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86章 气冲九霄

第286章 气冲九霄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参悟摘星卦多年,早已使的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卦术属于猿族独门,绝非变换一下手势就能炼成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记掌卦都暗藏五行相生的次数,卦卦周天相连,紧密相扣,稍有一点错误,卦力就释放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猿血也极为关键,即算外族抢了卦术,融会贯通,但是以异血运转掌卦,却凝结不了‘吸星斗云’与‘东朝紫气’,自然也驱使不动落星钟与东游翅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道统真传,仅仅根脚这一关,就把无数的天资修者拦截于门庭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这一副猿躯,称的上得天独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早已积累摘星卦的心得,今次再修东游卦,一气呵成,期间未受丝毫阻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行功虽然顺利,想要取出东游翅却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聚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运转东游卦与东朝紫气,单臂伸起,五指虚抓,前方的紫雾顿有感应,开始绕空翻滚,渐成翅型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他不断施法,气翅慢慢凝实,很快就浮现了本尊。

        通体生紫,宛如鹰翼,翼上套着银色环影,这是漫天霜环的环力烙印,霜环界不崩塌,烙印不会消失,紫翼也要永久被困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细细打量,发现翎羽上布满裂痕,昔年漫天霜环曾给了它极重创伤,至今都没有恢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只要保留一丝真灵不灭,它就仍有神威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是被镇压了太久,它也在渴望着逃离,一见东朝紫气在袁河头顶升腾而出,双翅忽一煽动,牵引了袁河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它重溃为紫气,翻滚变幻,映出一幕紫猿练功的卦相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它是在传功!’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对猿族卦相极为熟悉,一眼瞧出来历,它所传授,正是驱使东游翅的掌卦神通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袁河在落星钟内观摩星图,共演化了七副星卦,每一副代表了一式驱钟神通,这些神通各不相属,由此也可以看出,落星钟的主人摘星始祖善于钻研与自悟,在道法上自成一家,走的是森罗万象,无所不包。

        且落星钟的传功讲究循序渐进,修为达不到一定程度,便得不到星卦传承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游翅大不一样,这位宝贝反其道而行之,一口气把翅中游卦尽数传授,让袁河继承的彻彻底底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神通过于单调了,除了飞,还是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套游卦名为《气冲九霄》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游翅先天领悟九霄遁术,一霄之力,可遁一重天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一重天有多远,袁河猜测是万里之遥,蜂巢曾说它‘扶摇一遁九万里’,想必是九霄之力施法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把掌卦认认真真观摩一遍,领悟起来并不困难,但真正施法却存在超高的难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单单一霄遁术,就必须渡过妖王劫才能施展,假如肉身淬炼的不够坚固,起飞容易,下场却是直接在遁移中碎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袁河现在的修为,他最多借助东游翅瞬移百十里,这点距离根本躲不开星尧子的追踪,他必须先行提升妖道修为,至少要在霜环界渡过脱壳雷劫,等猿躯有妖师的强度,马马虎虎可以完成千里瞬遁,到时跑起来才有自保余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以星尧子的修为,瞬移千里,照样要被抓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东游翅这件伴生宝,根脚得天造化,须知《气冲九霄》的核心是‘气’,跳出了五行遁术之外,它的一身紫气,上天入地,遁水穿林,哪里都能跑,除非前方有谁设置相克的屏障,否则拦截不了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袁河最看重的价值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它被镇压了,纵然袁河想把它炼入肉身,让它常驻于身后,也得先把它救出来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传功结束,袁河侧了侧头,对一旁的蜂巢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曾被落星钟传授《三象六臂》的东游臂法,专为驱使东游翅,其中有一式气转法移的神通,能够移形换位,但这神通使出来,我要和东游翅来一个对调,它倒是能脱困,我却再难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像昔年东游翅营救岁杏一样,岁杏破环而出,东游翅却失陷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神通不能使,你是否有法子?”他问蜂巢。

        蜂巢颤鸣一会儿,忽然遁空飞走,来到七十二座法像间,悬停在一头飞猿脚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尾随过去,打望这座法像,它根脚是紫猿,背部长有双翅:“它该是东游始祖的后裔,莫非办法在它身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蜂巢未应,缓缓飞高,在此像的双翅处停滞,忽地滑空前冲,狠狠撞击翅外的坚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它仅仅依靠一股蛮力,撞了半晌却是毫无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这才拦住它:“让我试一试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使用本命之宝,而是把流川四修的祖戒驱使起来,在冰层上轻轻一触,渐有融化之态,法像双翅的原始模样也显露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注目一看,发现另有玄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左翅上雕刻着一种古怪符号,应该是古老的猿庭道文,右翅上封印了几幅阵纹图案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不解其意,这法阵是做什么用的?

        正欲找蜂巢询问,忽然感应到蜂巢正在破解道文符号,一字字传递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待他听完之后,又转去相邻的石像,破开冰层一看,像上封印有相似的阵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七十二座石像,俨然就是一座大型法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怪不得石像没有被霜力摧毁,原来它们是镇守东游道场的阵卫,早在道场开辟之初,已经与这一方天地炼融一体!自然也与霜环界融合为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抱着双臂,自言自语:“这七十二像至关重要!不止能救出东游翅,还能摧毁道场,拖着漫天霜环的本体归墟!”

        九目神灯已经彻底被抹杀,但漫天霜环仅仅是真灵陨亡,这宝贝的本体仍旧健在,演化为‘霜环界’融合了东游道场,并以界力镇禁了东游翅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游霜舍身,它本该自毁本体,拖着岁杏、蜂巢一块崩灭,可它显然是有了畏惧之心,留着本体以待重生,它的盘算是让蛮族找到它,谁知摘星始祖与惊雷始祖联手保全了蜉寿桃与一座乐山,并把它封印在乐山当中,让它永久隐遁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九目神灯找到了蜉寿桃与乐山,但是为了哺育蛮族,没有选择杀死蜉寿桃,寿桃不死,乐山不会崩,乐山不崩,霜环界不会显,于是两件蛮宝错过了重逢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年前的灭真天廊大战,九目神灯发狠拖着蜉寿桃玉石俱焚,却又被落星钟保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棵桃树还真是不虚其名,寿与天齐,两场灭世大战都没有死成,在那遥远的洪荒纪时代,它极可能还经历过类似大劫,却始终长命长青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桃树扎根的那座乐山,却是崩了,由此才导致霜环界重新现世。

        星尧子曾言:‘乐山崩,东游出’,也是指明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五乐山共有五座道峰,一峰随着岁杏崩塌,另一峰随着寿桃破碎,还有三峰也不知道在哪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并没有细想,他现在的心思全在东游翅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七十二座阵卫法像能够为他所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对阵法一道涉猎不深,忽然想起金鱼水茗姬擅长稳固结界,阵法造诣应该不低,便把彼岸屋取出,召水茗姬出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石像是一套法阵,每一像都是一个阵位,并能干扰这一方结界的运转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指向东游翅:“那扇翅膀被银环给锁住,必须助它破环而出!如果启动石像阵的自毁,银环顷刻就崩,救出翅膀易如反掌,但这样一来,结界也会随之坍塌,我们都要葬生于此地!

        你精通法阵,我现在传你驱使石像的法门,等你掌握以后,给我找出稳固结界的办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水茗姬不由朝天仰望:“老爷,这一方结界如此广阔,若是坍塌了,想要稳固谈何容易?奴婢自幼研究阵道,但修为有限,驱使不了这等大阵,怕是会坏了你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妨的,你先行研修!”袁河说:“并不需要你稳固太久,能稳固片刻功夫就已足够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已经做好盘算,先在霜环界闭关渡劫,给驱使东游翅做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尔后寻找鬼门关与思乡台,静待释心颜与袁小青寻觅到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期间足够水茗姬找到稳固结界的办法,等一切准备妥当,他才会动手毁掉七十二座法像,帮助东游翅脱困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《气冲九霄》他已经受传,游卦也已经掌握,翅膀脱困一刻,他就能像落星钟一样进行驱使,到时直接借助翅膀瞬遁出界,眨眼就能溜走,不存在任何难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水茗姬听他下死命令,便接了这差事,却道:“那老爷你的冥屋该怎么办,奴婢还没有祭炼完全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入界之前我就对你讲过,受困的时间会很长,几十年上百年都有可能,我交给你任务都不紧迫,不会催你短期内就办成,你自己安排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觉得她过于唯唯诺诺,遇事也缺少灵活的反应力,貌似鱼族的性子普遍都有呆板的一面,那位俞驰老祖活了几千年,也不算特别机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便把玄晶蚕抛进屋子里:“这是守山道童,让它陪着你,给你打下手!好了,你在这里辟府定居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藤引大王迟迟没有找过来,也不知去了哪里,袁河要去瞧一瞧情况,顺便把霜环界的环境给打探清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