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83章 东游折翼(上)

第283章 东游折翼(上)

        大道尽头,紫气冲腾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距离太远,不能窥视气内真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打望一会儿,没有选择从上空飞渡,而是落于道外入口,他决定步行探险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道两侧的庞然石像全部出自猿族,各有不同外相,根脚对于袁河来言,极为陌生,他需要逐一甄别,以便探索石像来历。

        收剑落于雪地上,神祗大道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排的两座石像宛如山峰孤矗,仅仅脚掌就有十余丈高,若不施法,肉眼根本看不清轮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像都是青猿像,即使像外封有坚冰,仍能透视内部色泽。

        左像的躯干与袁河相类,但生有四耳,一尖、一长、一羽、一蒲,想必生前已经修成了真灵之躯,唤醒了灵耳的诸多神通。

        右像额头稍宽,长有一颗竖眼,像是某种灵目之猿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千里眼,一个顺风耳,守在前头也说的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这两像中间穿过去,后面的几排猿像,袁河全都看的一脸迷茫,主要是根脚太古怪,或挂有犄角,或长有多首,或通体生鳞,造型千奇百怪,想必都是洪荒异种,却没有后裔留在东洲,以致袁河追朔不了它们的起源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袁河穿行在神祗间,一座座石像详细观摩。

        数量共有七十二座,等袁河走完一遍,抵达尽头时,发现除了耳猿族,其它石像都不能准确看出根脚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释心颜曾经对他讲过,东洲有五大始猿族,星猿最智,飞猿最美,雷猿最强,魔猿最凶,海猿最广,但这五族各有不同分支,即使后裔修成真灵,他们的形态也或多或少会区别于始祖。

        始祖是先天诞生的第一头猿,世间独此一个,后裔并非它们繁衍孕化,全是使用神通创造而出,它们具备造物创世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虽在落星钟的卦相内见过摘星始祖,但此地类似摘星的石像却未必是星猿族,仅仅算是疑似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无论根脚为何,想必都是洪荒古猿,共栖此间,朝拜东游始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石像外貌有异,打扮却相类,穿有铠甲,持有兵刃,对位而站,整齐如一,像是接受检阅的将领,分列大道两侧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这里应该就是东游道场了,这些石像的主人可能是镇守道场的卫士!’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寻思:‘当年在小藏冰河,无象门开启后,那位凌风猿前辈曾经讲过,东洲门失落于东游道场内,释婆婆也已经证实,东洲门就是鬼门关,摆在道场当中,照此来看,漫天霜环是把东游道场囚禁在此了!’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袁河猜测不错,那么‘隐界’恐怕就是‘道场界’,这一方界域是他猿族的祖庭,可惜被霜环的环力所镇,生灵绝迹,花木枯萎,变成了恒久的冰雪气候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冰雪的银白,天地间只有紫气仍在飘荡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转过身,望向大道尽头的冲天紫蕴,这里边究竟隐藏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正欲迈步遁入期间,体内蜂巢顿有警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即刻悬巢而出,望着巢体在掌心蹦蹦跳跳,一时难解它的意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我踏上这条猿道,你便悲恸难止,气息哀沉低落,不管我问你什么,你都不答,为何到了尽头,你却忽然活跃起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蜂巢听罢飞离掌心,盘踞头顶,绕着他的额前号角开始转动,巢力结成一团小风暴,在角上一劈,雷元芝瞬时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化作男婴掉在地面,它翻个跟斗跳起来,既惊又怒,不过待它看清蜂巢模样,一下又垂头丧气,一屁股蹲在袁河脚下,耷拉着脑袋,不再动弹。

        蜂巢取而代之,溃为一条紫带缠住号角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之间,角上青光大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团光芒急涨急冲,掀动的光幕宛如海啸,扫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只觉眼前的环境骤然变幻,冰天雪地在光幕的冲击下,瞬间消退无踪,继而转变为一方蓝天绿地的原始自然景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场变故,并非实质化的天地逆转,而像是一幕投影幻术,蜂巢通过号角把它的记忆抽了出来,投送在此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目前见到的原始景色,像是昔年东游道场尚未被镇压时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画面让袁河看上一眼,就已入定沉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洪荒劫终,九洲纪生,乐山猿圣,永镇东洲,普天同庆,万仙来朝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声音响在袁河身侧,一头长有翅膀的飞猿虚像悄然浮现,它形体与人族几乎一模一样,除了猿翅与满头紫发,尖嘴猴腮的特征并不明显,咋一看去,真如人间美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它双手端一法旨,面朝神祗大道,朗声念读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道两侧,拔地而起七十二头神猿,手握刀斧枪戟,触地挥震,猿躯清晰展露,体格与袁河相类,但是很快,各自背后就有法象显露,高者数千张,矮者也有几百丈,巍峨矗立,结成灵像。

        法象成型后,这七十二猿单膝跪倒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们之间则频频闪光,每一缕光华都是一个生灵,这些生灵各有道统,海中龙鲸,空中凤雀,地上狮麟,千千万万共聚一堂。

        似在迎接某位大圣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东游长遁,海珊永舞,亘古璧合,煌煌生辉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道上踏出一位紫袍修士与一位蓝衫女子,携手前行,祥云罩身,仙眷天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人显然就是东游始祖与海珊娘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恭迎二老爷与三娘娘!”

        万众叩倒,膜拜作礼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望着两人穿过大道,来到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回眸一看,身后的冲天紫气已经不见踪影,一座云梯凭空显露,阶梯两侧同样挤满各色生灵修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游始祖与海珊娘娘迎梯而上,尽头是一座高台,摆着一张云床,他们盘膝落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吾教为荒!”

        东游始祖挥袖作语:“先朝荒师,再传荒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言出,法当随。

        岂知话未讲完,他朝海珊猛一摊手:“玉璧拿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海珊略有迟疑,仍是照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开!”他一指点在壁心,裂分为二,半壁抛回,卷起一层蓝圈,罩住海珊:“你该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海珊正欲开口,忽见天地顿起异相,抬头上望,空中弥漫寒流,又垂首俯瞰,地下灼烧寒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至清至冷的女音悄然飘荡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荒,已陨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声至,天骤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柄旁广的银色法环,破天而下,直落高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环携着排山倒海的狂暴威势,圈中上百里的区域,罩地一刻,环中万物尽数碎为粉尘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只苍白玉手随之探空而出,悬于高台之上,掌落飞霜,一霜一芒,犹如万箭齐发,簌簌劲射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间,只听一声猿吼霹雳炸响,高台处狂涌紫雾,站起一头擎天紫猿,猿头轻轻一顶,苍白玉手顿时崩裂解体。

        紫猿又一挥臂,犹如天柱横扫,击向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拳头所至,震显一头朦胧的冰霜巨人轮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巨人面有女相,却是顶天立地,山峦在她脚下犹如石子,较之紫猿还要雄健三分:“荒已陨!”她继续说:“你不可活!”

        紫猿闻声微微前倾,背部忽地闪烁两扇气翅,颤颤一抖,携着它庞大猿躯瞬移而走,直遁冰霜巨人面前,一拳击向头颅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大地突然间剧烈摇晃,裂开一条无边无际的深渊漩涡,伴随着阵阵低沉嘶吼,另一头青面獠牙的巨人冲腾而出,其人背生绿翼,翼上燃火,狞笑一声,扑向紫猿。

        火光陡转,欺上猿翅,以二围一,贴身猛击。

        滔天战火就此降临。

        天上的银环缺口里,环光连绵不绝的坠落,每一环都有霜蛮修士在操控。

        漩涡之中,蚁群般的双翼凰修争先恐后掠上地面,杀入道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袁河环顾四望,周围处处是杀伐,他明知这是远古遗留的投影,却仍觉身临其境,仿佛发生在眼前,正在真实的上演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头猿修的陨落,都让他血脉沸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追寻猿族遗宝已久,早已得知游霜争霸的结局,东游始祖终要陨落此间,但是亲眼所见之下,心绪仍是沉恸不能自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场大战像是一场偷袭,东游道场被蛮凰两族合力困镇,待两族大军把东游始祖座下的弟子尽数诛灭,便无援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战到最后,已是孤身抗敌的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天,是吾族之天,这地,是吾族之地!谁至,谁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东游夹在两头巨人之间,一侧是寒流,一侧是寒焰,他左突右撞,突围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海珊盘浮他肩头,随着他抵御强敌,忧虑已经挂满脸颊:“大兄与三弟都在山上,他们为什么不来支援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其实已经猜到答案,始猿道场毗邻而居,肯定是同时遇袭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游望她一眼:“天笼已经铸就,生灭都在笼中!玉璧能助你脱身,你可以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她不为所动,又说:“大劫突来,牵一发动全身,东朝猿庭不会是唯一目标,你须立刻返回月潮山,没有你,海潮海娲守不住封真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我,你会陨在笼中。”海珊难做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霜蛮此来,先以霜环锁住乐山,哪怕同归于尽,她也非诛我不可,即使你留下,也逆转不了结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