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12章 五色斓光

第312章 五色斓光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天璇剑气横行无忌,遇水穿水,遇山劈山,紧追陆道恩不放,它见陆道恩再一次遁入兽尸腹部藏匿,垂剑下落,射透兽鳞,随着掠进一座寒流满溢的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空间内矗立数座冰峰,寒气把海水冰封在外,涌不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峰中镶嵌有五颜六色的珍珠,映照光华,让这一方天地有了美轮美奂之景。

        海底本来瑰宝无数,但在海怪常年累月的摧毁下,海珍灵物尽数被吞进肚子里,待它们陨落安葬于无向冢,就此尘封于海底,并形成这一座接一座光怪陆离的怪腹小界。

        界中有海怪尸气腐蚀,陆地修士不敢轻易探险,即使偶有寻宝者,潜入三五小界已经是极限。

        唯独陆道恩天赋异禀,他像是把无向冢的兽腹空间全部探险一个遍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他被天璇剑气给盯上,便开始在一座座空间内跳跃遁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冰峰界,又入飓风界。

        紫元初连追八界,竟然都没有把陆道恩给追上,不由暗暗叫苦,魂力消耗太严重,她已经损耗不起,打定主意再追一界,假如还是无有收获,那就冲出海面,远远避开陆道恩这个妖孽,还有袁河那个妖孽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道恩其实已到强弩之末,比她更焦虑,心想这个臭婆娘是不是有毛病,袁河弄死她亲戚金盘罗汉,仇恨更深,她却专门逮着自己追杀,凭什么不去杀袁河?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尾随两修身后,却是不慌也不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判断紫元初的剑气不会长存,似这种突然附身的强绝神通,必然是被紫元初长辈所赐,施展起来也一定有反噬症状,一旦紫元初放弃追踪,流露逃脱念头,那就证明反噬临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口剑气看似厉害,应该威胁不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也不排除紫元初大发神威,杀掉陆道恩,如果结果是这样,那么紫元初的下一个目标就会是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紫元初口口声声拿陆道恩交换本命飞剑,但她在翼兽山中驻扎数年围堵陆道恩,怎么会轻易舍弃?

        一时示弱,仅是权宜之计,袁河不能不防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这天地间,除了已经证实为妖族盟友的人族与冥族,其余异族都不能信任,族群之间,牵涉生存斗争,覆灭三圣洲的元凶不是蛮族,但会是哪一族呢?灵霄族?金戈族?这些异族有没有参与?

        正想着,忽见陆道恩与紫元初遁入一座庞大兽头的眼眶洞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显然又是一方小界。

        环境漆黑不见五指,但空间大的出奇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露、一人、一猿,并成直线你追我赶,在界中狂奔几百里,就好似渡空飞行,未遇丝毫阻碍,仿佛没有边际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界内也空荡无物,除了对流形成的风势,袁河沿途散开神念,搜查不到其它异常,无山无树,无宝无珍,同样没有海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纳闷这座腹界的避水之力源自何处,视线陡然间大亮起来,缤纷奇光几乎在一瞬间散射而出,一下子就把空间环境照射的宛如白昼。

        光中也蕴含着让袁河惊诧的神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肉身刚刚被奇光罩住,东游翅渐有失控的迹象,他的游卦掌力无法顺利灌入翅膀,瞬移起来再不能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‘游卦运转竟然被干扰,这怎么可能?’

        自袁河继承落星钟,他是依靠掌卦与猿术驱使洪荒真宝,几百年来,他从来没有遇见过卦力被封的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倘若世间存在封卦的神通,那就能克制我的两件洪荒真宝,这对我是一个隐患!’

        即使这变故起于突发,卦力也不是彻底被克,但还是引起袁河的无比重视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好在东朝紫气的运转没有问题,就算卦力施展不出来,我与东游翅的联系仍旧没有被切断。’

        这也让袁河不禁回忆起当初在青黎妖庭的大战,落星钟原本操控于星尧子之手,撑伞童子不知动用了什么手段,竟把落星钟摄走,投送他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袁河受困星罗阵中,没有听见星尧子与撑伞童子的私下对话,故而他不知道‘封卦澜光’的底细,但他密切关注着两位修士的斗法,撑伞童子的积雷伞曾经照射一道炫光,那光芒含有三彩,与他此刻所见的奇光多少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同点在于,奇光含有五彩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说,这种奇光专克掌卦吗?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正要迎前搜索奇光的源头,忽觉一道彩虹架当头横架,虹力骤一辐射肉身,即涌出火辣辣的疼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抖长耳,六丁偃月符钻孔而出,演化弯月悬在头顶,抵御虹力入侵。

        六丁符这件灵宝,威能旨在防御,但是面对虹力照射,竟没有充足胜算,月力与虹力交汇对冲,爆出‘咔咔’啸音,撞击后形成点点火星,如同小烟花一样,在袁河附近十来丈的范围内散乱绽放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终归是把猿躯严密的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垂下头,目光平移,朝前远眺一看,不由大皱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座空间也不知藏了什么东西,半空全是漂浮的彩虹,密密麻麻算不出数量,就连身后的退路也被虹力封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尝试朝前挪动,靠拢紫元初与陆道恩,但他赫然发现,彩虹竟能随着他移动,他前进的距离越远,头顶的彩虹就越多,而且虹力会叠加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不等他抓住紫元初与陆道恩,六丁符非要被虹力摧毁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刻等同于困在了原地,不能移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神念倒是可以畅通无阻,紫元初站在他身前二十里的区域,正驱使天璇剑气抵御虹力附身,但她每斩裂一条彩虹,就有新虹重聚在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她疲于应对,也知盲目挥剑实属昏招。

        转身回望一眼袁河,见其盘膝坐在地面,没有前行的意图,威胁不到她,顿时安心,当下从储宝囊中取出一堆雷印,沿着身侧摆放,这像是一道法阵,方位刚一布置完成,头顶旋即凝结一座小山式的印影,把她保护在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天璇符’被她收起,这张剑符并非可以无限制使用,待到符力耗尽,会与她魂力一样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看更远处的陆道恩,肉身演化为十几颗水珠,结成一幕浑圆水波,波面透着一股反震力,每当彩虹垂落,转眼就要被弹飞出去,侵害不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修面对这种怪异狂暴的虹光禁制,各显神通,暂时都未遭受重创,但也受困于一隅,谁也不能移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这是你逼得!”水波中传来陆道恩的叫喊声:“如果不是你穷追不舍,咱家也不会遁入此间,这里的彩虹不比那翼兽山的雷阵威力小,而且能进不能出,你就等着被困到死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