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98章 海怪奇谈

第298章 海怪奇谈

        迎着海风,袁河注目远眺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他穿越这一方世界,就在听闻有关大海的传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凶兽翻浪弄潮,水下秩序混乱,海灾又突起频发,阻隔了远行航线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只闻滔滔凶名,并未亲眼所见,今次扬帆启航,终得一窥海中真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初看时,海景与他前世所历大致相类,水质湛蓝,波涛席卷,营造一股波澜壮阔的浩瀚之势,却并不够全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海水就在船下,海兽尚无影踪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想着,忽听一股雄沉吼声扩散入耳,震颤四方,绵延不绝,即使袁河天赋灵耳神通,却不能捕捉吼声源头,因为无论他从哪个方向探听,都有音源传来,方圆几百里的海域皆在覆盖范围。

        音波骤起一刻,即掀动了冲天海啸,船体遭了波及,瞬时剧烈晃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起船!升空!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堂是领航员,听见吼声,便已预判出即将爆发的灾祸,催促岳真珠驱使船体,浮空飞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艘海船是采用一头龟族妖王遗骸炼制而成,外相仍是壳状,内里开辟有洞府,也布置有水空航行的法阵,岳真珠负责阵法运转,她见花堂一脸凝重,自是不敢拖延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翻手托出一杆阵旗,手腕一抖,海船已然腾水而起,直入高空云层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俯瞰海面,她神态陡然生变,止不住脱口惊叫:“那就是海怪吗?体格也太是庞大了,它到底是如何诞生出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也在伸着脑袋,从龟背夹板的边缘向下眺望,不由倒吸一口冷气:“问题不仅是它们的起源,东洲同道都说它们无情无欲,无恩无仇,无思无念,只知在海中游荡,但类似这样的巨躯,早已超过生灵界限,即使妖族修成真灵之躯,也难比它们百之一,为什么会没有灵智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那海啸当中,一座黑糊糊的锥状鳞骨探出海面,宛如万丈山峦,携着巨瀑般的水流巍峨升空,升至一半,左右各起两座‘锥山’,一大四小,连成一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其实是海兽背部生长的棘刺,但是形体过于庞广,从而有了山峰的形状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海兽持续上浮,它那一望无际的背部也映入袁河的眼线,足足横亘了几百里的海域,‘山底’下面皆是坑坑洼洼的湖波,真如一座突然浮现的狭长岛屿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袁河现在降落在岛面,他绝对不会有站立兽体的感觉,那就是一片陆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从高空俯瞰,袁河也只能打量它的整体轮廓,却是窥视不了它的真容,它头颅与尾巴全部藏埋在海中,延伸了不知多少里的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堂却见怪不怪:“海边这些凶兽,不过是小崽子而已,等我们航行几年岁月,到了那些不知名的深海之渊,有时相隔千里远,就能被那些古老巨兽的呼吸给笼罩,不等探测它们的方位,就要被一口吞进兽嘴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岳真珠颇有些不寒而栗:“隔着千里就能掠食?凶险这般大,花大哥你当年是怎么游到东洲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堂耸耸肩:“一半小心,一半运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介绍道:“你别看它们躯体旁广,却不会施展法术,而且脑袋有问题,像是瞎了一样,根本感应不到我们这些游海的修士,之所以存在危险,那完全是它们本能游荡或者掠食时,形成的海中风暴波及了我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一听,旋即问他:“半点法术也不会使吗,那杀它们难不难?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堂苦叹:“难比登天!它们虽不懂法,但根脚奇异,皮糙肉厚,法宝打上去,几乎没有痕迹,打上一个月,兴许能穿透它们鳞甲,可有这点时间,它们随便翻个身子,张张嘴,就能把法宝吃掉!”

        类似这等无边无际的巨兽,修士都会下意识心怯,逃跑都来不及,谁会去触霉头?

        “关键猎杀它们毫无用处,块头大是大,身上却没有宝贝。”花堂阅历极广,毕竟身临其境过,当年他从老家离开时,也收集了无数有关凶兽的资料,一并给袁河与岳真珠普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说:“封真遗地岛屿众多,曾有一批驻岛修士专门猎杀这些海怪,但他们费尽千辛万难,所得的收获还不如杀掉一头妖师,海怪体内不含内丹,躯体不存在价值,它们就仿佛是妖族尚未渡劫开灵的小孩儿,疯涨体格后形成的怪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缓缓点头,似有所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获悉有东洲与三圣洲被施法封镇的隐秘,这一方天地是中了‘无象仙法’,无象可是与猿族有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分析海怪的来历,袁河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推测,它们有可能是被聚真广腾,当然也有可能保留了原始模样,只是袁河这一批生灵被解真入微,因此才有了这么大的差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与花堂说到这里,那头棘刺凶兽忽然从海中抬起了山峦似的头颅,形如海鲨,獠牙森森,更显狰狞,脖颈下方长有两根粗壮兽肢。

        犹如蛙跳一般,它朝前猛扑一下,这股凶暴力道,直把海水溅上了十几里的高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入水后,它翻了身,渐渐沉没于海底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见识过万千根脚,但对它的形态却无比陌生,应该不是妖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血脉呢?它们的兽血与妖族相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不一样,它们的血液并不是殷红之态,五颜六色什么都有。”花堂手指海面水波:“这个大家伙叫山棘兽,它躯体就是一堆铁疙瘩,血是黑的,臭不可闻,能把咱妖族的小喽啰给熏晕,但并不蕴含灵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心想血有异色,那就是异族无疑了:“你能叫出它的名字,想必在封真遗地的外海也出现过,这是不是说明它族类众多?那它有没有首领,首领也像它一样低智无神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堂给了肯定答复:“它确实有首领,海中的每一种怪物都存在一头母怪,可以繁衍幼崽,但这些母怪从不靠近陆地,只在深海栖息,而且身躯过于旁广,谁也不曾见过真面目,此行咱们前往封真遗地,如果没有遇上母怪,那就算万事大吉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渡海到东洲,就不曾遇到母怪,至于小崽子,看上去吓人无比,但只要在航行中足够谨慎,不疏忽大意,提前预警环境,那是完全可以避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岳真珠忙问:“假如遇上母怪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堂给不出答案:“我不曾经历过,东洲与封真遗地也没有它们的传闻,因为见过它们的修士,统统进了它们的肚子里,飞上天也逃不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却想,也不知东游翅能不能从这些母怪的腹中遁移出来?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他只是好奇,却是真心不愿意尝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