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80章 伴生与始毒

第280章 伴生与始毒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有什么大翅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指去漫天飞蹿的紫气:“我刚才是吓唬那四人,使用虫巢召唤了一缕大翅虚相,这相有形而无质,并非翅膀真体,不过对付他们四个却是绰绰有余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番话半真半假,听去毫无破绽。

        藤引大王只觉云山雾罩,无从揣摩虚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大翅真体到底存不存在?还有你刚才讲的蛮族至宝漫天霜环,是不是藏匿于这一方空间内?”藤引大王被勾起兴趣,他刚才亲眼目睹大翅被一柄银环给套住,这两件宝贝应该都有本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一方空间实在太过诡异,明明广阔的出奇,俨然就是小世界,界中却空荡无物,所有宝贝像是彻底隐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他没有能耐找出这些宝贝的藏匿方位,他相信袁河一定有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想大翅起飞于猿族祖庭五乐山,料想应该是猿族的宝贝,他不会染指,但若是有机会搜寻蛮族遗物,他也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倒也没有与袁河争抢的意图,毕竟克制寒流的祖戒掌握在袁河手上,他仍旧没有脱险,但这一片寒流空间这般大,想必埋葬有无数的蛮族遗物,他拼死拼活解了虫巢之毒,总归要捞点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却没有回应他,飞离蛟头,前去收捡流川四修的遗尸。

        过去的一个月,他一直耐心等着藤引大王给蜂巢解毒,终在不久前小有功成,他与蜂巢血骨相连,沟通过后,得知蜂巢能够牵引空间内的紫气,并演化东游翅的幻相,这一缕幻相除了能散射洪荒真宝的威势,其实并不具备杀伤力,他还真是在吓唬流川四修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的吓唬举动仅仅是迷惑,旨在声东击西,先放一个烟雾弹出去,杀招仍旧是他的地支飞剑。

        流川四修惦念漫天霜环时久,骤然看见始祖之宝重新现世,难免会心神失控,于此被袁河抓住破绽,一剑结果了他们性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场偷袭斗法,袁河执行的极为顺利,但四修虽死,却不代表袁河已经脱困,更不代表他能追回猿族的东游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知肚明,真正的险局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流川四修苦苦寻觅霜环界的入口,其实入口无处不在,他们早就身在界中,而不自知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这座结界的玄机具体为何,仍旧需要袁河继续探索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他探索不出来,那就别想脱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须凑齐四枚祖戒,这四戒可以帮助他在寒流空间内长期定居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那几颗地枝果,这次误入空间,进来容易,想出去却是千难万难,长久寿元也是支撑他坚持下去的关键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翻找四修的储宝囊时,他发现一柄隐隐震动的血瓶,施法检查了一遍,他旋即开了瓶口,从中蹿出一条鱼魂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婢谢猿王营救之恩!”

        竟是跟在俞驰老祖身边的后裔水茗姬,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,悲声说道:“小婢奉老祖之命守在影花界外,不幸遭了人贼毒手,他们怕打草惊蛇,只擒而不杀,毁了小婢肉身,留着魂魄镇压起来,小婢本以为早晚要陨亡此地,想不到还有逃脱升天的机会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扭头看见流川四修的尸体,不由悲中生快,情绪略有激动,忍不住呜呜抽泣:“就是这四个人贼,竟然全都丧命于此,当真是善恶有报,也是活该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见她只剩鱼魂,若无冥宝温养,早晚魂飞魄散,便把彼岸屋祭出来:“你且住进去,这宝贝能护你魂力不失!”

        水茗姬性子柔顺,钻进屋门,敛住哭声,不停打叩鱼头:“小婢屡受猿老爷恩惠,无以为报,从今以后愿服侍左右,当牛做马,还望猿老爷不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找不到出界办法,我要老死此间,你也活不长久,还提什么服侍不服侍,老实住在屋子里,我会定期交你差事,须得用心去办!”袁河叮嘱一句,托着彼岸屋回飞蛟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婢誓死听老爷调遣。”水茗姬这才注意到藤引大王,惊了一声:“呀!蛟王竟也在此,小婢给你行礼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藤引大王根本不搭理她,袁河所说之话一字不拉落入他耳中,焦急询问:“猿王,你是什么意思?难道咱们出不了这一方空间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不要急!此事原委如何,听我慢慢给你道来!”袁河盘膝坐下,把蜂巢悬在面前,他所知的有关空间情况,都是从巢灵中获悉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身在环中,永镇其间!’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蜂巢解毒以后,巢灵一遍遍重复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灵仍不通透,袁河暂时无法与它正常交流,仅能通过它断断续续的思维,来捕捉它所掌握的部分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它性情已经趋于温和,再无当初在栖侠山时的暴虐。

        究其缘由,其实是巢中同时孕化了两头妖灵,一头是巢体,另一头则是巢中的青色蛛网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网是被藤引大王从巢中摄炼出来,感应到网中生灵,便想向袁河求购,结果被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似这种自开灵性的天材地宝,每一样都有超凡根脚,随便温养祭炼一段年月,就能脱胎成为灵宝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袁河明知青网有剧毒,不适合自己驱使,却执意留在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时不着急替藤引大王解惑,而是把青网取出,问道:“早前要对付那四个人贼,我来不及问你,一张毒网怎么可以先天开灵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藤引大王一见着青网,顿起羡慕之色:“能先天孕化灵智,必然说明此网来历不凡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它到底是什么根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据俺所知,这世间的毒物,能单独生灵并化形,只有七种始毒的后裔才能办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藤引大王逐一细说:“传闻在洪荒时代,天地间孕化七种毒物,毒有灵性,能脱变妖躯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妖为飞禽,名曰鸠,喜于流窜凡间,盘踞井泉;二为走兽,名曰蝼,所过之处,万物皆枯;三为海灵,名曰豕,真龙遇之,退避三舍;

        四为壳精,名曰螫,倒钩一刺,毒倒佛陀;五为鳞怪,名曰癞,形如蟾蜍,贪吃成性;六为异獠,名曰狡,人头蛟躯,发结蛇体;七为毛虫,名曰织,万手蛛相,能吐青网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算是大开眼界:“你是说,这张青网是始毒‘织’所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一定!只能算是疑似!”藤引大王摇摇头:“洪荒流传下来,有名有姓的始毒有七种,兴许还有一些隐踪的天地灵物,这种宝贝咱们几乎没有办法驾驭,早前俺替你的虫巢解毒,其实是巢灵与网灵伴生而出,巢灵也有让网灵脱离的意愿,俺在外摄炼,它在内驱逐,这才有了成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