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21章 闯海难陷诛元神(中)

第321章 闯海难陷诛元神(中)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得授秘法,即刻给出逃做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古璇真人恨他入骨,时刻盯着他的一举一动,见他忽然召出一位蓝发女童在身侧,望着尾翎指指点点,心念一动,抬掌前拍,劈空打出一记雷光大手,深印在了尾翎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道神念凝结的追踪印记。

        海阔真人的突然出现,让古璇真人预感到袁河的即将逃脱,一旦袁河冲出这座空间,那将是石沉大海的局面,他想把袁河从海底揪出来,可谓千难万难。

        提前给尾翎打上印记,这其实是古璇真人出于谨慎所做的预防措施,如果空间虹阵被解除,袁河携带尾翎逃脱,那他就拥有了追踪条件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袁河也可能舍掉尾翎,孤身跑路,但事先埋伏一记后手,总归是有备无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古璇老道像是看出你要带走这根斑斓翎羽,他在羽上种了念印,即使老夫亲自出手,数日内也抹除不了。”海阔真人诫告袁河:“此羽你最好不要携带,否则他能远隔万里锁定你的方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假如是普通的光属妖骸,袁河肯定会舍弃,但斑斓神光对他太过重要,万一将来遇上克制他掌卦的敌手,他需要借助神光来反制,否则会栽到这种神通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决定试一试:“这根羽毛埋葬兽尸内无数年,仍旧具备灵性,完全是依靠观莲菩萨的度牒佛光在保护,我如今取走度牒,留它在此间,肯定要被污秽,我先带着它遁行一段时间,假如甩不脱古璇,我再丢弃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须考虑清楚,古璇老道的法力高你太多,追你之时,只要击中你一次,你就有陨亡之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级别的修士,我不是没有交过手,古璇虽强,但他杀不死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海阔真人见他心意坚决,不再劝说,最后交代他:“虹阵一消,你须即刻遁走,你那几个属下无法随行,老夫会护送他们登陆,那个叫藤引的蛟魂附身在一柄冥链上,此链像是与白城真人有关系,需不需要老夫联络白城真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忙问:“白城老祖返回封真遗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海阔真人说:“甲子前已经回来,但不知出于何故,他与玄都魔宫结了仇怨,三番五次挑起争斗,至今还是势如水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肯定是为了蜉寿桃树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言道:“既然白城老祖在打仗,那就不必麻烦他了,就让藤引先跟在前辈身边罢,等这场风波过去,我会亲赴孤月宫朝贡,向前辈道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海阔真人笑道:“好!老夫等着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聊到这里,袁河又静待小半日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袁芝可以摄取尾翎,他运转《三象六臂》,变化法象之躯。

        肩上悬摆彼岸屋与惊蛰浮屠,袁芝盘坐浮屠内,双掌上托,驱使本命度牒,口中娇喝一声:“收!”

        牒中顿起一缕金光,在尾翎上轻轻一照,它千丈长的翎躯瞬时缩小,又钻入金光,回飞度牒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遍布整座空间的彩虹也在同一时间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地环境一下子坠入黑暗,不过随着古璇真人的天璇剑破空而出,袁河方圆百里的空间忽又复明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根浓紫色雷剑犹如夜空中的一束流星,剑上的狂暴雷力势如破竹,剑气横溢,在地面划裂一条数丈宽的地缝,携着必杀剑势冲向袁河:“死去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铿!

        这雷剑遁至袁河里许开外,突见一口细颈白玉瓶从天而降,瓶底直落剑身,一击镇剑于半空,让其再不能寸进丝毫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一剑一瓶交锋一刻,袁河法象已经被紫气严密包裹,悬空结出一道旋涡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呼!’的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气消无形,袁河瞬移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见目标消失于眼前,古璇真人恨意更浓,他几近仇视的盯住海阔真人:“等老夫料理完这头孽畜,再回来和你算旧账,你别想安稳返回孤月宫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前踏一步,肉身随之消隐,化作一缕灵光扎进剑体:“滚开!”人剑相合,剑力飙增,他一击震飞白玉瓶,尔后掉转剑头,朝袁河瞬遁的方向追踪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海阔真人望着雷剑遁出空间,心里替袁河捏了一把汗,紫府修士面对杀意冲天的三花境强者,逃脱的几率到底有多大?

        他殊不知,当数年后他返回孤月宫,听闻有关这场追击战的结果时,他震惊的半晌缓不过神,也是从那时起,他开始不惜代价给袁河在封真遗地的游历提供帮助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日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遁出海底,翅膀一煽,冲至高空,他静悬在一朵云彩上,俯瞰着茫茫无际的海面,脸色倦意极浓,也透着施法过度的虚弱状。

        右肩的惊蛰浮屠里,袁芝双手交叉,指尖雷纹汇聚,结出团团蓝色雷气,弥漫整座浮屠,又一点点渗入袁河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左肩的彼岸屋中,陆道恩同样在施法,释放露躯灵气,不停给袁河回复法力,但他不像袁芝那般任劳任怨,嘴里时不时会发嘀咕:“那根羽毛早就该扔了,留在身上做什么,简直就是一根活靶子!你说你遁术这么强,如果没有羽毛上的印记,那古璇老贼怎么可能屡屡追上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掣光龙与宝光叟也暂居这座冥屋,负责看管陆道恩,免得他趁机逃脱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见他抱怨,掣光龙反驳说:“古璇老道的神念能够辐射几千里,即使没有尾翎,照样可以感应猿王踪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天赋遁术,本以为袁河会借助他逃遁,谁知一路行来,他没有半点用武之地,袁河仗着一双翅膀就能横行无忌,而且能入他无法抵达的险域,真是让他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大致评估袁河的遁速,每次瞬移,能快他五六百里,这还是袁河没有尽出全力的结果,他心想袁河把背后那扇紫翅施展到极限,一次到底能跑多远?

        陆道恩也好奇这个问题,连日来他随着袁河在海上亡命,对东游翅佩服的五体投地,别看那古璇老贼修为高,但就是抓不着袁河,甚至靠近不了袁河千里范围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比较遁速,他追不上袁河,当初他能从袁河手上逃脱,那是占了地利的优势,他专把袁河引入海底的危险空间,若是袁河熟悉地形,他绝对翻不出袁河掌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既然袁河这么能跑,何必要给古璇追踪的机会呢!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哼唧一句:“猿王精通入微术,这法术相当了得,如果没有尾翎,他一旦缩形猿躯,古璇老贼绝对要追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讲的是实情,袁河已经决定抛弃尾翎,继续这样跑下去,没准就要遇上马失前蹄的倒霉事故,他不能再冒险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欲把尾翎取出,抛丢在海里,落星钟忽然发出警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海怪之母!”袁河即刻意识到落星钟在警告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遇上母怪了!”陆道恩几乎在尖叫,赶紧伸着脑袋往外瞧:“惨啦,惨大啦!母怪一出,横天锁海,前路必然受阻,这回咱家要被你害死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