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02章 万剑岛

第302章 万剑岛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判断,有能力遁入无向冢探险寻宝的修士,至少也得具备紫府期的法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觉得这座坟冢适合亡命之徒藏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随着航行时间的延长,待他弄清冢内玄机,观念随之就改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尸桥上穿行了四五天,水茗姬忽然惊道:“奇怪!法阵在衰竭,灵力流逝太快,咱们在海上航行时,一个月才消耗一株灵瑚,这里只要几天时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紧的。”花堂道:“这是骨石的气味在干扰,咱们临行前储备的珊瑚数量相当多,足够咱们穿越无向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此时也有察觉,随着他深入尸山腹地,神念运转时法力消耗非常快:“海怪气味可以弱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堂点头:“弱法很严重,在这里修行十年,比不上外边一年,大海原本可以循环无始孕化灵气,但冢内尸体太多,海水早就被尸气污秽,草木不会长,修士也难以吐纳,若在此开辟洞府,法阵会慢慢崩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顿了一下,又补充:“按说冥族贪食尸气,可是在这里,鬼尸与修士神魂吸入的尸气越多,消亡越快,传闻元神真人也规避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类似这样的环境,寸草不诞,生灵绝迹,修士偶然光临一次没有问题,但绝对不会有谁愿意常年栖居,这与等死无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元神可以沟通天地元气,竟然也能受阻?”藤引不由唏嘘:“幸亏它们不能吞噬灵气修行,一概没有法力,如果有,岂不是能轻松克我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也未必。”袁河看法不同:“即使海怪真有了神通,我们在它们面前会弱法,但它们也调用不了天地灵气,神通必然会受限,这是相互克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但袁河还是不希望碰上懂法术的海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到现在也才明白,海怪吞吃的修士如山似海,它们埋骨在此,腹中修士的尸体却不能化妖化魅,根源原来出在这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愧‘冢’之名,可谓埋葬了世间万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假如是灵宝受困在此,时间久了,会不会丧失灵性?”袁河又找花堂打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谁也说不准!”花堂虽然穿渡过无向冢,却也不是无所不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道听途说的情况讲给袁河:“那些寻宝修士,从这里带回封真遗地的宝物里,传闻有灵宝,这些宝贝往往出土于新尸当中,至于那些长眠数万年以上的老尸,腹部往往空空无物,什么也找不到,那些寻宝者推测,灵宝在兽尸内呆的时间太长,有可能会消亡掉,但无谁可以证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倘若灵宝都不能长存,那紫华露必然不会涉足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甚至更悲观的联想,万一孕化紫华露的几片海域全被母怪霸占,那么这种天地灵根将永远不能诞生在大海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事实真与他猜测一样,他的这趟深海远航,将不会有收获。

        ‘但紫华露能够通灵成精,或许存在从洪荒时代遗留至今的露精,这不是没有可能。’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并未彻底丧失希望,抵达了封真遗地,他会着手打听有关紫华露的线索。

        遁入无向海,他的航程就算渡过去一半。

        封真遗地已经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受限于尸气笼罩,海船在冢中行驶,速度放缓不少,比不上空中穿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潜航近半年,才靠近尸桥的另一端。

        期间没有遭遇突发事件,海底静寂,连天灾也不曾爆发一场,不过当他们即将冲出桥头,意外却悄然而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天袁河探听到一股水波之音渗入耳中,音波刚至,船体就止不住的摇晃,向后颠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方有海怪划行!”袁河灵耳可以捕捉方圆几百里的动静,但他看不见,只能通过水波方位来甄别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当即驱使东游翅实施躲避,这情形与他在海面遭遇母怪相差无几,前行之路受阻,他却不愿意被逼着原路返航,因此腾水拔高,准备从海怪身躯上方穿遁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刚刚上浮了十余里,就听一阵沉闷的撞击声扩散过来,像是有巨峰扎落海底,震荡了漫水的污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动静实在太大,舱内几修都能清晰听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花堂顿有所思,皱眉道:“大王,这不像是有海怪到此游荡,应该是某头年老的海怪过来下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葬?”袁河不着急行动了:“这些濒死的海怪着落到此,是即刻就死,还是要煎熬一段时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谁也不知道。”花堂建议等待下去,既然来了无向冢,那它终会归墟,到时赶路会更加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!”袁河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支起耳朵,探听那头下葬海怪的动静,自从降落海底,它便再不动弹,只有雄沉的喘息声响起,每响一次,必有水波扩散,远远的荡动船体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才听了不到半日,喘息就忽然停滞,再不复起,但它算不算彻底死亡,袁河却不敢笃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耳边仍能捕捉到兽躯传来的异响,砰砰!啪啪!不怎么有规律,也不知是不是海怪的心跳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‘心跳’也停住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却忍不住轻咦一声:“这头海怪不对劲,有人在它体内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,身旁的花堂、藤引几修都觉吃惊,忙问袁河那人在讲什么,袁河朝他们摆摆手,示意他们稍安勿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开始专注探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两道男音在对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苍老,寿数应该不小,另一道声线粗重,该是一个中年汉子,两人俱在喘在大气,边说:“足足三年啊,终于脱困了,差点困死在里边!”

        发了一番劫后余生的感叹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中年汉子痛声叫骂:“天杀的蛮族强盗,等我回去以后,天天截杀他们小辈,敢抢我道场,我让他们永不安省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老者心平气和:“道场是身外之物,丢就丢了,有甚么可着恼呢!咱求道是为长生,又不是为了怄气打打杀杀,另寻一处灵地修行,难道不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汉子哼唧一声,并不争辩,他闷着语气问:“苏老哥,你说这批蛮修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‘苏老哥’道:“传闻两百年前东涯洲爆发战乱,蛮族的祖宝九目神灯被诛杀,他们没了安身之所,被迫离开故土,海上不能活人,只能逃到咱们的地盘安营扎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从东涯洲跨海过来,竟然还能人多势众,召集到数万修士,也真是邪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途中肯定死了许多,他们应该是先在万剑岛潜伏了起来,修养两百年才侵入遗地!好了,闲话不要多讲!咱可尚未脱险,海怪沉落在何处,仍不明朗,还是先弄清海域方位,再考虑其它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若非蛮修追的狠,咱们也不用逃到海上,碰巧让这头厚甲兽给遇上,一口吞到肚子里!你我联手击碎它心脏,它不会没有感应,想必是游来了无向冢!苏老哥你看,海底山峦密布,与无向冢地形吻合!”

        厚甲兽不止皮厚,骨骼与内府全都坚不可摧,这两人所遇又是一头成熟体海怪,身躯比袁河所见的山棘兽大的多,他们困在腹中,挣扎三年才勉强脱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位苏老哥腾水起来,检查了一番地形,叹气说:“真是无向冢,哎,想穿渡回万剑岛,谈何容易呀,你我携带的宝物已经毁在兽腹里,连本命法宝都被兽血污秽,这样的状态无法赶路,万一途中遇上灾祸,避之不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汉子性子暴躁,关键时刻却挺乐观:“苏老哥不用担忧,传闻这无向冢内遍地宝库,咱们可以去寻访一番,说不定会有收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听着两人闲聊,心里在想着万剑岛,他在途中多次听花堂讲解有关封真遗地的情况,万剑岛是位于遗地外围的数万小岛屿,岛上俱有剑状山峦,虽非法阵,山体却坚固,能够阻挡海怪跨越,确保封真遗地不受海怪袭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也因为地处最前线,常年累月都会迎来海怪扑冲,海啸频发,并不适合修士居住,岛上罕有人踪,属于边荒的不毛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行前往封真遗地,首站就是万剑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