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19章 娲圣

第319章 娲圣

        紫元初被袁河镇在尾翎的最前端,倘若古璇真人发起攻势,她将首当其冲。

        陨亡已经逼近,她却未有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并不认为古璇真人会莽撞出手,置她性命于不顾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师、师兄、师姐不惜在海上历险,万里迢迢赶来此间,初衷是为了营救自己,照面一刻,首先要做的应该是谈判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心里笃定这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老师三人的熟悉身影已经映着她眼线,她很想打个招呼,但法力被袁河封住,声音发不出,她只能以微笑恭迎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笑脸持续的时间并不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她望见古璇真人托起三阳神瘴,那汹汹紫焰腾空涌动,朝着她凶猛扑来时,她的笑容瞬间凝固,心也随着坠了冰窟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热浪吹在脸上,烈火笼罩身上,也融化不了她心底的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这到底是为什么?我孤注一掷传信,盼来的就是死于师手吗?’她怨恨着呐喊:‘长耳猿能借助秘宝遁出尾翎,三阳紫火烧不着他一根毫毛,却能把我烧的形神皆灭!老师,你怎能不顾我死活?’

        冲天烈火很快附燃了整条尾翎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翎上只有紫元初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就已化为尘埃,也如海上一浪花,扑腾一下,世间再无她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古璇真人远远瞧见这一幕,顿觉心口被猛击: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他喃喃自言,长耳猿明明可以离开尾翎,却始终按兵不动,制造受困假象,引诱他一步步遁入虹阵腹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半年来的突进,像是一场作茧自缚的行动,古璇真人苦修千年成就元神道果,想不到这一身雄厚法力竟没有半点用处,这让他心里涌出一股屈辱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屈辱很快转化为滔天怨毒,他冷冷凝视着袁河:“老夫有生之年,见猿必诛,不叫封真遗地猿族绝迹,老夫永不回宫!”

        真人一怒,伏尸千里,他应该会言出必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绝迹就绝迹,有这个本事吗!就算凌霄宫主,她也没资格夸这海口!”一道男音忽然回荡在附近。

        群修仰头一看,见空间顶壁涌现一条裂口,从中掉落两位修士,漂浮在尾翎上空,但虹阵自成一界,他们只能俯瞰阵中情形,却是无法遁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海阔真人!金眉圣僧!”

        掣光龙认出两人身份,赶紧给袁河禀告:“那位白袍修士是孤月妖宫长老海阔真人,另一位是小乘寺的护法金眉,俱都有窥真期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显然是敌对方,斗法斗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几股势力就此碰了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此时位于尾翎后方,他隔翎远眺了古璇真人,又望了望上方的海阔与金眉,他并不理解这三位老修士的行为,汇聚到此,意欲何为?

        古璇真人为了杀他,连座下弟子的性命都不管不顾,这极为反常,海阔狙击金眉,显然是在帮助他,但他与这位海族前辈并无交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思虑间,海阔真人已经传音入耳,替他解了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袁河,你可知这条羽毛的来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认得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麾下花堂与藤引为老夫所遇,得知你远渡三圣洲,专程过来解你困局!”海阔真人轻轻发笑:“但你把古璇老道气的险些元神出窍,应该已有脱身之策,即使老夫不来,想必你也能化险为夷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仍要谢过前辈援手之恩!”袁河请教着问:“我仅仅走到无向冢,尚未登陆封真遗地,凌霄宫与小乘寺探知我的行踪,竟派两位元神修士拦我去路,若说他们护短,找我报门徒之仇,紫元初一定不会死在古璇手上,前辈可知他们的意图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意图?他们就是做贼心虚!”海阔哼道:“三圣洲是我海族祖庭,但自洪荒以来,我海族历代老祖不思进取,他们仗着海潮娘娘遗留的一副山海图缔造孤月道宫,洪荒真宝也攻不破宫门,否则封真遗地会陆沉,有了这个安逸环境,他们早把三位娘娘的陨落之仇给忘的一干二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却没有忘:“九洲劫后,灵霄诸族永栖封真遗地,与孤月宫划疆而治,他们不似蛮族那般好斗,孤月宫历代宫主便默认了他们的领地,和睦共处至今,但你把蛮族击退于东洲,让他们起了危机感,猿族历来有仇必报,他们担心你去端老巢,所以先下手为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猿庭覆灭于蛮族与凰族之手,就算报仇,也报不到他们头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能诛灭九目神灯,必然获悉有洪荒古秘,山河破碎,始祖舍身,当中就有珊娘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幸见过她的一缕真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该明白,她是海族,亦是猿族,杀她即是杀猿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并不反对海阔真人的这番说辞,东游折翼时,若无海珊娘娘舍掉两件伴生宝,东游翅也活不到现在,他问海阔真人:“我曾听闻,‘三圣埋骨月潮山,封真榜上无姓名’,灵霄与金戈对我先下手为强,难道这两族的始族是造成三圣舍身的罪魁祸首?”

        海阔真人没有给出答案:“我海族三圣,娲娘娘神通最强,天眷最多,九洲生灵俱都受过她恩惠,洪荒纪时,她功德无双,封真榜一出,除非天地破碎,否则她不会彻底陨灭,单凭灵霄与金戈始祖根本杀不了她,但她还是陨在了月潮山,吾族解不开这个谜团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对祖上这位娲圣,神往已久:“东涯大祭能在东洲开启,但在三圣洲,蛮族祭不了一丝逆古血,纵然娲娘娘死了,她仍在庇佑三圣洲的妖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挑起与这些异族的争斗,就是为了防止东涯大祭的惨剧重演,他屡经磨难走到这一步,已经没有后路可以退,无论灵霄与金戈如何拦截狙杀,他都会迎难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海阔真人给他点明其中厉害,只要时机成熟,并让他抓住机会,他会毫不犹豫把这些异族的老巢端到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指指尾翎,回到最初的话题上:“前辈一定认得这根羽毛罢?”

        海阔真人先给他一声叹息,才说:“这是一头斑斓孔雀的残尾,老夫每隔千年都会前来无向冢一次,目的就是为了寻它,它本是观莲菩萨的坐骑,娲娘娘生前交友广阔,昔年月潮山遇袭,九洲诸路圣人道场,俱都派了门徒赶来支援,观莲菩萨就是其中之一,她的身世一直处于失落状态,直至老夫之祖海狸娘娘那一代,才找到她在九洲劫时支援月潮山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边与金眉斗法,一边给袁河讲述有关观莲菩萨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古璇真人早前灭杀自家徒儿,对袁河满腔怨恨,却是素手无策,他现在每前进一步,袁河就会遁行一次,始终与他保持安全距离,他索性裹足不前,与袁河隔着尾翎遥遥相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虹阵内风平浪静,阵中修士都在观摩海阔与金眉斗法,但谁也不知海阔与袁河正在秘密交流,并磋商着出逃办法,这场围困战看似凶险,其实很快就要落幕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