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301章 无向冢

第301章 无向冢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一遁之下,后撤千里远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此悬浮在高空,他并没有不顾一切的逃命,因为那股冲天浪涛仅仅在原位起起落落,不曾追赶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知自己遇上传说中的母怪,从海底冲上来,似在呼一呼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母怪的嘴巴显然过于庞大,张口就是飓风,闭口就是海啸,席卷千里水域,这可比自然海灾可怕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堂曾言,修士一旦被母怪呼吸笼罩,就如定身一样挣脱不得,只能眼睁睁看着肉身被卷走,吸入兽腹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却有东游翅保护,并不畏惧母怪摄吸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深海的所谓杀机,像是对他勾不成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镇定自若,花堂却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王,快些跑罢!母怪的身躯太过旁广,划水一刨就是几千里,如果让它游到咱们下方水域,那就是无边无际的陆地,虽然母怪没有法力,但躯味熏天,比剧毒还要猛烈,不可沾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问题是……”袁河抬手一指:“能往哪里跑?它呼吸已经暂停,你看远方,它身躯就是一堵横天屏障,咱们绕不过去,我瞬遁一次抵不过它轻轻一划,假如继续后撤,它却朝前游动,早晚让它给追上!况且一味后退,就是逼着咱们返航,前几年的赶路就要付诸东流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的东游翅是以千里为遁距,母怪仗着巨躯,扑冲一次能跨万里水域,若它全力驶航,袁河跑不过它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堂无言以对,逃跑确实不是上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顺着袁河手指方向远眺过去,只见那遥远天边,朦朦胧胧浮现了‘陆地’轮廓,左右根本望不到边际,那显然是母怪身躯浮出海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涉世未深的修士,不知底细误入此间,眺望到这样的地平线,定然会产生错觉,以为是抵达到了某座洲陆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该怎么办?”花堂失了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盲目逃窜,咱们等在这里。”袁河已有计较:“如果它前冲,我去试一试它的躯味,若能抵御,那就直接横穿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种行为风险太大,但母怪看不到他们,却未必会朝前航行,它在这一片海域出没,兴许就是老巢所在,等它呼气结束,说不定就会重新下潜,这将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袁河也须考虑最坏的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假如它左右遁行,那么它掀动的气浪方向肯定能被我捕捉,到时咱们朝相反的方向瞬移,就能与它背道而驰,从而避开它!”

        母怪向左游,袁河向右遁,母怪向右游,袁河向左遁,只要背向而行,自然可以远离它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如果它起了雅兴,在海中跳舞,反复的左右摇摆,那又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怎样,袁河都会随它而动,反正不能盲目向后方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堂听了他的策略,再未提出异议,陪他等待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岳真珠已经看傻眼,母怪身躯太过震撼,让她迟迟缓不过神,这一幕壮阔奇景足以让她毕生铭记,再难忘怀。

        转眼过去三日,远方的巨浪忽然消退,‘陆地’轮廓随之下沉,没入海面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方海域重复了波平如镜的环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它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堂长舒一口气,连日来他几乎没有眨一次眼,目不转睛盯着母怪,生怕它腾空暴起,那绝对是天塌之灾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则召出东游翅,他们也该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母怪藏身于海底,他可不敢慢悠悠赶路,直接瞬移冲锋,且每遁一次,期间都不作停留,一口气跑出十余万里,直至遁入无向海域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此他失去了方向感,不得不收回翅膀,否则偏离了航向,他会距离封真遗地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抛出海船,让花堂领航,朝着海底深处潜游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要穿渡无向海,必须花堂来指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事无巨细的介绍:“无向海,位于东洲与封真遗地的中心位置,因为地貌凹陷,形成峡谷深渊,那些海怪濒死之前,都会赶来此地,让骸骨长眠于此,这里其实就是一座海底坟场,尸体实在太多,同道们往往以‘无向冢’来称呼这一片海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心想,这岂不是和他前世了解的‘象冢’一样嘛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月蓬海域时,袁河曾经潜入过海底,正如花堂所说,地貌是平整坦途,无山无树,无草无珍,更加没有海妖栖居。

        海怪肆虐太过严重,但凡孕育出了灵物,很快就会被它们摧毁一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‘无向冢’大不一样,随着海船不断下潜,袁河终于发现熟悉的水景,起起伏伏的‘山峦’矗立在海底,与青黎长河的河底地貌稍微相似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仍旧看不到丝毫灵光,死气沉沉,暗无天日,真是应了‘冢’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海船着陆以后,花堂示意水茗姬减慢航速,他需要寻找自己的航线:“这些山峰全是海怪尸体所化,有远古时代就遗留的老尸,也有最近几千年才陨落的新尸,只要它们死掉,就会被海水融化,血肉全部散尽,鳞甲与骨头演化为骨石,那些存活的海怪一般不光临这里,所以穿行其间没有多少危险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话,海船靠近一根数里高的‘石柱’处,这显然不是真正的石头,而是海怪的兽肢所化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听他讲到这里,问道:“照你所说,这是一方安宁的海域呀,冢内为什么还是寸草不生?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堂指指自己的鼻子:“它们的气味仍在飘荡,骨石不崩灭,海植不会生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哦了一声,他见冢中山峦绵延无际,又问:“这里存在母怪的遗骸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堂摇头:“不存在,一头也没有!封真遗地的同道们判断,母怪应该也有‘坟冢’,但是埋藏隐蔽,至今没有暴露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海底静寂无音,只有这艘入微海船在缓慢行驶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船中几修聚在一块,都在透过结界向外张望,袁河与藤引、水茗姬是水妖根脚,自幼生活在河底,适应这里的环境,但岳真珠是人族,总感觉海底幽闭,让她毛骨悚然,便问:“花大哥,冢中干扰方向,你的航线在什么地方,咱们该如何穿渡过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堂笑了笑:“我可没有在这里留下灵印,海域太广,灵印根本感应不到,但坟冢是有规律的,一个族群安葬一片区域,它们的尸堆就好比海底峡谷的桥梁,咱们顺着尸堆前行,从桥头行至桥尾,就能顺利穿渡无向海!”

        峡谷中存在多少条‘桥梁’,那就意味着海中栖居了多少种海怪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据花堂介绍,峡谷长度探险不到尽头,至今也没有查明海怪的族群数量,关键还是没有大宝藏可以挖,吸引不了修士前来冒险。

        数日后,花堂在坟冢内找出一座桥梁,海船调转方位,开始沿着桥身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座接一座的尸山,整齐有序的排列,拼凑为桥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的神念一直外散,逐一打量途径的尸山,仅能窥视到大致轮廓,它们的鳞甲骨骼都已经变为骨石,俨然就是一具具空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忽然想到,壳中血肉不存,肯定能演化为小空间,忙问花堂:“这些尸山当中应该有修士出没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肯定是有,但很难遇见!”花堂解释道:“无数年来,往返东洲与封真遗地的修士,如果陨亡在途中,基本都是丧命在海怪口中,封真遗地有一批修士,专门跑到这里寻宝,翻找一座座尸山,试图找出把那些丧命修士的遗产,不过渡海艰难,所以寻宝修士的数量非常稀少,又散落在峡谷各地,往往数年也碰不上一次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