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39章 斩生

第339章 斩生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袁河没有亲眼所见灵霄族的祭祀过程,但从李婵娟的只言片语里,他已预感到一场专门针对他的血祭正在酝酿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已经筹备完成,只等袁河现身出来,就能拿他开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封真遗地的猿族被灵霄族大量擒拿,取走尸体能祭什么祀?无非是为了对付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之与白弗极可能是发现了其中内情,这才冒着危险抢夺尸体,可惜两人修为不足,反受其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母在三十年前已经怀了你,按照常理你应该已经成年,为何仍是童女之身?与你所患重疾有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李婵娟点点头,语气变的迟疑起来,许是害怕袁河听了她的出身来历,不再善待于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秉性纯正,从不撒谎,斟酌一会儿,还是给袁河透露了实情:“我娘亲中了邪法,我也没有幸免,我爹爹素手无策,便求到了宏愿寺,寺里的尊者前辈亲自出手,治了足足二十年,也仅仅是医好了我娘亲,这期间我一直在我娘亲肚子里,大师,听上去很玄乎,但这是佛门圣僧的神通,你可不要认为我是妖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她的这番话,袁河已经明白过来,她只所以受伤,竟是与自己密切相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我们出身相类,贫僧也不是十月怀胎所诞。”袁河煞有其事:“我母崇佛,怀我三年六个月,仍不生产,一日梦见佛陀云游途径,抛一佛珠送入我母怀中,待我母醒后我才降世,并言我与佛门有缘,自幼把我送入寺院,剃度为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李婵娟从出世到现在,寿数只有十年,因为顽疾缠身,迟迟不能启蒙修行,但日常惯爱听修真界的种种传说,她知道人族当中也有异类根脚,这并不算反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袁河言行举止与普通凡僧区别太大,虽然他总能找到合理借口遮蔽过去,但巧合太多,难免会引起李婵娟的再度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,你即是托梦降生,应该是某位圣僧转世,佛门参修轮回因果,你上一世的老师肯定会接引你,难道你还没有遇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此时对袁河三分好奇,七分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今无缘觐见我母梦中所见的佛陀,贫僧行走天下这么久,其实也是为了寻他,料想是贫僧机缘未到罢。”袁河叹了口气,说的好像真事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多谈自己,又问李婵娟:“你爹娘遇到麻烦,为什么跑到宏愿寺求援?他们与这座寺院有交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止是交情这么简单,我爹爹与宏愿寺有同门渊源,因他替宏愿寺补全了一部真传佛经,受到极大礼遇,特赐他宏愿罗汉的贤位,我爹爹虽未剃度,却也算宏愿门徒,对了大师,你知道佛门贤位吗?”李婵娟见袁河摇头,准备从头讲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却止住她,先问了一句题外话:“聊了这么久,还不知令尊名讳,想来是得道高士,等来日见面,贫僧须得当面求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婵娟展颜发笑:“我爹爹见了大师你,也一定会欢喜的很,他对大师你这种天赋慧根的佛僧,历来热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到此她报上父名,正是李敬之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之参悟一套佛经《金华佛识》,这是佛门八大佛纲之一,专炼金华佛光,‘华’有花形,佛相为莲。

        宏愿与观莲一脉俱都参悟金华大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婵娟并未透露李敬之是从何处获悉《金华佛识》,但袁河知道他肯定是从露水红鱼中继承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百多年前李敬之仍是金丹修士,但他佛缘深厚,研修佛经一日千里,甲子前已经冲到紫府后期,若非遇上袁河之事,他能把‘十二品金莲台’筑就圆满,进阶朝元期。

        宏愿寺的开派祖师三观大师同样参悟莲台,甲子前他的徒弟晓方罗汉在外游历时遇上李敬之,曾联手狙杀一毒修,见其一介俗修却懂金华佛法,三番五次的邀请,李敬之盛情难却,便去宏愿寺盘亘了一段年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期间李敬之得知宏愿寺衣钵与露水红鱼出自同源,见寺中珍藏的《金华佛识》有残缺,给予补充完整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李敬之与白弗前去打听袁河消息,白弗不幸中了灵霄族咒术,求到了宏愿寺门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爹爹补全宏愿寺的佛经,尊者三观圣僧感念这个情分,亲自出手医治我娘亲,但我娘亲中的邪术太过霸道,我自出生就被这邪术附身,至今不能痊愈,尊者说,此术名‘斩生’,专毁寿元,本是从‘炼荒池’中孕化的咒术,一旦附身,寿元会慢慢腐蚀,我本能活满一百岁,如今却只能活十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婵娟年纪尚幼,这些事情都是从师姐口中听来,讲的断断续续,模糊不清,若是换一个修士,肯定搞不清这里边的曲折关系,但袁河一听就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追问:“那炼荒池是什么东西?你师姐曾说,找到‘雷元通气芝’就能救你,这灵芝是不是能克制炼荒池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婵娟了解不深,摇头道:“炼荒池好像是祭祀用的法池,我爹爹拼命抢回故友族人的尸体,就是为了防止这些尸体投入池中,这法池具体是如何盖成,那我就不清楚了,至于雷元通气芝,师姐说吃了这种灵芝就能救命,也不知是真是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见袁河紧锁眉骨,一副凝重神态,以为袁河在为难,她所讲都与修真界的大神通士有关,牵连颇广,即使袁河是高人,冒然插手想必也会心有顾忌,便说:“大师不必犯愁,今次能被大师所救,我已经感激不尽,大师不用再牵挂我的伤病,等我爹爹与娘亲回来,自有他们解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微微顿首:“这样也好,你先在此住下,假如你爹娘回归,必会沿着清珠河寻你,如你所说,你爹娘都懂法术,搜查到这里应该不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计划是继续隐居,开建观莲寺收集香火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炼荒池让他如芒在背,计划必须更改,这座法池像是专门针对他所开,他需要前去调查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取了一批干粮储放,尔后叮嘱李婵娟:“一夜过去,你师姐与那批凶僧的打斗应该已经落幕,贫僧要返回红梅仙庄查探情况,早前下山化缘时,贫僧邀了附近乡民,等一会儿,他会登山修缮寺院,见了他,你莫要吃惊,由着他做工就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婵娟一听要打听师姐下落,便想随行,袁河劝了她一句,凶僧若是打胜,有可能滞留红梅仙庄,等着抓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知自己身子弱,去了也是给袁河添乱,就不再争取:“那大师你一定要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重复着这些关切的话,把袁河送出庙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待袁河下山走远,她仍旧处在山顶,朝袁河招手,直至袁河身影消失她视线里,她正准备回庙,忽听一道声如洪钟的男音在耳边响起:“小姑娘,俺叫龙简,来给化缘大师盖房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