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38章 大师是高人

第338章 大师是高人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以入微术驱使惊蛰浮屠,封印在李婵娟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尔后抱着此女穿行在山野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把方圆百里转了一个遍,他找到一个不错落脚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座荒废破庙,居山而建,山脚流淌一条小溪,乘船西去十里地,可入浮萍镇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天明的时候,李婵娟转醒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庙宇破殿里,怔了片刻,想起昨晚的种种变故,一下从木板上跳起来,口里不停呼喊:“大师,大师你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出了庙门,却不见人踪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顿有些焦虑,正要下山仔细寻找,赫然发现自己脚步轻盈,除了有些肚饿,再无其它不适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又摸了摸自己脸庞,再瞧瞧双手,皮肤光滑白净,咒语导致的伤患全部消失,她已恢复了女童的初始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并无多少喜悦,反而疑云满腹,孤自寻思:‘我若发病,必须吞服尼陀丹才能压制身子易形,师姐施法时,来不及把丹药交给我,我应该变成一介老妇才对,如何恢复了原状?’

        她又打望四野,这破庙建在一座小山坡上,山脚有片竹林,林间有水流经过,她顺着水流远望,可以瞧见农夫耕种的果园,以及园外的小镇轮廓,环境相当陌生,一夜过去,那些凶僧并没有追来,想必是失了她的踪迹,此地距离清珠河与永安城肯定相当遥远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夜她惊吓过度,没有想到这些细节,此刻身子转好,处境又安全,她难免会浮想联翩:“大师是凡僧,不懂法术,绝难追踪到师姐的施法方向,他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越想越怪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脚步声忽然传到耳边,她迎前一看,见袁河手托一柄银白钵盂上了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醒了!”袁河笑道:“身体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婵娟对他身份起了疑虑,觉得他一半是凡僧,还有一半可能是隐世高人,偏又不敢追问,表情略显扭捏:“才醒片刻,大师你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抬抬钵盂:“去镇上化了斋饭!”边往庙里走:“饿了罢,那就不要傻愣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婵娟跟着进庙,抢着支起木桌,动作已变的小心翼翼,不过她见袁河始终挂着一副宽和笑意,心想大师待我这么好,即使他是修士,也必然是有道圣僧,我又何必怕他?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渐渐放松下来:“大师,我记得昨夜突然发病,你是怎么把我治好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病实在古怪,贫僧其实也素手无策。”袁河指指她腰间:“我见你随身布袋里装了丹药,想必能治你顽疾,就替你服了一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丹药?丹药都在我师姐身上装着呢。”李婵娟急忙查找,果真发现几颗亮闪闪的丹丸,与尼陀丹的色泽一模一样,她随之叹口气:“这应该是师姐随手放进袋子里,却忘了告诉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修行时短,甄别不出尼陀丹的丹力,只当是师姐放的,忍不住又问:“当时凶僧追杀我与师姐,大师你在船上,隔着那么远,你是如何发现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取一个馒头递给她,心里忽觉好笑,这小姑娘是起疑了:“咱们有一船之缘,你又心善,贫僧见你被追杀,有心出把力,谁知走到半途,忽然看见天上忽然蹿出一道白光,那光里有你,还有一头形似白狐的影子,贫僧其实心里也怕,怕你被妖怪捉走,但佛祖说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贫僧这才壮着胆子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……那不是白狐,是我师姐施的法术!”李婵娟赶紧把馒头塞嘴里,再不多问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娘是一头狐妖,她是人族与妖族的混血,情知世人憎恶她的出身,生怕在袁河跟前露了馅,她也确信袁河所说的话,因为那枚真麟就是她娘所留,极有可能浮现狐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心里也难掩失望之态,本以为袁河是一位隐藏的高人,原来是自己想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哎,高人怎么会轻易让我碰见,即使这些老前辈游历天下,恐怕也瞧不起我的根脚,绝不会提点教导。’

        她本来肚饿,但此时嚼着香甜馒头,却有一种苦涩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见她不再吭声,继续打听她的家世:“你到底是怎么受伤的?你携带的丹药治标不治本,你把病情原原本本讲一遍,说不定贫僧能找到根除顽疾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过大师好意……”她本想说,大师你研究一辈子也要无能为力,但大师热心救她,她可不能敷衍,当下把她得病的经过一五一十做了讲述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她才讲一个开头,杀机就从袁河心里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我爹爹与娘亲流落到封真遗地,只想找一个世外桃源修行,但他们古道热肠,遇上不平之事,偏爱管一管,师姐就是他们从一批恶人手里救下来,招在身边为徒,等我师姐长大成人,我爹爹怕引来非议,就说:‘一个弟子太孤单,不妨多收几个作伴!’

        我娘亲听了后,没有反对,却说:‘既然有弟子,那也该有孩儿!’于是便怀了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提到自己父母,李婵娟的心情即刻转好,仿佛什么忧愁都已经不见,讲述起来活灵活现,就似刚刚发生的往事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娘亲是在三十前怀了我,原本她和我爹爹想在一个清净之所抚养我,恰在此时,他们听闻一个莫逆之交的消息,那是老家的故友,他们放心不下,前去寻找,谁知途中遇上一场灾祸,这故友的家族被一个大门派追杀,不止杀人灭口,还用尸体举办祭祀,我爹爹与我娘亲不忍看着故友族人遭难,偷偷抢夺了几具尸体,也不知是怎么搞的,我娘竟被尸体连累,不幸中了祭祀,这劫难最终落在我头上,我的病在娘胎里已经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婵娟并没有隐瞒,她所说都是从父母口中听来,当初父母讲起这件事时,完全隐去了关键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边的‘老家故友’是谁,李婵娟并不清楚,其实是一头长耳猿妖,正宗的老妖怪,‘家族’也统统是猿猴,至于‘大门派’,不在封真列岛,而是位于凌霄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