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23章 昏厥

第323章 昏厥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海浪渐渐回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母怪的巍峨身影开始腾空。

        世间潜藏有太多未知生灵,其中当属海中巨兽的来历最为神秘,也不可探索,陆地上那些拥有大神通的修真者,至今分辨不全它们的族群与根脚,甚至连它们的真实样貌都难以窥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海怪之母,更是一叶蔽目,修士们仅仅知道它们身躯庞大,不能靠近,它们的危险到底有多大,力量又有多强,谁也试探不出深浅,因为敢于追朔它们的强者,无一例外会毙命在它们的气息笼罩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古璇真人作为三花境强者,能够在母怪的打击下坚持一些时间,这点时间让他成功观摩到母怪的真容,可他已经无法把消息传递出去,只能像一个濒死的冒险客,独自领略苍天创造出来的雄奇生灵。

        古璇真人定浮高空,俯瞰着海面那具庞然大物,它没有骨刺,没有脊背,也无鳞甲,通体殷红的平坦肌肤,拥有类乌贼的头颅轮廓,探露海面的躯体也仅仅是一颗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它抬起头来,仰望天上,那无情冷酷的眼珠笼盖苍穹,古璇真人顿起怯怕之心,这是发自本能的恐惧,难以遏制的颤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以凡夫之体问道修行,突破生命桎梏,长存世间两千载,他自以为具备抗击天威的意志,对这天地间的任何事务,他都毫无一丝敬畏心,他狂妄的自信,总有一天能够超天之寿,唯他独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当他遇上可以一击抹杀的力量时,他逆天的豪情瞬间荡然无存,此时与蝼蚁没有什么两样,双膝一软,就想跪倒在母怪之眼的照射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遗憾的是,他连下跪求饶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沧海一浪花,天地一微尘,根本没有资格进入母怪的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深渊一样的巨嘴,哈欠式的张开,轻轻一吸,他已经入了母怪之腹,永葬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母怪才进入舒展筋骨的阶段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的头颅先行浮出海面,山峦般的触手仍旧隐没在海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它是在游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早前驱使东游翅,似已逃离母怪身躯的笼罩,但下方的海面又起冲天大浪,这些浪花蹿到高空,并不回落,形成密密麻麻的参天巨柱,一根根矗立在四面八方,袁河就此迷失了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并不知道,刚才仅仅是遁离了母怪头部,母怪触手延伸的距离比头颅更为旁广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身后,母怪的呼吸仍在持续,每当他瞬移结束,肉身必然要被吸力锁住,他必须尽快冲出母怪的封锁圈,否则一定会被吞入兽腹。

        关键是母怪的气味已经入侵。

        啪!

        顶在头上的两张哭丧符忽然灵光溃散,符体开裂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召在手上一看,威能已经大丧,今后再不能继续使用了,他心里惋惜之极,这符箓屡屡助他摆脱大难,想不到今天毁在了此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局势险峻万分,不容他再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芝儿,收了惊蛰浮屠,挂角上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准备极限施展《气冲九霄》第一重,需要袁芝配合行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瞬遁,他将横渡万里水域,破空之时,猿躯法象有可能遭受重创,但为了摆脱母怪,他必须承受这个代价。

        待袁芝入了额角,他当即抽空法力,运转‘东朝紫气’。

        背后的东游翅被紫气疯狂灌入,它不像之前那样化气凝结旋涡,翅体陡闪紫芒,节节攀涨,眨眼变幻为两条百丈大的巨翼。

        呼呼一煽,扶摇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翅过后,万里外的云层中响彻一阵铿铿啸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刚刚在此显形,忽觉胸膛传来一股钻心疼痛,似有无形气刃斩击在胸,噗!的肤破,裂开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瞬移惯性致使猿血溅飞出去,在胸前弥漫一团血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,你受伤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彼岸屋仍在肩上,并未被袁河收入体内,水茗姬见门前血雾四溢,惊恐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掣光龙与宝光叟早已经被母怪的凶暴之威,给震的六神无主,心里只盼着袁河早点逃离母怪的身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猿王,咱们仍旧没有脱险,你看那海面,天柱距离咱们不足百里远!”两妖手指下方,示意袁河,瞬移不能停止。

        触手天柱全部位于后方,但这并不代表袁河已经脱离母怪的身躯,天晓得海底深处是否存在母怪的某一节躯干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母怪全力驶航,袁河会被拖入死亡迷宫里,到时无论他怎么跑,都绝对甩不脱母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猿躯有了伤势,袁河仍旧要咬着牙施法,再全力驱使东游翅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低吼一声,继续煽动巨翼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再次出现在云层里,猿躯置身在一团浓郁的血雾当中,这是他自己的血。

        远距离瞬遁的反噬力过于狂暴,他的法象直接崩溃,肉身千疮百孔,到处都是血淋淋的口子,创伤密集附身,就连猿魂也遭了重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灵智正处于昏厥状态,已经无法自控,猿躯在云内悬浮片刻,忽地凌空坠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水茗姬眼疾手快,赶紧倒悬彼岸屋,把他接引到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检查一看,她担忧说:“老爷伤势极重,须得找个隐蔽之所疗伤,暂时不能赶路!”

        掣光龙与宝光叟远望海面,此时已经看不见母怪触手,袁河的这一次瞬移,让他们成功逃出母怪的吞摄,但危险并没有彻底解除。

        屋中这几个修士,宝光叟修为最高,他提议道:“母怪遁速非常快,如果它朝咱们的方向游行,顷刻就要被它给追上,这地界不能多待,咱们需要继续远避,边走边给猿王疗伤!龙简,给猿王进忠的时候到了,你还等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掣光龙即刻飞到屋外,恢复龙躯,把彼岸屋驮在背上:“老奴终于有了用武之地,豚王放心,水娘娘也放心,老奴一定尽忠职守,拼死也会把猿王护送到封真遗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本要精诚合作,保护袁河登陆,却听陆道恩在一旁说:“几位道友,咱家是天生的疗伤灵体,你们把咱家的禁制给解掉,咱家随便施展一个小法术,就能让猿王恢复如初!”

        水茗姬惦记袁河安危,脱口答应他:“陆前辈愿意救护我家老爷,小婢感激不尽!豚大王,快些给陆前辈解禁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宝光叟对陆道恩并不信任,这头露精修为高深,万一还他自由,他却溜之大吉,根本就抓不住,但猿王又不能不救,深海若无猿王庇佑,再遇母怪他可逃脱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犹豫时,忽见一阵雷光在远方闪烁,他顿时揪起心:“不好,古璇老贼的两个徒弟找到这里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