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85章 东游折翼(下)

第285章 东游折翼(下)

        危亡关头,东游座下三宝真是情深义重,蜂虫拼死救游翅,游翅舍身救杏树,杏树却不愿独自逃跑,骤一挪位,便摆动枝条扑向霜环,似是想把游翅给救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这个时候,冰霜巨人舍身演化的寒流已经把东游法象尽数摧毁,随之掀动一场铺天盖地的寒流,沿着东游道场凶猛横扫,途经之处天地冰封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看到这里,心情跟着变急切,岁杏本可以完好无损,但是为了东游翅,它终会步东游始祖的后尘,陨亡在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在岁杏空间,释心颜施法探查岁杏死界的情况,窥视到界内千疮百孔,判断它是死于某种虫族的啃噬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了此时此景,袁河已经有了预感,岁杏并不是死于虫杀,应该是被霜环的霜力击中,导致了万箭穿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果不其然,岁杏的陨落结局很快就已经上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诛仙天笼破了!快快随本殿冲入东游道场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耳边响起一道颇有威势的男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转望一看,只见霜环的环外,涌现一座牌坊式的血色牌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位穿着华贵的冷峻青年最先从门内踏出,他掌心托着一座冥屋,正是释婆婆传授给袁河的彼岸屋宝,他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,想必是破香太子驾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左右站有两位冥族修士,一位是老妪,模样神似释婆婆,另一位是头戴长冠的黑袍尸修,打扮与白城老祖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三人身后更有千军万马的轮廓,但门内冰天雪地,被霜力封锁,俱都闯不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破香太子扫视一看,见蜂巢浮在半壁上翻翻滚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!”掌中冥屋飞射出去,准备先营救蜂巢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他刚把蜂巢摄入,顿时大惊一声:“不好!巢儿中了凰蛊,污秽了本殿法屋,召不回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飞身欲冲入寒流,却被老妪与黑袍尸修一左一右给拦住:“殿下不可涉险,属下先进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修遁飞入内,联手施法,把彼岸屋打落破香太子跟前,正要回飞之时,漫天霜环见着大势已去,真灵忽然崩灭。

        环上结出一股狂暴霜力,势如雷霆,向外冲击,也似烟花突然绽放,每一条花丝就是一根霜针,把东游道场尽数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游翅距离霜环最近,本该第一个陨亡,但岁杏却以树体挡在了翅边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老妪与黑袍尸修见状,再也顾不得营救它们,第一时间冲向破香太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袍尸修殿在后方,以肉身阻挡霜力逼近,老妪脚踩一座拱桥,踏脚一踢,挪桥到牌门前,桥一端插入门中,另一端托起破香太子:“殿下快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把它们救出来!”破香太子矗立桥头,悍然不动:“临行前,吾父吾母千叮万嘱,猿庭灭,地府毁!若真挡不住此劫,也须不惜代价保住猿族之宝,来日还有复起之机!”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黑袍尸修忽被霜力覆盖,形神皆灭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老妪浑然不惧,交手施法,拱桥骤涨,一下延伸到岁杏跟前,托树在桥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欲把东游翅也拽到桥上,奈何霜力已经附体,她顿起一声低沉哀鸣,老迈的身躯忽地滞空,软绵绵朝着下方掉落,她半仰着身子,微微抬起手臂:“老身尽力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掐指一弹,把最后一丝法力送入拱桥,推着破香太子与岁杏冲向牌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霜力灌体一搅,把她肉身碎为虚无,她死前仿佛听到破香太子在门外大声疾呼:“摘星老爷!惊雷老爷!不!”

        也似乎望见,牌门外刀光血影!

        猿庭已灭!

        寒流席卷东游道场,她成为最后一个陪葬者。

        投影演化到这里,已是落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场远古战争就这样结束了,天地环境重复了冰天雪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孤矗在风雪中,久久缓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游折翼,海珊碎壁,已经真相大白,岁杏死因他也得知,蜂巢中毒也揭开了谜底,但岁杏死界里的第三头生灵到底是谁?是蛊灵,还是破香太子?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重楼封镇岁杏入口,想必不是为了阻止友军出世,那么破香太子的可能性并不大,凰族遗修才是最大嫌疑,此族神通诡异,若说那始凰能借蛊重生,袁河也不觉得稀奇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答案真是如此,那就算袁河探索深海,找到了紫华露,暂时也不能尝试复活岁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须先找到诛凰诛蛊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以为蛮族才是覆灭我猿族的真凶,想不到巫凰族竟也参与在内!但既然两族是盟友,他们为何要自相残杀呢?而且还一代代穷追不舍,竟把东洲境内的巫凰后裔给血洗一空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的原委,东游始祖与海珊娘娘都没有透露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自己推断不出一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东洲门就在此地,这是冥族接引凡间魂魄的鬼门关,可以直通南凰洲的鸿清地府,待我把鬼门关找出来,大可秘密潜入南凰洲一趟,等到了东洲之外,或许就能把九洲劫的起因打听一清二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要入鬼门,可一点不容易,必须集齐释婆婆的忘心桥与思乡台,否则无法运转,归根结底仍要先找东游翅,先离开这座霜环界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蜂巢已经脱离号角,在他身侧伴飞,他说道:“你刚才给我看的幻境,非常重要,我现在已经得知,漫天霜环的真灵早就陨亡,它以环躯铸就了这一方结界,界中任何一物,应该都有环力封镇,东游翅也逃不脱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指指前方的冲天紫雾:“这雾想必是东游翅所化,我若入内,环力必然降身,到时候,就算释婆婆让忘心桥穿透鬼门,我恐怕也遁不出界外!”

        蜂巢的示警让袁河避开了受困的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紫雾边缘盘坐下,又道:“既如此,那我只能以‘东朝紫气’来感应宝翅,看看能不能以移形换位之法,把它从环中给拽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年他能驾驭落星钟,依仗了三样东西,一为‘掌卦’,二为‘吸星斗云’,三为耳猿血脉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直面东游翅,非如此同样不能驾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已研修完‘东朝紫气’,耳猿血脉也没有变,唯独缺了‘掌卦’,但是早前的投影幻境,东游始祖舍身之前,曾经演化了一式掌卦,这卦让东游翅从紫猿本体上脱离,想必就是驭翅的卦相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准备即刻修炼,先用此卦试一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