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15章 援兵

第315章 援兵

        时间在袁河的等待中快速流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对于紫元初来说,这是一种煎熬,待她熬满第一个年头,她所布置的防御法阵被虹力摧毁,她的法宝雷印灵性大丧,再不用使用。

        为防止肉身损伤,她即刻又祭一柄银尺,此宝品阶要低于雷印,空间尸气又在不停入侵,坚持的时间会更短。

        ‘我不能这样熬下去!’她心想:‘一旦我携带的宝物耗尽,就只能使用天璇符抵御虹力,此符若是被毁,我必丧命于此,就算勉强熬过彩虹消隐,也逃不过长耳猿与露精的擒杀。’

        她在深思远虑,假如煎熬在这里,她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,但如果冒一冒风险,借用天璇符把自己受困的消息传回师门凌霄宫,那么她还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老师收到传信,就算不亲自赶来无向冢,冲师哥与隋师姐也一定会来救我。’

        她暗下求救的决定,但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,想把消息送回师门,她要付出不小代价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璇符被她牢牢握着,白皙指尖在符上轻轻触摸,犹豫半晌,她五指突然合力,符面涌出裂痕,‘咔!’的一声,碎为一滩符粉,就此溃散于她掌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传信,她毁了此符,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就这样罢,生死俱在老师一念之间。’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她闭目打坐,如果师门对她不管不顾,那她必死无疑,即使师门来救,路途如此遥远,等到援兵抵达,也是数年之后了,许是断了自己后路,她心中的焦虑感随之消失,她开始坦然面对自己所经历的这场劫难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并没有察觉到她暗中施法,不知一场致命危机正在向他包围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刻仍在等候着袁芝炼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境况比紫元初好的多,仅仅一柄六丁符就确保了他在一年内的毫发无损,但符力终有耗尽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,按照这些彩虹的破坏力来估算,六丁符最多可以再坚持两年!”水茗姬藏身在彼岸屋里,这是袁河的本命法宝,她的鱼魂受到袁河保护,不需要她施法,就能抵御这座空间的所有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六丁符已经诞生灵性,不能陨亡此间。”袁河的所有宝物都储放于悬空耳内,这座空间的尸气暂时都集中在六丁符上,污秽不到耳中宝物,可此符一旦被毁,他的猿躯就要暴露在尸气的腐蚀里,到时悬空耳也难以幸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两柄蛮族灵宝取出来,一柄是在灭真天廊收缴的地烘炉,他本想使用此炉的地火之力来克制海怪,但是航海期间始终没有派上用场,他准备拿此炉替代六丁符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一柄是在霜环界得来的四枚祖戒,若是地烘炉消灵,再让这四戒接力上场,如此一来,应该可以坚持到袁芝赶来营救。

        偃月消失于头顶,炉火开始在袁河身侧升腾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新的防御形成以后,水茗姬转动鱼头,打望一眼空间的入口方向:“咱们处在最前沿,如果在遇困期间,有外来的寻宝者闯入进来,咱们会首当其冲,要不要做一些防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需要!”袁河道:“我们距离入口非常远,即使朝元期修士到了此间,也冲不到我们跟前!”

        假如三花境强者降临,即使袁河借用洪荒真宝也抵挡不住,所以防备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主一仆聊到这里,忽听猿击袋里响起雄浑龙吟:“大老爷你要小心,凌霄宫门徒有可能搜索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龙吟自然是掣光龙所发,当初在翼兽山空间,袁河打碎金盘罗汉肉身,却未杀死这条龙奴,而是把他抛进猿击袋,让宝光叟看管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场斗法,他龙躯被袁河震的皮开肉绽,重创沉寂,修养一年时间,妖力在慢慢恢复,但他不知袁河要怎么处置他,考虑后决定帮助袁河出谋划策,或许能有一个好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等袁河开口,宝光叟一拳砸他龙头:“如何行事,自有猿王定夺,要你多嘴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顿有紧张之感:“老奴知错,还望猿王息怒,豚王息怒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呸!”宝光叟语露鄙夷:“亏是你龙族后裔,这般低三下气,真是丢光你祖宗的面皮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唯诺一阵,惨声说:“老奴已经没有祖宗了,昔年从东洲逃出六支龙族,三支陨在了海怪腹中,余下三支到了封真遗地,那人族贪婪吾族根脚,每行一地都被围追堵截,老奴若不忍辱偷生,吾族会灭绝于这一方天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宝光叟听了,不再责骂他,忽地叹口气:“你也是可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心想妖族根脚就像是原罪,修士都想劫掠,即使谁也不得罪,也会被追杀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忍不住问他:“除你之外,封真遗地再无其他龙族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忙道:“据老奴所知,只剩下一条,还是与蛟族混血的后代,投拜在孤月妖宫内!老奴幼年也栖息在孤月境,一次出外游玩,被金盘罗汉的祖宗抓走,秘密把老奴镇在寺中,养了两千年才准许老奴露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千年过去,妖族同道都已经遗忘他,即使遇上,也不会出手营救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次幸运遇上袁河,他有了挣脱枷锁的希望,但处境却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返回早前的话题,给袁河交底:“灵霄族在封真遗地的数量最少,但势力却最强,凌霄宫是封真第一派,择徒相当严格,每一个门徒都天资绝伦,而且有靠山,紫元初的老师古璇真人尤其护短,赐下的天璇剑符能跨海传送消息,如果这位真人接到紫元初的求救,一定会派遣门徒赶来无向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人会不会亲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能性不大,即使真人也避不开海怪之母的吞摄,古璇不会冒险,但紫元初的师兄皇甫冲与师姐秋隋会来,这两人是双修道侣,与紫元初有表亲,修为都已经渡到了朝元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久会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他们的雷遁神通,三年足以,如果再被古璇真人赐下秘宝,时间还会缩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无论有多少秘宝,这一趟支援行动都是九死一生,海上风险不可预知,他们途中要防止海怪,绝对不敢全力赶路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袁河并不认为他们能在三年内降临无向冢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他们抵达的速度超过袁河预期,若是遁入这一方空间,同样要受困,只要彩虹还在,袁河的处境就是安全的,但也不排除那位古璇真人亲至,若真如此,袁河的局面就会极为被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