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65章 黄岩高窟

第365章 黄岩高窟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听了这番话,身形一闪,回转镇星白猿右侧的山峦洞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爹爹,大师怎么走了?”李婵娟低声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有私事要处理。”李敬之判断与无垢蚌有关,他问白弗:“他是不是有个徒弟是血云无垢蚌的根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二徒弟!”白弗在东洲时与袁小青侠姿来往密切,了解袁河五徒的情况:“但除了袁大圣与侠姑娘,他其余三个弟子都在青黎长河呀,难道随着他到了封真遗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水茗姬听见这话,插嘴说:“老爷不曾带徒弟来,但我当年在海船上听花大王讲过,老爷这三个弟子全都在东洲失踪了,一直打听不到下落,应该是从青黎长河漂泊到了海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世间生灵一旦入了海,踪迹就难以寻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之质问古鼎老道:“你提到的无垢蚌,也在大雄法坛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古鼎老道当年也仅仅是听向阳子随口一说,他从未见过无垢蚌,也压根没有细问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见李敬之这么重视,便故意挑动怒火:“雷元槌是件灵宝,不使用无垢蚌的肉身,无法修补完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!”李敬之与白弗俱是大惊。

        古鼎老道是瞎猜,却是猜了一个正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袁河已经到了浮屠顶层的密室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袁芝遵照他吩咐,耐着性子在此闭关,见他突然进来,就要起身见礼,却被他一把摁住:“雷元槌已经追回,这槌中封印有天残魔血,你来施法把槌身与魔血分离!”

        魔血灌满整具槌身,这导致袁河感应不到槌内的无垢蚌气息,他需要证实一下,那向阳子修补雷元槌所用的无垢蚌,是不是他的徒弟薛无垢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,那么这柄雷元槌就可能是薛无垢的骸骨所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怪袁河会有这种预感,当初他在无向冢遇上陆道恩,发现疑似望梅珠的毒宝,他已猜测梅婠与薛无垢在无向冢出没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雷元槌碰巧也失陷在无向冢,又遭了海怪尸气污秽,袁河很自然就把两者联系在了一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婢这就施法!”袁芝见他脸色不好看,没敢多言,随即散开浮屠佛光,把雷元槌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先行检查一番,她汇报说:“老爷,这种天残魔血是储放于雷元槌内,剥离非常简单,小婢只须把雷力渗入槌体,就能抽血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甩手抛出一座化缘参鼎:“注入此鼎内!”

        言罢盘膝坐下,眉心陡然闪光,结出一枚血蚌灵印,他肉身瞬变为一具殷红外壳的蚌躯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月蛮道庭开启东涯大祭,袁河进驻雨过庭主持的龙吸阵避祭,离开之前回了栖侠洞一趟,薛无垢上贡给他两颗无垢蚌珠,助他炼出一枚云属真灵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与这个徒弟血脉相连,只须把雷元槌放入他蚌躯中稍作感应,他就能甄别出此槌是否与薛无垢有关联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袁芝把天残魔血抽注于鼎,他又吩咐道:“把雷元槌抛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芝闻言照办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见袁河收了雷元槌,闭上蚌叶,施法足足一炷香,方才重复本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的脸色仅仅是有点难看,此时已经阴沉如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你渴不渴?小婢去摘些灵叶,给你泡杯灵茶!”她不知袁河心事,却怕袁河骂她,起身就想溜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实待着!”袁河举起雷元槌,问她:“除了天残魔血,你应该能感应出来,此槌的雷元力已经不纯净,另含了一股妖材,分离是否困难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芝咂咂嘴吧:“小婢刚才检查过,这种妖材能修补灵宝伤势,它补全了雷元槌的残躯,已经与槌体炼融为一,想要摘取出来,那就必须打碎槌体,小婢可办不到,老爷你得亲自出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雷元槌是一件灵宝,这种级别的宝贝只有三花境修士才有资格驾驭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袁芝目前的修为,即使她借助惊蛰浮屠,也击碎不了雷元槌的本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八年前她成功把露水红鱼炼入惊蛰浮屠,却也仅仅是炼化,露水红鱼的本体毫发无损。

        此鱼曾被三观尊者的佛识所镇,封印在李婵娟体内抵御斩生咒,鱼灵早就萎靡不振,几乎磨灭,这才被袁芝轻松得手,把它炼成惊蛰浮屠的一层塔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能摘取就行,至于雷元槌,毁就毁了!”袁河没有迟疑:“我以落星钟摧毁此宝,你来分离妖材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刚才以血云无垢蚌的法身探测雷元槌,已经证实妖材来自薛无垢,但他只能检查雷元槌的表层,气息来自蚌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必须把妖材尽数从雷元槌中摄出来,才能追根朔源,甄别出妖材的全部来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袁河在浮屠中闭了一场短关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月余后他才现身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未作停留,随即领着李敬之离开落星洞天,赶赴东莱岛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座岛陆的疆域与广安岛大致相当,袁河与李敬之登陆后潜行小半日,便已抵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两人站在一座陷落沙土内的半身佛像上,正在迎前远眺。

        触目以内,昏天暗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黄沙蹿高几十丈,卷刃般肆意掠行,滚滚推进,在这方圆千里的范围内,无始无终的横扫。

        凡人看不到沙暴内的环境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与李敬之却能一眼窥视真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沙下尽是黄岩山坡,条条带带千沟万壑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每一座山坡都有开凿痕迹,或是石窟密洞,或是泥塑雕像,或是灵影壁画,若是走近些看,可以发现它们具备同一个特征,这里的所有建筑都与佛门相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就是东莱岛著名的黄岩高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之从露水红鱼那里继承了佛法,横渡封真遗地后游历过不少佛门遗址,东莱岛就在其列,他介绍道:“矗立地上的佛窟有三千余座,掩埋黄沙下的密窟有上万,但是经过历代修士闯探,遗宝已经罕有出土,也少有修士光临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此行只为寻找向阳子:“大雄残殿在哪个方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之手指过去:“在西北角!那里有一座横亘百里的卧佛石像,大雄残殿开凿于石像身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在前引路,他想起月余前袁河突然闭关,骤一出关就立刻赶赴黄岩高窟,便猜测古鼎老道所讲的无垢蚌应该是袁河的二徒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试着询问:“令徒是不是被向阳子所擒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摇头:“她肉身已经不存,全部被炼入了雷元槌里,魂魄是否还在,见了向阳子才能知道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