找出血源本体,又该如何逼迫血灵回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月醒阵有功德之力封锁,东游翅遁不进去,但若驱使你的额角配合,便可畅通无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袁河已有预感,蜂巢把《月醒》讲的玄之又玄,貌似连洪荒真宝都难以望其项背,那他身上也只有号角能够与其相提并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让号角显形于额头,轻抚了一下:“这角到底是什么宝贝?”

        出奇的是,蜂巢竟然模糊措辞:“你莫问我,包括星钟的真灵大人,也不知来历,洪荒时期已知的诸宝当中,并不存在这根角出没的踪迹!但它肯定与三教有关,因为它能修补三教真宝的创伤,十二重楼与星钟俱都受了它庇佑恩惠!我与真灵大人猜测,它应该是某位先师的遗物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口称‘先师’,估计全部陨落于岁月当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号角是无主之物,既然被袁河炼入肉身,那肯定当归袁河所有。

        蜂巢又忍不住发了一句感叹:“按说这种级数的宝贝,不可能与某位生灵建立如此紧密的关系啊,那头化缘参很不一般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当年逃难小藏冰河,落星钟随之出世,雪摩士的一举一动都在落星钟的监控之中,所以袁河如何炼角入额,镇星白猿一清二楚:“当年真灵大人把圆圆老祖诱去小藏冰河,让圆圆老祖与雪摩士两虎相争,这才让我得了落星钟,照此来看,雪摩士应该在真灵大人的推算之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世间没有任何一位生灵能完美推算,就连吾族的功德至宝乐醒圣碑,运转都存在瑕疵,何况是吾族真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乐醒圣碑?这种功德之物也是伴生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非是伴生,功德都是天眷降世,但最先诞在哪一族的始祖身边,它便归哪一族所有,吾族能单独统御洪荒九洲之一,也是此故!”

        蜂巢不多闲叙:“你的额角不止能穿透月醒阵,而且可以增幅此阵的功德之力,你不妨驱使荒河卦,遁入五大阵位,调用此阵神通,先迫使太炎血灵回窍本体,到时再以号角慢慢提升阵力,永久镇压此獠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听了此言,心绪颇有些亢奋,号角蕴藏先天功德之力,想必与圆月功德至宝有关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宝物似乎能免疫异力污秽,他不禁问说:“月醒功德能镇压太炎血,那号角是不是也能镇压‘炼荒池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目前仅仅研修了一套‘荒河卦’,对号角的领悟极其浅薄,还摧毁不了三花境修士主持的大祭礼!不过当你把号角炼入额头时,已经万祭不伤,任何一种祭术都侵不了你法体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这才明白,镇星白猿早就获悉‘炼荒池’的消息,却始终不闻不问,原来这池子根本祭不了袁河一根毫毛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袁河以为栖居在落星洞天,就能躲避炼荒祭礼,看来他是严重低估自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蜂巢的办法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个行动存在危险性,她最后说:“一旦遁入月醒阵,你将直面向阳子与其本体的联手攻击,唯一的依仗就是东游翅,以瞬移实施躲避,在躲避期间,你要借用额角增强月醒阵的阵力,什么时候把太炎本体禁锢到沉寂状态,你什么时候才算安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如此,我这就施法闯阵!”袁河毫不迟疑,即刻召出落星钟:“还请巢娘娘先行返回洞天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留在瓶界当中!”蜂巢拒绝说:“蛮修携带了蝶巢的一根巢孔,他极可能拿此孔攻击月醒阵,我必须阻止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又看了看李敬之:“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之并不担心袁河,他觉得月醒阵内的危险要弱于阵外:“我陪同巢娘娘作战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