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56章 碰撞

第356章 碰撞

        “袁道友,你既然与小女见了面,应该已经获悉‘炼荒池’的情况,这座祭池极其可怕,一旦灵霄族寻到‘太炎神血’,唤醒池灵,到时无论你藏在什么地方,都逃不过他们的祭杀!时不我待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之身处危局,却急不可耐的替袁河出谋划策,倒不是他真就守义到忘我,而是炼荒池开祭之日,他道侣与闺女全要遭殃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听罢,却不显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炼荒池虽然霸道,但应该杀不了他,因为镇星白猿没有对他示警,落星洞天自成一界,炼荒池的祭力未必能穿透。

        八年前他从李婵娟那里得知炼荒池存在,当时就找镇星白猿打听过,并没有得到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回应,就意味着事态不严重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不由心想:‘这些年来,镇星白猿只交待我一件差事,就是给妖族先贤竖立神祗,这批神祗是不是与克制炼荒池有关啊?’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回忆起五大神祗的灵影,其中有一个拄着孤拐的糟蹋道人,此人双腿不一样长,左脚似乎有残疾,偏偏头顶又悬浮有灵犬法相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莫非……’袁河很快把这些事情窜联起来:“莫非此人是天残魔祖与咆神魔犬?五大神祗是月蓬五祖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觉得可能性极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由镇星白猿指引,他已经并不怵炼荒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问李敬之:“太炎神血是什么血脉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之并没有把炼荒池的底细彻底打探出来:“我了解并不全面,应该是洪荒时代的异血,因为此血只能在月潮山才可以找到!

        当年你渡海过来,杀掉凌霄宫一位元神真人,导致此派对你通缉,我与弗儿便想寻你,好出把力,途中遇见一群凌霄门徒在猎捕猿尸,他们曾言:‘等宫主在潮山寻来太炎神血,不管那泼猴逃到哪,都躲不过炼荒池的诛灭!’”

        月潮山每隔三千年开山一次,但倘若是凌霄宫主这种级数的修士,则可以借用灵宝在山中穿行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具体能待多久,袁河暂时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按照李敬之的说法,针对袁河的祭祀尚未发动,那就证明凌霄宫主还没有找到太炎神血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仍有弥补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聊到这里,袁河长耳一竖,探听到翅膀忽煽的声音,有大股修士从咆神谷外掠入战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先去把这些蛮族给料理了!”袁河掐指一弹,把一颗星笼附在雷元槌上:“斗法期间,古鼎老道有可能逃离战场,若他摄走雷元槌,你不要阻拦!”

        叮嘱了李敬之,袁河转身遁出七虫七光锁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之暗自苦笑,他修为已有紫府后期,即使打不赢古鼎老道与步谷老祖,但收拾一批蛮修喽啰还是能易如反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却瞧不上他的本事,明明可以营救他脱困,却放任他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禁心想:“这位恩公的神通到底强到什么地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当年在东洲地洪泉内与袁河分别,直接被露水红鱼传送到深海,并没有目睹灭真天廊大战,若非凌霄宫发布通缉令,他根本不知道袁河诛灭九目神灯的壮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婵儿,快把袁前辈和你的见面经过与为父讲一讲!任何一个细节都不准遗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缘前辈?”李婵娟呆愣片刻:“怎么就是前辈了?爹爹,化缘大师比你还高一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直喊他化缘大师,是不是他化形为和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爹爹,你先回答女儿的问题!你和化缘大师是如何认识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好,爹爹先讲!”李敬之尚未讲起,白弗又在一旁询问:“婵儿,你的伤好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婵娟左耳听爹,右耳听娘,一句话也须重复两遍:“八年前已经好透,化缘大师偷偷给女儿疗伤,不让女儿知道,如果不是他,女儿再也见不到爹爹与娘亲!哎,就是宏愿寺已经被毁,师姐也失了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宏愿寺被毁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人问题太多,也太乱,各自从头讲述。

        出奇的是,他们被困法阵,却一点不担心,这显然是出于对袁河神通的绝对信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边袁河已经返回古鼎老道与步谷老祖斗法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环顾一看,古鼎老道正占据上风,他的虫军数量众多,豢养的虫类也是稀有根脚,偏又手持灵奇法宝霓光鼎,能驱使宝鼎布置虫阵。

        步谷老祖虽有数十门徒,且都驯养有虫奴,却只能勉强防御,而不能组织有效反击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大半时辰的鏖战,门徒已经出现伤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姓步的,把枯叶螳螂交出来,兴许老夫会发发慈悲,给你留下几个幼苗!”古鼎老道放言要灭门,实则是威逼之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一介野修,无论神通再强,也决计不会与一个大族群结下血海深仇,否则往后只能东藏西躲,无始无终被追杀,他目的仅仅是让步谷老祖知难而退,顺便取回枯叶螳螂,给李敬之一个交待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低估了蛮族修士的行事风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尚未得到步谷老祖的回应,忽感一阵妖风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风势狂暴凶猛,绕着虫群狠狠一吹,那些妖气浅薄的小喽啰俱是身形不稳,止不住的翻起跟斗,虫魂也在同一时间陷入失控状态,竟不再听从霓光鼎的驱使,一个接一个瑟瑟发抖,无法继续维持虫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妖孽在作怪?”

        古鼎老道赶忙朝天搜查,见有团团乌云自天横压,坠入咆神谷以后,云雾一散而开,显露出了真实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凝神一望,颇多吃惊,漫天都是蝴蝶,数量与他的虫群已经大致相当,遮蔽了方圆数里的空间,关键是纪律严明,队伍整齐,它们在半空组成棋格状的阵位,每一队都有半化形的蝶将统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蝶妖,难道是通天派的援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古鼎老道刚刚想到这里,蝶虫已经发起攻势,齐头并进扑向他的虫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时仍有一丝斗法意志,他的底牌尚未使用,七虫七光锁才是他的杀手锏,如果尽出全力,他认为自己未必会打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当两股虫军接触以后,他即刻改了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蝶群好似一柄重锤,隔空齐齐挪位,一下突入虫阵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股碰撞的力道如同屠杀,一击就把他苦心搭建的虫阵砸个稀巴烂,麾下虫儿的尸体呼啦啦从半空坠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