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35章 不速之客

第335章 不速之客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口中说着:“奇怪,你脉象和缓从容,不浮不沉,观去并无异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早前在岸边见到李婵娟发病,袁河以为是中毒所致,此时查看过后他才得知,这女童是中了一种极其歹毒的邪术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宏愿寺是修真道场,寺内弟子都是修士,一旁的白芷兰已经炼至金丹期,以李婵娟的年纪,也该入了门庭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让袁河奇怪的是,她体内并没有真气流动,也可能是被邪术吞噬,导致了她的凡胎俗骨之相,单凭她自己,绝对抵御不了邪术侵害,这显然与露水红鱼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仅仅搭脉了片刻,已经捕捉到红鱼踪迹,有高人把红鱼封印在李婵娟的经脉内,演化鱼躯游走血脉,似在驱散邪术产生的咒力,但并不怎么成功,鱼躯的灵性已经被咒力破坏,甚至感应不到袁河渗入的一缕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邪术来历,袁河暂时甄别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说了,大师瞧不好我,但我还是要谢谢你。”李婵娟中咒时久,脸上并无沮丧,笑道:“宏愿寺立派年长,不少弟子的祖居就在这条清珠河的两岸,师姐本想带我去借宿,但我执意夜游,今晚恐怕要在河上过夜,大师若不习惯,等会儿到了梅山渡口,停歇也无不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回道:“贫僧独自游行天下,历来风餐露宿,在哪里都能凑合,也能习惯,小施主不必迁就贫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大师这般说,那咱们就在乘船直入永安城下了。”李婵娟仰头望天,皎月已经高悬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晚恰逢繁星密布,夜景唯美,她出行是为游玩,心情本该舒畅,可是看了一会儿,忽又垂下头,落寞的喃喃自语:“都说月圆时分,一家人应该团聚,但爹爹与娘亲一走三年,杳无音信,我都快忘记他们的模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芷兰听她感伤,急忙安抚:“他们去寻找救你的良药,一旦找着,肯定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却说:“可我只想他们陪在我身边,能陪一天是一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声音渐入轻微,倦意袭上来,她未能忍住,眼睛一闭,就此熟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睡,船上也没了吵闹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芷兰孤自抱着李婵娟闭目眼神,那摆渡老汉怕吵醒李婵娟,引来责骂,别说开口,他连划船桨都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却没有闲着,他问白芷兰:“敢问白施主,李小施主的父母去寻什么良药了?贫僧游行时途径许多山川大野,识得不少奇珍草药,兴许能帮上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眼力有限,见不到灵物,你所知奇草对婵儿不会有用的。”白芷兰并未给予冷脸,她并不是那种自命不凡的修士,往常也从不看重仙凡界限,因她当年也是一介凡女,遭灾时遇上李婵娟的父母,幸运被收入门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又说:“但你这般热心,告诉你也无妨,要救婵儿,须得找到‘雷元通气芝’,这种东西天生就有灵性,你可知何为灵?能像妖怪一样化身人躯,你说你行走天下,见多识广,可曾见过妖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就是一头妖怪,气息却彻底掩藏,以致白芷兰没有对他产生丝毫怀疑,只当他是一介颇有慧根的凡僧,压根没有往修士上联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白芷兰也清楚,那些修为远超她的老前辈,假如遮掩住气息,她照样看不穿虚实,但老前辈没有必要如此伪装,杀她的话,可以直接擒拿,她没有丝毫招架之力,根本不用同船相渡,再废这么多闲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贫僧在贝叶岛听闻过妖怪传说,也知这世间有超凡仙士。”袁河随意回着话:“李小施主的父母敢去寻找成精的药草,想必是得道仙人了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边去问袁芝:“露水红鱼与雷元槌联合使用,除了‘惊蛰雷音’,还有其它神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芝传音道:“须把红鱼拿到手,等小婢研究后才能搞清楚!老爷,既然红鱼在这小姑娘身上,直接取出来就是,何必与她们废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不会这么做:“红鱼被宏愿寺的大和尚封印在她体内,只要动一动红鱼,就会被那些和尚感应到,我不能打草惊蛇,再说这女娃有可能是李敬之与白弗的闺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闺女?”袁芝生来就无父无母,不理解血脉亲情,哼道:“小婢记得,当年巴髯老道去无花宫寻宝,与老爷你碰见,就是因为李敬之与白弗受了重伤,如今与他们俩重逢,这怎么连闺女也受伤了,他们一家是不是专门等着老爷你来救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认为很稀奇,也觉得李敬之与白弗太没用,每次遇上老爷,都要找老爷来救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暗笑一声,这一家人确实有点倒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殊不知,李婵娟正是因为他才中了致命咒术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白芷兰感应不到传音波动,仍在闲逸的自说自话:“算不上仙人,只是求仙者!和尚,你实话对我讲,你不远万里从贝叶岛赶来这里,口口声声是要去永安城的金禅寺求取真经,你到底是拜佛呢,还是想求长生法门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模凌两可:“只要拜到真佛,亦可见长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芷兰摇了摇头:“此言颇有些圆滑,没有正面回应我的问题,但婵儿既然应承了你,等从永安城回来,你想跟着我们前往宏愿寺朝佛,我不会反对!那金禅寺里净是一些愚鲁和尚,念的也是凡法俗经,宏愿寺里却有真经与真佛,不过你能不能拜入寺门,全看你慧根够不够,我只引荐,不会给你说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讲到这里,岸边忽起一阵梵音,念了几声佛咒,又传来一阵郎朗男音:“金禅净俗经,宏愿有真佛?女施主,你不辨是非诋毁我寺清誉,不怕业报降身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小船已经行至梅山渡口,这附近的山林已经增多,男音是从东岸传来,白芷兰已经捕捉到声音源头,心知对方修为强不了她多少,但李婵娟在侧,她不想招惹麻烦,拱手作了个揖:“小女子口无遮拦,确实不该非议外派佛法,还望大师见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见谅?”那男音淡然一笑:“区区几句言语,老衲不会放在心上,但宏愿门徒不是第一次冒犯金禅佛院,你即说金禅无真经,老衲说不得就要请你走一趟,在我佛跟前仔细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不想善罢甘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芷兰觉得很奇怪,她只不过说了一句无关痛痒的话,这不速之客为什么依依不饶?难道不是为了她而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