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43章 千手葬花

第343章 千手葬花

        这柄葫芦毒宝是丁老祖采集魔血炼制而成,狠毒无比,葫口开启后,能散数万粒血砂,雨水一样抛打出去,触人即蚀,见宝就污。

        为毕功于一役,他下手果断,把整座战场尽数圈中,葫芦一出,血砂漫天狂降,不分敌友实施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尔后捏出一口薄如蝉翼的飞刀,指尖在刀身轻轻一敲,旋即陷入隐形,蓄势待发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目光紧盯敌方的四位紫府修士,谁若神通不足,在血砂打击下乱了阵脚,那么谁就会成为他飞刀袭杀的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那四人有数量优势,围攻晓方罗汉与悟德行者游刃有余,斗法期间始终眼观六路,秘密监控着附近局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见血砂忽然抛落,俱都不慌不忙,各祭一宝悬在头顶,从容应对,同时还有余力照顾旁边的金丹期喽啰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瞅着血砂越降越密,形成一幕雨帘,把方圆数里全部覆盖,但他们都没有闪避半步,仍旧稳稳镇守在金刚竹尸四周。

        倒霉的只有晓方罗汉与悟德行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听“啊!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血砂蚀穿悟德行者的护体佛光,渗落肩头,身穿袈裟瞬间黑糊一片,他肌肤刚刚沾着毒砂,顿觉刺骨疼痛传遍全身,忍不住惨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若非晓方罗汉及时出手,取一佛箓封住伤口,阻止了毒素蔓延,整条手臂非要被腐烂为一滩血水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师徒俩面对十余位修士围攻,本就捉襟见肘,那丁老祖也是心黑,释放血砂前不作提醒,结果导致友军被重创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芷兰见此一幕,急的大叫:“前辈,你的毒雨伤到悟德师兄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伤而已,要不了他命!”丁老祖抬臂一指,血砂凌空移位,自晓方罗汉与悟德行者头顶脱离,露出一道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他才传音给晓方罗汉:“你还等什么,还不快撤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晓方罗汉皱皱眉头,他能坚持到现在,全靠金刚竹尸保护,即使要走,也须带着竹尸一块走,否则他抵御不了周围修士的追杀,但血砂演化为一条环带,紧紧缠着竹尸,他根本无法收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禁朝丁老祖藏匿的方向瞄了一眼,心想这释放血砂之人居心不良,自己若是带着徒儿逃走,必会被追撵,到时竹尸就会被对方抢走,但若不逃,难保对方不会再拿血砂攻击他徒弟。

        ‘真是阴险!’晓方罗汉暗骂一声,扭头看看悟德行者,已近昏厥之状,经不起第二轮的血砂腐蚀,他顿一咬牙,冲天飞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出所料,他肉身一动,附近的十余位修士全都如影随形,这批人的目标并非竹尸,唯他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丁老祖一看,心里大乐,只要双方离开此地,竹尸就能成为他的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没有高兴太久,也就片刻功夫,那晓方罗汉与悟德行者就去而复返,重新降落于竹尸肩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横亘数里的血砂雨帘,似是被一股吸力牵引,一股脑消隐在原地,再不见任何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丁老祖不由愣住:“是谁破了老夫毒砂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能感应到施法者的方位,就在他身侧,但无论他如何搜查,却始终空空无物。

        疑虑之间,那批围攻晓方罗汉的修士,已经把目光投放了过来,早前毒砂骤起,局势不明,他们虽捕捉到丁老祖祭葫的位置,却没有机会出手,此时毒砂已灭,晓方罗汉与悟德行者又没有走脱,他们自然不会再放任丁老祖故弄玄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藏头缩尾的东西,滚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些修士几乎同时出手,一击就逼显了丁老祖的原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子,丁老祖再不能秘密偷袭,他要么光明正大与对方斗法,要么就此撤离,双方隔着十几里远,他若铁了心逃脱,仍有机会避开战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丁鹰道友,你不在玄都境逍遥,跑到这里做什么?”对方有四个紫府修士,那凌霄宫与小乘寺门徒见了丁老祖容貌,很快认出他身份,见他不是单枪匹马,先行质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丁老祖皮笑肉不笑:“听说宏愿寺有热闹可以看,老夫闲来无事,便来瞧一瞧,你们继续打,老夫两不相帮,告辞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并非虚言欺诈,他所说正是心中所想,既然方位暴露,那就跳脚开溜,他才不会和旗鼓相当的对手拼个死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那几个紫府听了,也没有拦截他,毕竟他不是主要的狙杀目标,这次小乘寺与宏愿寺大动干戈,浑水摸鱼者多不胜数,整座慈恩山脉内,任何一处战场都存在像他一样伺机抢宝的野修,拦他费时费力,功劳却极小,不值当。

        丁老祖见对方不向他出手,乐见其行,示意白芷兰与两个同伴立刻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芷兰担忧晓方罗汉与悟德行者安危,却是不动,她已打定主意,非得参与营救不可,但丁老祖早知她心性,一把擒住她手腕,强行迫使她随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芷兰受制于他,心头涌生怒意,正欲挣扎时,忽见战场爆发惊变,一位青袍僧士不知从何处潜伏过来,拔地蹿上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形极是敏捷,神通也不一般,竟以金身佛体直接欺近那十余个修士,认准那个凌霄宫的紫发首领,挥拳猛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记拳头刚刚探出来,瞬变为一排臂影,或抓、或握、或指、或勾,层层叠叠,封锁在紫发首领周围,齐头并进攻其肉身。

        丁老祖看见青袍僧士出招,已知这是早前破他毒砂之人,神通应该在他之上,他顿时止步,准备观望一会儿,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芷兰也已经冷静下来,盯着青袍僧士的面容一看,她满脸都是意外之色,‘化缘和尚!’

        她认出了袁河身份,这一刹那间,昨夜李婵娟的失踪,以及那批金戈头陀的销声匿迹,她就此有了明悟。

        ‘他即有这么强的法力,收拾红梅仙庄的金戈头陀,该是易如反掌,那些头陀突然舍我而去,想必不是为了追杀婵儿,极可能是被他施法逼迫,全部吓走了!婵儿是不是被他保护了起来?’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白芷兰已是精神大振,她本想把袁河身份透露给丁老祖,但刚才丁老祖毒伤悟德行者,又不搭救两人,她已不再信任这位魔族修士,便忍着不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说,丁老祖却偏要问她:“这位大师是谁?他所使是什么神通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冷着脸摇头:“晚辈也不知,他不是宏愿寺的门徒,料想是晓方罗汉的好友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讲了这一句话,那十余位修士已经缓过神,齐齐出手,开始围攻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见袁河忽一竖掌,口中铿铿念诵几句佛谒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身就此脱变,背后佛光大盛,演化出千百条臂影,忽又一合,臂臂连环,一举把那紫发首领钳困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神通刚一施展出来,盘坐高空的三观法相顿有感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观莲落泪,千手葬花!’

        三观尊者微微垂首,把目光投放到地面,锁定了袁河的千手佛躯:‘他来了!’

        看罢一眼,佛目中映出一座巍峨山峦的灵影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影中闪亮一颗金点,若是走近些看,会发现这金点具有池泉之形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贫僧受你所累,须得借你观莲佛法一用,偿掉这一因果!’

        念及此处,他轻抬佛指,点向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千手葬花’是袁河从观莲三葬中领悟出来的第一道神通,他行前已经做好盘算,只以佛法对敌,今次遇着凌霄宫门徒,他先拿此人检验‘千手葬花’的威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施法才一半,即被三观尊者感应,一记佛指点下来,生生截断他袭杀凌霄门徒的企图,威能自然也试不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