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68章 六耳先师,乐醒遗碑(上)

第368章 六耳先师,乐醒遗碑(上)

        “封印本座,你好大的口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向阳子似乎被触怒,声如炸雷,忽地抬肢前探,隔空打出一记金焰灵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体并没有人躯轮廓,仅仅是一根裹满岩浆的熊掌,此掌被困在高台,挣蹿不出,但他法力却能自由外散,可以笼罩瓶界的角角落落。

        若非如此,那步峰老怪与啸佳也不会被火链轻易击中,骤一遁入瓶界,就被摄到了高台下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死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向阳子彰显狂野之态,他所施的金焰掌神通也是刚猛路数,从台面俯冲而下,直落步峰老怪头顶。

        就仿佛是巨熊踩踏,非要把猎物砸个粉碎。

        步峰老怪却安然不动,不过是翻了一下手掌,取来身外的蓝色水绫,朝上一抖,瞬结一层碧波灵圈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轰’的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金焰掌劈头砸来,却受灵圈所阻,急停于半空,但它余威极盛,压着灵圈,‘咔咔’爆响,掌心处另有火焰冒起,一下附燃圈外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间,灵圈的亮度就衰弱了三分。

        步峰老怪感应到炽热火浪正在入侵,心知水绫法宝克制不住对方这一式掌法,他眼睛一眯,忽地昂首,朝天冷喝:“看我九转蛮功,荡天怒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腹中蓄积一道蛮力,张口吐出一团啸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声粗野雄浑,势若雷霆,音波如同飓风骤起,以他身躯为中心,朝外横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瞬间,整座瓶界的空间颤颤晃晃,扭扭曲曲,似乎要被挤压成碎片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悬在头顶的金焰掌被音波一冲,立时崩溃,甚至不算灰飞烟灭,而是彻底崩为虚无,一点痕迹也未留存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向阳子措不及防,被这吼声一震,熊掌下意识往台面的泉浆里缩了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常年困于高台,修为虽然走到朝元期,其实却没甚么斗法经验,自从他开启灵智到如今,见过的修士只有二三十人,全是误入此间的喽啰,挡不住他三招两式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步峰老怪这种久经血火历练的杀伐强者,他是第一次碰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吼声绵延不绝,持续一盏茶功夫,仍未罢止,那步峰老怪见他不反击,忽然增幅神通:“天蛮长吟,聚啸神针!”

        呼!

        音波本在瓶界当中四散,忽然汇聚为两条螺旋气浪,滚滚急转,越转越细,力道越聚越密,直至凝成两根发丝状的光针,流矢般射飞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猿族有《三象六臂》这些真术,蛮族自然也有古老传承的秘法,论及威力,首推《九转蛮功》,每炼成一转都能参悟一式神通,步峰老怪所使是第二转的‘天蛮神针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式打击范围广,攻速又快,适合目前的局势。

        神针一出,兵分两路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针冲去高台,料想可以伤到向阳子,谁知遁行到向阳子丈许开外,台下的月蓬五祖雕像陡然闪光,幻出一颗椭圆状的顽石灵影,神针触石即碎,寸功未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雕虫小技,也敢拿出来卖弄!”向阳子一副嘲讽语气,但动作却变的谨慎起来,步峰老怪施展的神针看去威力不俗,如果没有困镇他的月醒阵阻拦,他未必能挡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步峰老怪见他毫发无损,显得极其意外,此时他才渐有明悟,这头太炎血灵像是被镇压在这里,那高台犹如铜墙铁壁,易守难攻,但越是如此,他越觉欣喜,倘若太炎血灵无法破台而出,那他大可召集援兵,擒拿此灵则十拿九稳。

        又一扭头,盯住了数十里外的蜂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以‘天蛮神针’发起攻势,绝非针对向阳子一人,蜂巢潜入此间已被他察觉,但是受限于向阳子的纠缠,让他无暇分心,便以音波先行试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随心所欲的一击,直接把蜂巢打落半空,跌入岩浆,照此来看,蜂巢应该弱于向阳子,但也不排除蜂巢是故意示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神念扫视过去,穿不透蜂巢所化紫雾,窥视不了这生灵的修为深浅,心里仍旧保留着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警惕归警惕,他的首要目标仍旧是向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啸佳,传信给母巢!”步峰老怪秘密下令:“让留守的蛮修长老尽数出山,立刻赶赴东莱岛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步峰老怪面前,啸佳始终赤胆忠心,请示说:“老爷,要不要让七蛮山通知凌霄宫与小乘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!”步峰老怪杀机腾腾:“《炼荒祭典》原本就不是霄族的祖物,他们能搭建炼荒池,吾族同样可以,若不是因为太炎血难觅,当年吾族也用不着使用海族的封真祭坛来开启东涯祭!等吾族擒拿这头太炎血灵,不止能对付长耳猿,包括霄族与金族也难逃祭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野心勃勃之辈,其族尚未在封真遗地站稳脚跟呢,竟然想把地头蛇给一股脑全部诛灭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话说回来,如果袁河今天阻拦不了他,那么他的壮志野望,极有可能会实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啸佳听了,只觉脊背发寒,却是不敢提出丝毫异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先按照吩咐把消息传回母巢,尔后望了蜂巢一眼:“老爷,那东西是什么根脚,它到底是人还是妖?属下每每探测它,体内真血便不可抑止的颤栗,它像是天生克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是它本体克你,还是它携了什么宝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属下甄别不出来,它气息全部屏蔽,属下只是本能的畏惧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它应该是妖畜了!”步峰老怪如是判断:“东莱岛挨着孤月境,惯有强妖出没,它可能是某种虫类根脚,但肯定没有进阶真灵,法力顶天与朝元圆满相当,否则它不会坐山观虎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所言有理!”啸佳暂时也是这么分析,不管蜂巢是谁,总之它与向阳子肯定不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截至目前为止,蜂巢只在冷眼旁观,一副置身事外的姿态,很容易让人猜出她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偷偷摸摸潜入进来,想必是为了让鹬蚌相争,她好坐收渔利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向阳子刚刚与步峰老怪过了一招,见此人是个硬茬子,他不再莽撞出手,决定以守为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转望蜂巢,冷声问了一句:“你本体是个什么东西?竟然让本座都看不穿虚实!”

        蜂巢不言不语,宛如一件死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向阳子顿显暴躁,哼道:“如果你是这两人的帮手,大可一块围攻,本座在这鸟地方呆的烦闷,正好拿你们找找乐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点不担心蜂巢与步峰老怪联手,反而迫切希望他们一起攻打高台,若是能打碎,他就不用再苦苦寻觅五祖真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蜂巢已经重回半空,刚才的天蛮神针并没有伤到她,针速虽快,却赶不上她的瞬移速度,但步峰老怪的‘荡天音波’无孔不入,笼罩整座瓶界,她巢灵难以持久抵御,便躲进了岩浆里,这些浆水能削弱音波威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身处巢雾内,未受音波丝毫影响:“巢娘娘,你无碍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事!”蜂巢察觉到步峰老怪手段高明,她眼下有一个克敌制胜的法子,但是不稳妥,风险性极高,她做不了主,必须让袁河拿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先问袁河:“你看到刚才的顽石相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瞧的很清楚,但是甄别不了来历:“你提到了月醒阵,莫非顽石是此阵释放的神通?”

        蜂巢回说:“不止是神通这么简单,当年在无向冢,那个潮汐小妖陆道恩让你寻找无纪浩土,你还记得这件事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忘!”袁河觉得不可思议:“顽石是由浩土凝结而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!月蓬五祖摆下的月醒阵,曾经摄炼了一丝浩土的功德之力,从而显化了浩土之相!”蜂巢知道他迷惑难解,便从月醒阵来历对他讲起: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洪荒以及更古老的无纪岁月,《月醒道章》是天地最强真法,只有此法才能驱使圆月功德至宝,但洪荒劫持续了十二量,我诞生于末量劫期,始祖们诞生于中量劫期,前量劫期爆发的劫数无法追朔,因此有关《月醒道章》与功德至宝的隐秘,很大一部分都是传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先天始巢竟然也只是道听途说,那尘封的无纪岁月到底有多久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    蜂巢继续讲述:“在洪荒前量劫期,三教先师不知出于什么缘故,隐遁了功德至宝,他们授下的《月醒道章》也是残篇,妖族仅仅得了《礼醒道章》与《乐醒道章》,‘礼醒’归在海族,主持祭祀,‘乐醒’归在猿族,吟地颂天,俱要教化万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一听,奇道:“猿族祖庭是五乐山,这乐字是乐醒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蜂巢怔了一下:“自然是!耳猿族的始祖位列三教先师,他是天地间第一位启音传乐的至圣,先天功德与人族并驾齐驱,这是天赐给你福禄深厚的根脚,你以为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之前,袁河一直以为‘五乐山’是猿族求得逍遥自在,希翼普天同乐,于是才取名‘乐山’,想不到竟然与他的灵耳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问:“吾族那位先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师之事稍后再说!”蜂巢重回到《月醒道章》的话题上,这与战局有关:“海族不仅出了一位启礼至圣,传说在无纪岁月还有大圣贤,她们的功德就连人族也比不上,无纪浩土就是至圣所留,可惜海族后裔追朔不了准确来历,见土中有功德之力残留,便世代供奉在月潮山!

        偏生也巧,那月蓬五祖在海上游历,寻获了月蓬仙山,山上竟然也有无纪浩土,和海族祖传的功德土一模一样,三海娘娘得到这个消息,自然要追回,但月蓬五祖是散士,根脚又低劣,全是半妖出身,他们便提了一个条件,让三海娘娘拿《礼醒道章》交换,三海娘娘不依,仅仅传了一套月醒阵,正是有了这套法阵,他们才有资格把‘蓬山’冠上一个‘月’字!”

        加上一个‘月’,就是正统的三教嫡传,从那以后,‘蓬山五仙’才被称呼为‘月蓬五祖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