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05章 宝光叟

第305章 宝光叟

        花藤与岳真珠担心独自赶路遇上母怪,若无袁河保驾护航,他们可逃脱不了,也随即说,要跟着袁河入山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没有同意,越是深入兽尸内部,尸气越重,他有洪荒真宝护身,若真遇困,可以长期抵御尸气侵害,花堂与藤引三修却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受困越久,海船会腐朽,船上储备的灵物也会尽数消融,就如苏成翁与丁承一样,连本命法宝都被毁,面对金盘罗汉与紫元初的偷袭,毫无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商定,如果袁河到期不出山,三修就先遁出无向冢,在尸桥尽头等候袁河,这样一来,既不怕尸气污秽,也不用担忧海怪袭扰,就算等上三年五载也无妨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这是他们预判的最坏打算,袁河应该不会受困这么久,兴许入了尸山,数日就能回归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此时,袁河离了海船,着落于海底那片山峦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追踪金盘罗汉与紫元初完全是依靠一双长耳,这记神通不会打草惊蛇,早前被紫元初感应踪迹,那是因为海船法阵在水中运转,灵力波动被紫元初窥视到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他孤身尾随,行踪已经彻底藏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山峦中不停穿梭,直至来到一座扁长状的洞口处,方才停步不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洞口的下盘与顶壁有数里的高度,左右延伸极远,袁河探查不到尽头,刚才顺水游过来,他隐约观摩了洞外轮廓,好似一张被无限放大的鸭嘴,深扎在海底污泥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猜测这是海怪的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妖族中的奇异根脚,倘若陨落后化尸,尸躯内部可以自成一界,这种结界是妖术运转后形成,界中有天有地,甚至有花有草,还能诞生阴鬼尸魅,生灵都可以安全的栖居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海怪的腹部却大不一样,不存在丝毫法力,它们腹中就是普通的尸骸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空间疆域广阔,除了环境漆黑,格局和巨型石窟差不多,即使袁河以常躯在这里穿行,也如蚁入矿洞,不会有任何障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路追踪到此,金盘罗汉与紫元初的游遁声音消失在这个位置,显然是钻进了洞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先他以为洞中会被海水淹没灌满,谁知入洞后,方才潜游了十几里,便已穿透水帘,置身在雾空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环境沌沌茫茫,如似处在一方迷雾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俯瞰下方,黑褐色的大地平坦无余,地面铺满了层层尘垢,他一眼瞧见人族脚印暴露在尘上,踏出数丈高的深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始终保持胎息,并未摄吸空气,尸气对修士肉身有害,纵然好奇此间气味,却也不会尝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御空张望一会儿,察觉到热浪扑面,温度越来越高,这让他心下大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‘海怪已经陨亡,它不该存在体温才对,为何体内这般炽热呢?’

        他当即落入一座脚坑里,检查过后,见是地质存在异常,像是天然携带热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目前已经穿过海怪的嘴巴,抵达脖颈部位,便又向左右遁飞,找着脖壁,赫然发现壁上也能散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头海怪的血肉都已经彻底消融,骨骼化为石头,但它根脚显然与众不同,骨中携有热力,能把海水尽数蒸发,由此才形成了避水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空间深不可测,仅仅它的脖颈就横跨了百十里,袁河越往腹部前进,空间就越发广袤。

        初入进来,他可以轻松搜索到脖壁,等他进入海怪的肚子里,除能感应到一堵无边天盖横悬在头顶,四方则是一片空荡,再难触摸到尽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这地界,如果没有尸气弥漫,绝对是藏匿的绝佳地带,遇着灾祸时,往兽腹里一躲,谁也搜查不到!’

        可惜腹中环境消灵弱法,躲藏几年没有问题,若是时间久了,势必会陷入绝境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稍作叹息,便已收敛乱绪,煽动东游翅,遁去那座骨刺形成的山丘上,支耳聆听前方的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金盘罗汉与紫元初已经停止飞行,他们应该是抵达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隐约听见雷声嗡鸣,但是距离太远,他窥视不到雷光所在,也便无法打探困镇‘陆道恩’的区域详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准备再前遁几十里,他的猿击袋里忽起一阵晃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这头海豚怎么突然抓狂了?”袁河摸去袋口,拎出一位无眉无发的小老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在青黎妖庭,大河诸王受了星尧子诏令,合力擒拿袁河,结果损伤惨重,这头光斑豚对袁河练功有帮助,被他使用捆仙网生擒活捉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在航海期间,袁河要采集光斑豚血,好修炼《万象镇劫身》的第三重神通‘圆月重光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其实没想杀掉光斑豚,但光斑豚受制于他,一听他想采血,丝毫不做抵抗,任由他摄取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捆仙网上淬有剧毒,粘躯就融血,光斑豚法体被严重污秽,而且被毒的元气大伤,必须等豚躯修复如初,才能献血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海上这几年,袁河把光斑豚抛入猿击袋疗养,他许是担心被袁河折磨,常年昏睡,往往数月也不动弹一下,袁河已经差点把他遗忘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也不知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猿王,喜事,大喜事啊!”光斑豚道号宝光老叟,久居海外,听闻月蛮道庭覆灭,才随了海妖大流,返回青黎长河安家落户。

        岂知没有快活几年,就被迫跟随袁河出海,宝光叟觉得自己走霉运,是祸非福,当初就不该重返东洲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时下后悔已无用,为了生存,他卖力讨好袁河,语气颇多谄媚:“小老儿嗅到了真龙气息,而且根脚与小老儿有渊源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遁入兽脖空间时,宝光叟就隐约捕捉到淡淡龙气,随着袁河深入兽腹之中,龙气越发浓烈,他这才有胆子给袁河禀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龙之气?”袁河眺望金盘罗汉与紫元初的方向:“难道这里埋骨有龙尸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死尸,而是一条活龙!”宝光叟很是笃定:“猿王你有灵耳神通,大可专注听一听,应该能够捕捉到龙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早就听过了,那两个封真修士布置了雷属法阵,雷声过于猛烈,掩盖了其它响动,即使那里盘踞有活龙,如果它不爆发龙啸,我感应不到它。”袁河猜测,这条龙应该是妖奴,被留在这里看守雷阵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问道:“你刚才说,这条龙与你有渊源,莫非它是光属根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定然是的!”宝光叟的人躯是一副麻子脸,与妖躯拥有相似特征:“猿王你肯定知道无花圣祖,在圣祖陨亡之前,咱东洲大河是有龙宫的,后来圣祖战败,龙族害怕月蛮道庭报复,一股脑全部逃进大海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在诉说自己的根脚来历:“其中有一条掣光龙在西海遭了难,碰巧被我家老祖宗所救,出于感激,此龙就赠了一片真麟,我老祖吞噬炼化以后,逐渐有了光属血脉,小老儿这一身麻子,其实就是掣光龙真麟的遗留,传到小老儿这一代,龙血已经相当淡薄,猿王你要采集真血,找真龙才更有价值,小老儿愿当先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