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67章 瓶中炎灵

第367章 瓶中炎灵

        由蜂巢护法在侧,袁河未再迟疑,飞身掠入卧佛之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内遍布佛窟,密道贯通整座佛躯,交错纵横,如似迷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第一次前来探险,难免会迷失方向,袁河却有灵耳神通锁定方位,轻松搜到了‘大雄法坛’的入口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步峰老怪与啸佳,就是在这里消失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与李敬之行至一堵岩壁前,止步不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壁上雕刻了十余丈方圆的佛画,表面看去与普通壁画没甚么区别,实则另有乾坤。

        整副画卷是在描绘‘佛祖讲经’的场景。

        数百僧士盘坐于蒲团,面朝一位亮着大肚皮的胖头陀,这位头陀的模样与龙简在落星洞天竖立的神祗灵影有七八分相似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旁边趴卧一头浑身金毛的熊妖,与神祗头悬的灵熊是同一根脚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看罢一眼,已经猜出他的身份,应该是月蓬五祖之一的‘东莱佛祖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脑后悬了一扇四四方方的佛门,展露着他所修的佛法方向,这是八识佛纲中的《金门识》,在佛家的教义里,‘门’意为‘界’,求的是自主自我,自成一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修真界的孤僧散修,往往都偏爱修炼金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雄法坛的入口藏在壁画当中吗?”李敬之只能在画上感应到轻微的香火之力,如何闯入进去,他侦破不得,他猜测必须施法攻击壁画,才能迫使入口显形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也是这般看法,但他不着急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翻手托出一颗星笼,笼中封印一缕魂影,正是古鼎老道,此人肉身仍在落星洞天,魂魄被他以‘真言紧箍’镇住,擒拿探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问说:“你往常是如何出入法坛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古鼎老道哼唧两声,禁箍咒的折磨让他萎靡不振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一听袁河问话,他立马打起精神:“这位佛祖脑后的金门,就是法坛入口!门中封印一枚吉祥结,外人强行闯门的话,必会受困,两百年前我初到此间,启门一刻即被佛结给缠住,后来向阳子传授我一套解结术,这才能出入自如!”

        吉祥结是佛教惯用的禁锢类法宝,任何一柄都存在独家解结术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令古鼎老道念诵了一遍咒语,又让李敬之在壁画上施咒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消片刻,金门便开始闪烁佛光,渐渐形成一层光幕,幕中漂浮着百十根断裂的金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”古鼎老道见状大惊:“吉祥结竟然被摧毁了,有人捷足先登,闯进了大雄法坛内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才被袁河从落星洞天召出来,并不知道步峰老怪与啸佳在这里出没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也没有对他解释:“入口只有这一个吗?这座法坛的结界是如何形成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古鼎老道照实说:“据那向阳子透露,大雄法坛是由一座佛瓶所化,瓶口就是这一扇金门,进出必须走这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道:“这瓶中自生一界,肯定是灵宝无疑,此宝专为镇压向阳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古鼎老道说:“应该是!那向阳子被囚于瓶中的一座法坛上,他的熊掌法身离不开,当年他诱使我收集五祖血,正是为了破掉法坛禁制,以助他脱困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在东洲时闯探过许多小界域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洪荒真宝演化的霜环界他也去过,并通过七十二猿像阵成功毁了此界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听了古鼎老道介绍,他又冒出这种念头,能不能毁掉佛瓶,直接把向阳子与步峰老怪困死在界中呢?

        他侧耳聆听,可惜捕捉不到门内的丝毫声音,他的灵耳神通只能听水与听空,却听不了小界域,等他将来觉醒袁小青那种瓣耳才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忽一甩手,召唤蜂巢出来,让此巢检查佛瓶运转,看看能否找到毁界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古鼎老道见他到了门前,却迟迟不闯入,顿显忐忑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月前他怂恿袁河前来大雄法坛寻宝,他觉得袁河无论再厉害,也斗不过向阳子,只要入了法坛,肯定会被向阳子所杀,到时他就能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袁河真就来了此地,他却没来由心惊肉跳,自己魂魄被星笼镇的严严实实,心想就算袁河入了大雄法坛,倘若敌不过向阳子,估计也会把火气撒到他身上,极可能先把他给弄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眼下只希望袁河进入法坛一刻,就被向阳子一招诛灭,袁河死的越快,他活命的几率就越高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的愿望注定要落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佛瓶与整座百里卧佛炼融为一,卧佛法力尽数汇聚到瓶上,禁制无暇无缺,摧毁不了!”蜂巢沿着壁画盘飞一圈,对袁河说:“必须遁入瓶中,或许内部能找到法子,我先进去探一探路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叮嘱她道:“如果步峰与向阳子没有斗起来,你不要滞留,立刻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蜂巢被袁河复活以后,她修为并没有恢复如初,虽然巢体防御坚固,但巢灵相当脆弱,直面朝元修士,挨上三五记重手,巢灵就有可能被打散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一身东朝紫气,遁速超凡,完全有能力与朝元修士周旋,她巢体又遗自洪荒,随便幻化一道形态,即使三花境老怪,也绝对看不穿她的真实根脚与来历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目视她化作一团紫雾,渗入金门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片刻功夫,她的传音已经在袁河耳中响起:“原来是这样!这柄佛瓶被太炎血污秽了,那东莱佛祖摆下月醒阵,试图炼化此血,但是没有成功,反倒被此血给反噬而陨,几经岁月,此血自行诞生了灵智!袁河,你且进来,世间的任何一处月醒道藏,你必须要收回!”

        蜂巢当即给了袁河一个瓶界坐标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听罢以后,一把抓住李敬之,尔后悬出东游翅,轻轻一扇,直接瞬移进了瓶界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蜂巢已经选好一处安全区域,溃为紫雾漂浮半空,袁河直接挪至雾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瓶界的疆域只有一百余里,蜂巢藏匿不了踪迹,但她的紫雾能遮蔽神念,无论向阳子还是步峰老怪,全都窥视不到雾中的袁河与李敬之,也察觉不到两人秘密潜入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一处凶地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之环顾打量瓶界环境,见天空黑烟滚滚,下方全是火红色的岩浆,汇流成一汪灼烧火湖。

        湖中心矗立一座金字高台,台下围插五座雕像,观其形态,与月蓬五祖灵影颇为神似,台面直径有数丈,像是井口一般,火浆在内翻滚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根粗壮兽肢正从火浆中探出,兽掌朝天,掌心浮现一张人脸,他就是古鼎老道所说的向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步峰老怪与啸佳距他不远,刚才两人闯入瓶口,破掉吉祥结宝,被他察觉,一见不是古鼎老道,即刻对两人展开打击,以岩浆凝结十余条火链,把两人扯到了高台下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啸佳看去满脸惊忧,手持一条软鞭,卷空劈甩几下,缠身的火链一击即碎,浆水零零星星朝四周溅飞,火雨般在他附近狂坠,但火链碎了又聚,让他疲于应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步峰老怪则要镇定的多,他悬空负手,身外缠绕一条淡蓝水绫,火链根本伤不到他分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仰望高台的向阳子,目中尽是兴奋之态:“想不到,真是想不到,区区一座化外小岛,竟然遗存有太炎神血,而且孕化了血灵,你与那炼荒池绝对是天作之合,倘若能把你封在池中,长耳猿就必死无疑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