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46章 心化铁石,身变苦海(下)

第346章 心化铁石,身变苦海(下)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本欲追问炼荒池底细,三颗舍利子忽入猿躯。

        磅礴法力瞬时灌体,触动他所祭炼的灵台,并自行运转,一时之间,他竟不能控制自己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三观尊者正以他身躯为桥梁,借台施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心知外边的斗法已经到了关键时刻,便没有打扰,耐心配合三观尊者反击强敌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已经是初晨。

        三观尊者的法相高坐天际,在绚丽朝霞的映衬下更显庄严。

        绵延千里的慈恩山上,他一相独耀,辉照众生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他借用袁河灵台佛力,法相随之变幻,渐有水流环绕于身,水波漫天扩散,笼罩整座慈恩山脉。

        山间的宏愿门徒尽数被牵引,一个接一个腾空飞来,携着苦海波光,犹似星斗一般,簇拥在三观法相四周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徒虚空跪倒,朝他叩拜:‘尊者大德,解世人忧,扬世人善,怜世人悲……’他们年年月月打坐参禅,入门后首先诫告醒身,崇敬他们所参之佛,笃信他们所拜之师,越在危亡关头,越要坚决卫其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眼下局势已到穷途末路,三观尊者被强敌围攻,自身难保,他把门徒全部招至身侧,想必是垂死前的最后挣扎,准备施展秘术与敌拼个玉石俱焚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或者,三观尊者会放弃抵抗,带着门徒们圆寂在此,自行了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无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宏愿寺历代佛士,主张戒杀、戒憎、戒怒、戒恨,他们复仇的心理本就不强烈,即使他们是莫名其妙牵涉到这场灾祸里,打斗了七天,很多门徒至今搞不清楚为什么会挨打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疑惑归疑惑,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,无论三观尊者做出什么样的决断,虔诚门徒都决心追随,至于那些意志不坚决者,他们受困于苦海波光,逃脱无门,也只能跟着三观尊者一条路走到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佛宏愿!化一切恶,度一切苦,破一切劫!”

        门徒们万众高歌,渐有视死如归之像,任凭刀光剑影从四面八方袭来,他们俱都不再动弹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小乘寺为首的劫掠修士,见他们扎堆在一处,只顾念诵佛经,却不反击,等同于引颈受戮,无不是争先恐后加强攻势,可惜三观法相赫赫生威,释放的苦海波光庇佑万千门徒,诸法不伤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随着长弥、问静、厉利联手祭出一座九层佛塔,悬抛出去,定于三观尊者上空,看去无懈可击的苦海防御,就此陷入松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佛塔灼烧一层殷红火焰,炽热火浪潮水一样向外横扫,瞬时蒸发三观法相释放的浓郁波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法相之力一经削弱,宏愿门徒的惨叫声便开始密集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穿梭慈恩山间的丁老祖与白芷兰忽然止步,仰头望天,见有数百位门徒抵御不住佛塔火焰的侵害,肉身化作一颗颗火球,好似陨石天降,拉出长长的烟雾,俯冲大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红莲浮屠!”丁老祖一眼认出长弥三人所祭的佛塔:“传闻小乘寺内供奉了八件镇山灵宝,论及威力,这一座红莲浮屠仅仅排在末尾,但杀死一尊窥真期尊者,却也能轻而易举了,三观老和尚命不久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死的好惨!”白芷兰的眼线集中在那些燃烧的门徒身上,她凄意难掩:“三观尊者究竟是在做什么?既然他对抗不了小乘寺的镇山灵宝,就该疏散门徒各自逃命,为何把门徒招至身侧,平白送掉性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何?”丁老祖哼了一声:“人之将死,都会疯狂,三观老和尚也不例外,他应该是把门徒当成了挡箭牌,这世间的修士,为了自己活命,什么歹毒的事情都做的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宏愿传的是慈悲佛法,三观尊者是大德圣僧,他连一介凡女都愿意耗费元气实施营救,又怎么可能害其门徒?”白芷兰也不知哪来的勇气,脱口顶撞丁老祖:“前辈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贤者之腹!”

        丁老祖并没有动怒,他笑道:“修为越高,越是怕死!即使宏愿门徒死光,三观老和尚也不会在乎!这些佛士的慈悲,不过是为了提升道行,你还真当他们清心寡欲啊?白丫头,你不合适修佛法,还是跟着老夫转修魔道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事实摆在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三观法相附近的宏愿门徒,正拿性命抵御着红莲浮屠的攻势,怎么看都像是一道挡箭的屏障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白芷兰受教于正人君子李敬之,不到最后一刻,她仍旧选择相信三观尊者:“如果前辈判断对了,修佛修魔都是一样,假如前辈讲的不对,请你开开恩放我离去,咱们各寻各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丁老祖点头应承,心里却觉白芷兰的言语十分可笑,对又怎样,错又怎样,魔族偏爱出尔反尔,你能奈何!拳头不够大,你提个鸟的条件,你家老师把你教成这种德性,也不知是怎么修到紫府期的?

        没过一会儿,忽听一阵雄浑梵音响动天穹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三观法相在铿铿而语:“我愿心化铁石,身变苦海!定参一千年,不思不念,再参一千年,不虑不忧,后参一千年,不生不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每说一个字,法相就坍塌一分,待他说完,法相已经溃为滔滔水泉,如云似雾,高挂于天,又隔空翻滚,汇为一记擎天佛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掌横亘千丈之距,犹如遮天巨幕,让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    掌上浪涛四溅,气势滔滔,隔着百里远,都能感受其咄咄威压,任谁一看,就知三观尊者要施展大神通,除宏愿门徒,及对阵的长弥、问静、厉利三人,余者纷纷远遁,一口气撤出三五百里,生怕被佛掌即将实施的打击给波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让众人意外的是,佛掌成型不久,掌心处忽然裂开一道水流旋涡,也好似一张噬人巨口,开合之间,已把在场的数千宏愿门徒尽数吸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盘踞佛掌上空的九层佛塔也没能幸免。

        呼!的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遁入旋涡,再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长弥与问静失了镇山灵宝,顿有急态显露:“三观,你把我寺的红莲浮屠镇到什么地方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知道?好!贫僧这就送你过去!”三观言罢,佛掌凌空挪位,滑至长弥三人上空,当头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犹似天盖掉落,从几十里的高空巍巍下坠,直入慈恩山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一掌拍碎‘舍利殿’所在的主峰,夷为平地,林木花草尽数碾为粉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力道惊天动地,似有强震爆发于此,方圆几十里的空间都被震的颠簸起来,浑浊尘土拔地上扬,蹿至高空,遮天蔽日,狂暴之状宛如末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掌过后,天地间陷入死寂,再无一丝声响发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远方的观望者全被震慑于原地,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直至烟尘荡尽,那几位三花境老怪自持法力高深,显露身影前来查看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见‘舍利殿’的废墟处,浮现一条数丈深的五指深坑,但坑中除了废土,已是空空无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弥、问静与厉利去哪里了?以三观的修为,一掌之力绝对杀不死他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记佛掌不为毙敌,只为传送,难道他们被三观挪移到了某处险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险域?能有多险?在封真遗地内,无论什么样的险域都不能把三花境修士拖入危局!除非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几个老怪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转头东望,视线跨越深海,投注在一座巍峨山峦上:“月潮山!只有潮山之火才能焚杀世间一切修士!但三观如此做,他自己也绝难活成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致推断,三观尊者是在危亡关头,发狠拖着长弥、问静与厉利,共葬于潮山当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