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92章 宝在劫中,猿不在

第292章 宝在劫中,猿不在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略有过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双瓣耳,实是让他如虎添翼,称得上独门大神通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拿这一方霜环界来说,自从他到了此处,听遍界中各个角落的异响,即使风霜轻微呼啸,也能被他捕捉入耳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袁河初来,甄别不了隐界环境,导致深陷环内,无法逃脱。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却能仗着瓣耳把环内外的界限,清晰无余的划定出来,不致于重蹈袁河覆辙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余年来,袁小青一直驻扎在此,他早就锁定东游翅的准确方位,释心颜也跟随驾临,成功感应鬼门关与思乡台,但只凭释心颜在外施法,并不能把东游翅摄到界外,必须袁河辅助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袁河一直在闭关,袁小青搜索不到踪迹,笃定不了袁河失陷界中,素手无策之下,就此被拖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终于探听到袁河消息,袁小青筹谋已久的营救行动总算可以实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下落已经查明,是时候与他取得联系了。”袁小青所处的位置,正是当初俞驰老祖舍掉鱼躯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方寒流依旧,但后方环境已经大有改观,禁制早就被破除,影花界也荡然无存,被乌青色的河水所淹没。

        河底坐落着成片的水府建筑,游荡有成群结队的妖军。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回望一眼,神态略显厌烦,这些妖军并不是他的属下,而是青黎妖庭一位妖王麾下的喽啰,奉了星尧老祖的命令,驻扎于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名义上是在给他打下手,其实是在监视霜环界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侠姿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说道:“想联系到老师,必须遁入环内不可,释婆婆虽然能够驭桥入界,但时间太短,这间隙功夫,老师需要携带东游翅冲上桥,拖延不得,否则忘心桥也要失陷界中!此事关联重大,我亲自走一趟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没有同意:“你不能进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并不全是在乎侠姿安危:“释婆婆被星尧老祖看管起来,消息一旦通知她,星尧老祖必会启动星罗阵,这法阵借用了落星钟的钟力,把河心水域尽数封锁,又调派大河妖王,镇守岸边,即使老师出界,并驱使东游翅,他也逃不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侠姿对这世间的宝贝并不看重,便说:“老师为什么要逃?他把东游翅上贡给星尧老祖不就行了,得了这件宝贝,星尧老祖肯定不会难为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挑挑眉毛:“老师身上不止有一柄东游翅,还有蜂巢,其实失去这两宝没有关系,毕竟仍归在猿族!但老师还有一件宝贝,他无法舍掉,星尧老祖却志在必得!”

        侠姿忙问:“什么宝贝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敲了敲自己脑门:“当年在望梅水府,俺上贡给老师一个入微号角,你应该知道这根角,东涯大祭时,他使用此角把咱们五个入微缩形,这才避开了祭杀!此角来历不凡,被老师炼入额头,如果老师被抓住,会有性命之忧!”

        侠姿还是听不明白袁小青的话里所指:“一根妖角而已,再不凡,难道比洪荒真宝还矜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确实贵了点!”袁小青点点头:“当年星尧老祖推动灭真天廊大战,计划是让落星钟与十二重楼轮流对付九目神灯,谁知老师却携带落星钟登上天廊,星尧老祖认定老师身上携带了规避天廊法则的至宝,这件至宝极可能就是号角,童子大仙曾经讲过,老师的额角携有大气运,星尧老祖为了查找老师底细,会把老师的魂魄搜一个底朝天!”

        侠姿一听,顿时紧张起来:“这是星尧老祖亲口告诉你,还是你自己在胡思乱想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嗤笑一声:“肯定是俺猜的!星尧老祖怎么会透露这种暗害自家孩儿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猜?”侠姿略有着恼:“东洲猿族已经所剩无几,老师与星尧老祖是硕果仅存的两个首领,他们不该内斗,你也不能捕风捉影非议他们!如果你的想法让老师得知,岂不是挑拨离间,害老师猜忌自家老祖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从个人情感上,侠姿偏向自己老师,但她也尊重星尧老祖,这些年星尧老祖重朔妖庭,摧毁大河南岸的人族教派,不准南方再有练气士的身影,由此给东洲妖族争取了最安逸的栖居环境。

        星尧圣祖之威,早已传遍天下,大河妖族更是对星尧老祖死忠膜拜,侠姿也是如此,所以她并不希望自己老师与星尧老祖发生任何矛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冤枉俺!”袁小青瞪她一眼:“星尧老祖是靠山,不到万不得已,俺怎么可能反他?俺也绝不是瞎猜,他对老师的威胁已经明目张胆,他布下的星罗阵是天罗地网,非擒拿老师不可,如果他没有暗害老师之心,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做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也很纠结,但他必须阻止星尧老祖,又透露一个更大的内情:“甲子前星尧老祖大闹重楼洞天,打伤童子大仙,还差点挑起十二重楼与落星钟的大战,你是否知道出于何故?”

        侠姿诧异他的问题,脱口道:“原因不是早就传遍了吗,他要把无花猿山从重楼洞天搬到青黎妖庭,童子大仙不同意,这才大打出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哼道:“不对,这只是掩人耳目!星尧老祖是为了追回岁杏树,这棵树被十二重楼封印在了老师的道场里,星尧老祖忌惮十二重楼,无功而返,但是等东游翅出世,星尧老祖就会无所顾忌,他一定卷土重来,到时候就要打大仗,俺猿族元气尚未恢复,已经经不起另一场灭真天廊斗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十二重楼,蛮族不会覆灭,袁小青惦记着这份恩惠,所以他不愿与十二重楼为敌,更不想重登天廊作战,因为这有可能导致猿族永久灭绝于东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,袁小青夹在星尧老祖与童子大仙之间左右摇摆,过的极不舒坦,他有心化解双方的仇怨,却是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初星尧老祖败退重楼洞天,童子大仙把俺领到岁杏旁边,对俺说:‘你老祖执意索回岁杏,绝不是为了猿族,他只是想通过杏果冲破三花境的天堑,重复他大仙法力,尔后前往眉山报仇雪恨!

        但你老祖戾气太重,仇恨太烈,身上还有佛识未消,别说雪他妖奴之耻,他敢离开东洲,定要被眉山的秃驴们给阴死,还要连累你家的宝贝们全部完蛋!快些去找你老师罢,只要把你老师找出来,落星钟就会离开你老祖,到时候,你老祖失了宝贝,就会变老实!’”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得了撑伞童子的叮嘱,袁小青才下定决心入驻在此,这一次,他不把袁河救出来,绝对不会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早在两百年前袁河失陷在霜环界,消息已经被俞驰老祖与曼陀娘年传到栖侠山,那时袁小青就想营救,但苦于尚未进阶,根本打探不到袁河的踪迹,他只能闭关练功,等他觉醒瓣耳神通后,再度过来探险,谁知又被影花界的禁制所阻,难以越过雷池半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星尧子已在筹谋抢夺东游翅的行动,为了防止袁河携带东游翅逃脱,他虽有法子帮助袁小青探险,却迟迟没有提供支援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十几年前,星尧子把‘星罗阵’布置完毕,这才炼掉影花界,打开通向霜环界的通道,放了袁小青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侠姿听完袁小青叙说的内情,已经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:“既然老师有危险,那我更须遁入霜界,当面和老师讲个明白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就要飞遁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急忙拽住她,难得严肃一次:“你入界没有用,反而会连累老师!童子大仙潜伏在河岸,不会让星尧老祖称心如意,老师不会有危险!你的当务之急是带着妖庭的孩儿们返回重楼洞天,进驻栖侠山,不要再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侠姿不解:“这又是为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原本性子急躁,如果是其他修士这么问话,他早就不耐烦的发大飙了,但侠姿在他心上分量太重,无论遇着任何事,他都心平气和:“因为老师要远走海外,如果童子大仙的计划成功,落星钟会随着老师离开,咱们需要防止星尧老祖六亲不认,擒拿你我这干亲信,要挟老师!”

        侠姿呆愣了好一会儿,缓缓垂首:“好,我听你的!但霜环界危险这么大,无谁愿意闯入,你要替释婆婆指引方位,不能进,如果我不去,谁又能担此重任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说:“你忘了吗,妖庭有一头鱼王,肉身随着老师失陷在界内,他挂念着自家法体,两百年都不愿意夺舍,我早就和他谈过,一旦找着老师下落,他会冒一次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聊了这么久,已到离开的时候,他抓住侠姿的手:“咱们走罢!返回妖庭向星尧老祖禀告老师消息,顺便通知花堂与岳真珠,让他们做好出海准备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早在数十年前已经委托花堂前去海边,花堂已经进阶妖王,又来自封真遗地,是栖侠山唯一拥有航海经历的修士,让他给袁河做向导,再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事早就俱备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为弟子,袁小青已经把所有事宜准备妥当,但他到底能不能帮着老师逃出这一道天罗地网的封锁,其实心里没底。

        ‘但愿真如童子大仙所说,落星钟会主动返回老师身边,如若不能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没有想下去,却涌出另一个心思:‘落星钟为什么不能像十二重楼一样开辟洞天?俺曾请教童子大仙,落星钟甘愿追随老师,是因为号角还是老师自己?童子大仙却神神叨叨,说什么‘宝在劫中,猿不在。’又是何意?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