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06章 潮汐一栗

第306章 潮汐一栗

        “掣光龙的遁速有多快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需要评估金盘罗汉与紫元初的遁法神通,这两修掌握有神霄雷术,原本就以飞遁见长,若是再增添一头掣光龙助阵,那可算是如虎添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世间的万法万物,多不出五行,而五行之中另有衍生,光、声、雷、电、磁都有玄奇莫测之威,修士从它们当中领悟出来的法术,首先就是遁法,光遁则排在首位,较之雷遁更为迅捷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自认他的东游翅遁术天下无双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修为有限,能驱使的游翅之力十不足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遇上妖王境界的掣光真龙,再施以雷法辅助,他能不能跑过人家,真是一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禁又想,金盘罗汉与紫元初有胆子从封真遗地跨海横渡,并深入无向冢探险,想必是依仗光雷这两大奇技,不止能躲避海兽,也敢直面朝元老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袁河问话,宝光叟忙说:“掣光龙是龙族里最强的遁行根脚,但它们的遁速是随着妖力提升,如果那条龙是妖师,小老儿抓他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假如是妖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妖王也要区别对待!”宝光叟煞有其事的分析:“千三循劫的妖力,小老儿照样能轻松拦截!猿王你别看小老儿妖血混杂,我海豚一族都有脚力天赋,生来就比其它水族同道跑的快,小老儿渡过妖王劫后,领悟了吾族的音遁神通,再配合光斑遁力,能与千四循劫的掣光龙并驾齐驱!”

        宝光叟颇有些自吹自擂,他也是请战心切,待立了功,好从袁河哪里交换自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说:“龙族根脚高贵,除非自幼被豢养,否则人族很难驯服他们,小老儿便推断,如果这条龙做了那两个人贼的妖奴,修为必然不会高到哪里去,他能有千三劫的妖力已经顶天了!小老儿愿做先锋,替猿王擒住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瞅瞅他:“你单独和他斗法,并不保险,咱们须得考虑他妖力过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把捆仙网取出:“你领教过这件宝贝的神通,让它辅助你作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嘴角一抽,眼睛眨个不停,这张网差点搞死他,至今还让他畏惧三分:“网毒忒是霸道,小老儿不宜驱使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笑道:“不需要你施法入网,等瞅准时机,直接把它抛出去即可,它有了目标,就会自动攻击!”

        捆仙网的网灵已经被打散,网身则炼入了玄晶蚕体内,但这头蚕虫尚未灵智大开,不能精准捕捉战机,必须给它指引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金盘罗汉与紫元初不是弱手,袁河要全心对付他们,掣光龙遁速太快,让宝光叟与玄晶蚕配合,才能抓住稍纵即逝的擒拿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老儿听猿王调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,咱们这就近身过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身影随之消隐在原地,袁河前遁而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等他靠近雷声源头,登时惊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见百余里外,闪烁着奇异紫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根根水桶粗的紫色雷柱,光龙一般冲天蹿起,骤一显形,又瞬时消退,起起伏伏,密密麻麻,宛如一片雷光大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幕场景,很快与袁河的部分记忆重叠为一,当年他在小藏冰河经历罚天雷域,至今可是记忆犹新,而眼前的雷狱与小藏冰河大致无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由寻思:‘难道这头海怪把封真遗地的一座无象门给吞进腹部了吗?’

        当然无象门早就入微,非袁河施法,它无法显形,因此这里只有罚天雷域,无象门仍旧处于隐踪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拔高飞起,俯瞰雷域环境,发现雷柱数量较之小藏冰河少了很多,这应该是受了海怪尸气的腐蚀,导致雷力衰竭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这是不是可以侧面证明,无象门的传送之力也在衰减,从而无法启用?’

        极有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对袁河不重要,无象门不止一座,即使全毁也无所谓,他还有释心颜的鬼门关,照样可以离开东洲与三圣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雷域当中扫视一遍,隐约捕捉到了人影,一位蓝袍修士盘坐于雷域中间,双手掐指状,像是在推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修士想必就是‘陆道恩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金盘罗汉与紫元初则端坐于雷域外的一条晶光龙背上,有一句无一句的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 雷声荡动激烈,但袁河距离已经相当近,可以探听他们的对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元初施主,你确定这种紫雷含了神霄雷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我的感应,它就是神霄雷,与我所修雷术法出同源,但威力更强,我克制不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已经守了数个年头,以你推算,什么时候能够闯进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一道雷阵,运转有规律,可过于复杂,想把它的初始法则算出来,我甚至评估不出所需年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早前两人听到海怪下葬的声音,私下商量一番,决定离开此地,只派龙奴驻守,心里也只指望着,那位‘陆道恩’铤而走险,从雷域当中主动冲出,如此他们就不必苦苦等待,谁知‘陆道恩’耐性极强,像是打定主意和他们熬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须知兽腹尸气弥漫,敢等几十年,随身携带的宝物要尽数被污秽,到时神通大跌,况且无端浪费这么多岁月,寿元也会亏空,一点不划算。

        ‘陆道恩’根脚是露精,他可以逍遥自在的定居在这儿,即使挥霍千年,他照样寿元充足。

        金盘罗汉四顾环望,顿觉头疼:“无向冢距离封真遗地太过遥远,即使返回师门搬救兵,也根本来不及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紫元初缓缓摇头,说了一句让金盘罗汉惊掉下巴的话:“就算把师门的三花境老祖搬过来,没有几十年岁月,也休想算清这道雷阵的运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盘罗汉觉得她是夸大其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心知肚明,她是保守判断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在小藏冰河,雪摩士为了弄清雷阵法则,耗时足足千年之久,他可是渡过万古重劫的老妖怪,推算之力已经不弱于三花境修士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兽腹的雷阵衰竭,紫元初才下了‘几十年’的断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回来,雷阵构造如此玄奥,‘陆道恩’是怎么闯进去的?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只能暗中猜测,‘陆道恩’曾经在这里居住过,而且时间绝对不会短,早就破解了雷阵法则,但他如何能避开尸气腐蚀?难道与他根脚有关吗?

        为了准确分辨陆道恩的根脚,袁河继续靠近雷域,以便详细窥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看不当紧,他发现‘陆道恩’的肉身不存在丝毫的紫气,发质竟是纯白色,双目犹如两道吸水漩涡,涡中白芒忽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袁河想起当年在雪摩士洞府中见到的莲花分身,那是雪摩士使用一具海母族遗尸炼制出来,携了半块海珊玉璧,从封真遗地渡海到东洲,只为追寻东游道场,好让玉璧重合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道恩化形的人躯与海母族大致相类。

        ‘他的根脚丝毫不像紫华露,东游翅与蜂巢是不是搞错了?’

        急忙与巢灵沟通,得到的回复是:‘潮汐,潮汐,潮汐!’

        ‘潮汐?’袁河不解:‘哪里的潮汐,陆道恩的本体是一滴潮汐吗。’

        他刚刚想到这里,雷域中的陆道恩忽然止住指算,抬头望天,大力摇晃自己鼻子,暗自嘀咕:“奇怪,我怎么嗅到一股熟悉的味道,但那到底是谁身上散发的气息,想不起来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