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62章 星笼囚徒

第362章 星笼囚徒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已经入夜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的斗法惊天动地,响声扩散大半咆神谷,混迹谷中的野修无不是远远走避,生怕被余威波及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大战结束,谷内霎时间沉寂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孤矗地面,耳边只闻凤晶晶断断续续的轻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‘掌上冰’仍在运转,直至把凤晶晶冻成一具冰雕,她妖魂被封,灵智昏厥,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,佛掌才被袁河撤散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冰化的蝶躯跌落地上,袁河刚把她擒拿在手,李敬之与白弗已经掠至身边:“古鼎老道携着雷元槌溜走了,他洞府位于东莱岛,传授他御虫术的妖族前辈也在这座岛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古鼎老道被袁河的神通给吓到,幻阵一破,快马加鞭前去释放李敬之与白弗,本以为这对夫妇会阻拦他,谁知未遇一点波折,他轻而易举全身而退,殊不知,放他走是袁河早就定下的策略,在他取回雷元槌一刻,已经着了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蛮族援兵有可能追踪过来,先清理战场!”袁河指向步谷尸身:“你们童子在此人身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之与白弗情知此地不宜久留,急忙散开,前去抹除战场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负手闭目,感应着古鼎老道的逃遁方位,他在雷元槌上封了一颗入微星斗,能把古鼎老道轻松镇压,不过需要靠近才行,距离太远的话,他只能追踪,而不能驱星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消片刻,李敬之与白弗已经转回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先送出两缕入微妖气,才说:“刚才有头蝶妖逃脱,此妖身份特殊,他有办法传信给蛮族本庭,你们往后会被盯上,甚至凌霄宫与小乘寺也会对你们通缉追杀,你们可有什么打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啸佳死在这儿,李敬之与白弗的踪迹也已经被七蛮山获悉,袁河不能让他们被逮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没有婵儿,我们愿意在你跟前效力。”这件事李敬之与白弗已经商量妥当:“婵儿年幼,带上她会拖累你,我们准备迁居到孤月境,以入微躯避隐于世,直到你离开封真遗地为止,都不会复形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不能让袁河的身份暴露,这也事关他们的安全,归隐是唯一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袁河返回东洲时,他们会搭上顺风船,如今的东洲可比封真遗地太平的多,但他们单独不敢渡海,海上杀机让他们触目惊心,当年他们来时可谓九死一生,不过若有袁河随行,他们愿意跟着冒险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婵娟在旁听了,赶忙说:“爹爹,你不用管我,我能照顾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早前袁河在这边斗法,李婵娟已经从父母口中得知袁河的真实身份,至今仍在震惊当中,化缘大师竟然是一头猿猴?而且早在几百年前已经与她父母认识,甚至在她母亲年幼时,就有偿不清的庇佑厚恩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家的渊源原来这么深,也怪不得袁河会屡次营救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知道袁河仇家多,除了孤月境,其余封真修士貌似全与袁河是死对头,但就算袁河与世为敌,她也不认为袁河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反倒是谁做了袁河仇家,她便认定谁不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想法与连孤依连蝶依一模一样,在懵懂幼童时被袁河所救,执念已深,毕生都难以扭转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愿拖累袁河,却也想给袁河力所能及的帮助:“大师从几百年前就开始救咱们家,爹爹以前教导女儿,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大师现在遭了难,咱们竟然要躲起来,这怎么能对得起大师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番话让李敬之与白弗一阵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实话实说,他们夫妇俩为了替袁河打听情报,全家倒霉十几年,情分已经算是偿过,关键他们选择隐居,并不是因为胆小怕事,以袁河的神通,根本用不着他们出力,反而会是累赘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们一时之间给李婵娟解释不清,只在心里暗叹,女儿与他们生分了,想想也是,女儿六岁时被他们抛在宏愿寺,一晃十几年不见,又如何能贴心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婵娟见父母神态有异,觉察到自己的冒失,她赶紧搀住父母手臂,展颜笑说:“女儿不是在为难爹爹与娘亲,大师这么厉害,他未必需要咱们帮忙,但他孤家寡人,些许琐事总归用得着咱们,他能施展入微术,替他跑跑腿没甚么危险,咱们何必隐居呢,女儿觉得,往后应该与大师多多往来,勤加走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之与白弗听罢,俱在缓缓点头,他们并非赞同女儿的说辞,而是欣慰女儿的脾性,在娘胎时已经开始遭难,身上却无一丝戾气,反倒出落的善良纯正,也心有主见,未来可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袁道友,婵儿不知道这其中轻重,你来和她解释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之与白弗认为袁河也会赞同他们避世隐居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却没有回应,忽地展开东游翅:“先抓古鼎老道!此人身份也可能被蛮族获悉,不能让他遁入东莱岛,必须提前截住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毕,紫气已经裹住三人,瞬时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咆神谷位于人族祖境的腹地,此时古鼎老道正穿行于崇山峻岭之间,因他担忧袁河追击,全力驱使他携带的遁宝,一刻不停的赶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常居东莱岛,此岛挨着孤月境,只要他返回了老巢,处境将绝对安全,他自认无论袁河神通有多强,也奈何不了他,他老巢内供奉一尊朝元老妖,会替他阻挡一切来犯之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有迫切,不多时就已掠出人族祖境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他刚刚抵达海上,忽感袖口的储宝囊传来异动,有件法宝在不受驱使的颤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这柄雷元槌出了什么问题?’他不由暗惊:‘莫非李敬之在槌上做了手脚?’

        他即刻散开神念,搜查附近海域,他判断李敬之偷偷给雷元槌打了追踪印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方圆百十里空无人迹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要把雷元槌取出,仔细检查,只听砰!的一声,储宝囊竟然直接崩裂,一颗霞光星斗从中蹿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星斗起初微不可察,瞬间扩涨到丈许,结成一座六角状的立体星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近在咫尺,根本来不及躲避,眨眨眼的功夫,肉身已经困于笼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澎湃吸力随之蜂拥,在他身上盘卷一搅。

        扑腾!

        星笼直落海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古鼎老道本以为会撞到海底污泥里,环境却陡然变幻,如似瞬移一般,星笼一下脱离海水,就此置身在一方霞光照耀的空间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古鼎老道一直处在流动状态,视线模糊不清,直到此时星笼静止,漂浮在半空,他才看明白自己的遭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被镇压了!

        但他被镇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透过星笼,首先窥见到一头擎天白猿,正冷漠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眼光说不出的可怕,锐利如锋,直落心田,劈斩肝胆,致使他神绪混乱,精神刹那间虚弱到极点,不可抑止的颤栗惊惧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猿释放的意志如似天威,古鼎老道慌张的垂下目光,不敢再看第二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能有这等滔天威势,难道它就是诛灭九目神灯的长耳猿?但长耳猿什么时候长出白毛了?’胡思乱想一番,目光已经俯视到地面,古鼎老道脱口便叫:“是你在偷袭老夫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见袁河站在白猿脚下,这才明白伏击自己的是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把抓来漂浮身侧的雷元槌,准备施法破笼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星笼忽然涌出吸力,罩住雷元槌,一下摄到笼外,被袁河擒在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雷元槌是件残破灵宝,他无法使用真血祭炼,驱使全靠御宝诀,袁河能抢走,并不算稀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咬牙关,又把霓光鼎从体内吐出,这是他的本命法宝,袁河应该夺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鼎中封印着他精心豢养的数万头光虫,他能否破笼逃生,希望全在这座宝鼎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让他傻眼的是,宝鼎尚未驱使起来,星笼吸力再度爆发,生生斩断他与本命法宝的联系,他眼睁睁看着宝鼎遁出星笼,重蹈雷元槌覆辙,却又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体内还藏着什么宝贝?”袁河托鼎在手:“大可全部吐出来,你吐一件,我收一件!”

        古鼎老道抽抽嘴角,心里不由冒出寒意,袁河见宝就摄,见物就吸,他哪还有半点机会?咕哝着问:“你到底使了什么邪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使的是‘众星祭月’,在落星洞天内施展这一道猿术,星月并不会显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没有搭理古鼎老道,一掌拍开霓光鼎,释放了鼎中的数万头光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辛辛苦苦对古鼎老道围追堵截,正是为了这批虫妖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前他施展东游翅追踪,直接超越了这老道,抢先埋伏在海边水域,等这老道途径时,他一击成功,先把老道锁在星笼内,尔后挪移到洞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古鼎老道一直以为袁河偷袭他,是为了报复他困镇李敬之与白弗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此时袁河打开霓光鼎,等数万头光虫飞出来,排着整齐有序的队伍,飞向白猿旁边的那座山头,古鼎老道才如梦初醒,渐渐明白了袁河的真实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打望看去,那山上种着一颗桃树,树中搭建一座紫色虫巢,李敬之与白弗全都站在树下,两人合托着童子枯叶螳螂的妖躯,送入巢孔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外还有一位妙龄少女与一个挎着花篮的宫装女修,样貌极是出尘娟秀,两女同样捧着一具昏迷虫躯,那是一头火红色的蝶妖,正在往巢孔里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