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44章 心化铁石,身变苦海(上)

第344章 心化铁石,身变苦海(上)

        佛指灵影犹如天坠星斗,劈头笼罩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附近修士只觉一股佛光在眼前爆闪了一下,这光炽烈明亮,导致他们情不自禁闭上双目,再度睁开时,袁河已经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位凌霄宫的紫发首领本在束手待毙,袁河施展的‘千手葬花’就似屠刀临头,锁死他肉身,让他反抗无策,陨落念头已在心中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在这性命危亡的关键时刻,高空竟然飞落一记佛术,直接把屠刀摄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险!那和尚到底是谁,他所用神通足以把我瞬杀当场,难道是宏愿寺里隐遁的朝元老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感应到致命杀机在身上溃散,深舒一口冷气,悄悄拭去了额前汗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真是劫后余生的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仰望高空,刚才的救命佛术是来自三位大威尊者,具体哪一位,他感应不到佛力源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次他奉命赶赴广安岛,联合金戈族诛灭宏愿寺,此寺的创派祖师三观尊者肯定不会救他,他便笃定是小乘寺的两位元神前辈在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赶紧竖掌作揖:“多谢长弥圣僧、问静贤尼庇佑之恩!”

        长弥即是驱使菩提树的青年佛士,问静是那一尊金面金睛的尼姑,这两人是攻打宏愿寺的统帅,三千小乘门徒皆要听他们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都已经修成元神,宏愿寺的开派祖师三观尊者自然要由他们来对付。

        七天前他们兵临慈恩山下,那时已经与三观尊者斗法于天,鏖战到今时,双方仍旧没有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们一左一右实施夹攻,三观尊者只能被动防守,早就丧失反击之力,等到三观尊者法力耗尽,终究要难逃归墟之劫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见到三观尊者忽然挣脱战圈,送出一缕佛识到地面,行为非常诡异,令他们揣摩不出意图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了一会儿,三观法相骤起变化,原本散射佛光的千丈金身渐渐趋于黯淡,身上诡奇般开始演化水流,整具佛身就像是被融化,慢慢转为灵液之状。

        变幻期间,水波凶猛荡漾。

        绵延千里的慈恩山脉很快被波力笼罩,那些藏身于山间的宏愿门徒,一个接一个被波力牵引,从四面八方升腾而起,隔空投奔于三观法相。

        晓方罗汉与悟德行者第一批感应波力,身外悄无声息涌现一层水幕法圈,这圈骤一成型,他们肉身就失去了控制,拔地跃空,不由自主冲天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那十几个修士见状,一股脑围拢上去,试图把他们师徒击落,但那层水幕是由三观法相所凝结,根本破坏不了皮毛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丁老祖已觉有机可趁,飞身掳走金刚竹尸,尔后携着白芷兰逃之夭夭,又去下一处战场趁火打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弥圣僧,问静圣僧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腾空的宏愿门徒越来越多,围攻者一律无功而返,只能向长弥与问静求教,可这两位首领也被弄的一头雾水,迟疑难决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长弥垂首下望,目光分别瞥向慈恩山脉的四个方位,这几个地方俱有与他修为相当的盟友,可惜无暇分身,他们正在狙击孤月境与三祖境赶来支援宏愿寺的元神真人,无法参与围杀三观尊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场大战,截至目前为止,已经吸引来十一位元神修士,但仍旧不是全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最后瞥向位于慈恩主峰的‘舍利殿’,送出一缕传音:“厉利居士,宏愿开派不足万载,他们积累的朝佛三宝配不上你的身份,你且到这里来,此派最重佛宝都在三观逆修身上,待灭了他法相,贫僧取走他舍利,金身归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‘舍利殿’人潮涌动,剑光乱舞,数百修士合力攻打殿外禁制,人群后方的一片碎石间,站着一位不起眼的驼背老头,听见长弥的召唤,他眯着眼睛抬望过去:“就怕有命拿,没命享用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驼背老头是野修出身,他做事只看利己弊己,门派相争、族群恩怨在他眼里都是狗屎,他闻都不闻:“三观老和尚已经被你逼的走投无路,这阵势像是要带着门徒自烧元神,与你同归于尽,我还想多活几年呢!长弥大师,传闻你小乘寺有四位高僧走到三花境第二步,随便派一位过来,翻手就能把宏愿寺屠灭干净,又何必让你冒风险?”

        长弥笑道:“你过于高看三观逆修了,在贫僧与问静贤妹联手之下,他没有能力置贫僧于险地,贫僧邀你前来,也不是让你直面他,只用从旁辅助,助贫僧祭宝而已,这宝贝是吾寺掌院尊者所赐,我们联合驱使,就算三观集合了所有门徒,也可瞬灭他们于当场!你若害怕,那便算了,左右他死期已至,不过是拖延时长与时短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的轻描淡写,其实是另有苦衷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乘寺与凌霄宫的统御者们早在三十余年前已经受到牵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厢斗的火热,此时月潮山下也风起云涌,五境道宫早就开始对峙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收拾长耳猿,两派合力铸建‘炼荒池’,秘密拿妖族祭祀,消息走露后,孤月境与玄都境的妖魔纷纷炸毛,非逼着两派毁池不可,否则就开战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两派道祖考虑深远,他们目的是祭杀长耳猿,如果能通过炼荒池杀掉这个祸害,他们会让五境道宫重复往昔的平静,不会撕破脸皮,毕竟这种战事一旦爆发,道祖也有陨亡之忧,即使他们侥幸打胜,数万年内也别想恢复元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长耳猿命硬,炼荒池也能躲避过去,到时他们被逼无奈,只能不惜代价全面交锋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长耳猿不现身,大战不会爆发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炼荒池却是不稳定的导火索,小乘寺与凌霄宫不给妖魔两族一个交待,早晚擦枪走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攻打宏愿寺,就有可能引爆火线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防止大战提前爆发,小乘寺与凌霄宫的核心弟子全都留守本院,三花境高手也轻易不能动弹,万一长耳猿在这时显露踪迹,他们需要抓住时机驱使炼荒池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这些机密情况,长弥不会透露给野修出身的厉利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厉利听了长弥的话,开始讨价还价,非要长弥多给些甜头,否则就不涉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个老家伙秘密磋商时,殊不知杀机正在逼近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突然现身于战场,让三观尊者有了反败为胜且绝地反击的契机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袁河又在哪里呢?

        一口佛泉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三观尊者施了一记佛指,直接把他瞬移到了宏愿寺的佛光泉,并对他言道:“昔年贫僧闯探月潮山,发现宏愿佛陀遗留的佛池,坐禅一甲子铸就元神,但佛陀衣钵博大精深,贫僧窥视百不足一,为追朔佛陀洪荒传承,贫僧摘了心脏,留于池中!今次大敌入侵,覆灭就在旦夕之间,贫僧不得已出此下策,召施主入我本泉内,想请施主助贫僧一臂之力,接引贫僧门徒前往佛陀池界,躲避这场杀劫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