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78章 游霜秘境(中)

第278章 游霜秘境(中)

        飞霜蛮族栖居于冰山雪岭之间,血脉耐寒而畏火,所有蛮术一律与冰属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时下身处寒流空间,正是他们纵横地带,施起法来俱有增幅之效。

        流川四修不停挑衅藤引大王,那是自认胜券在握,有把握击败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俞驰老祖丢失肉身,妖魂封于尾鳞内,轻易不敢斗法,他妖力每损耗一次,妖魂就要衰竭一分,如果妖力耗尽,那他只能等着归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则被拖入寒禁内,僵持不下,暂时也不能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藤引大王身边只有曼陀娘娘能够从旁辅助,但他们法力受制于寒流,即使以二打一,取胜也难。

        亮银的天际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藤引大王与秃头蛮修隔空放对,在寒流边缘试探出击,其余修士漂浮在外,沉默观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各有所虑,也各有所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俞老祖,这四个人贼孤身犯险,闯入妖庭领地,应该最怕遭遇围攻,此地不宜久留,你劝一劝蛟王,让他不要再逞勇!”曼陀娘娘见藤引大王越打越烈,稍不留神就有失陷寒流的风险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便传音给俞驰老祖:“等咱们召集了诸王,杀他们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王知道,但……”俞驰老祖自有他的忧虑,鱼躯被人贼所擒,倘若现在不追回来,恐怕就要永久失去这具肉身,这一方寒流空间无边无际,若是人贼刻意躲藏,如何能找出他们的隐匿之地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来时,需要凑齐猿王的地烘炉,才能避免被禁制重创,缺了猿王,该如何回去?”他看了看袁河:“猿王极善斗法,应该有法子诛灭这四个人贼,咱们再等一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身天赋电遁,如果全力施法,即使不用地烘炉,也勉强可以冲出影花界。”但这是兵行险招,即使遁出界外,曼陀娘娘的法体也难免要有损伤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她主张冒险回去,但俞驰老祖不愿离开,她也只能陪着,妖气散射出来,准备伺机支援藤引大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鱼躯上的三位蛮修同样在严阵以待,首领流川紧盯着袁河的一举一动,余下两人则在打望曼陀娘娘与俞驰老祖,只要两妖有所行动,必然会被拦截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这四人到了此地,就在处心积虑诱敌深入,意图其实很明显,先困住袁河,再杀其他三王灭口,防止踪迹暴露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双方进入鏖持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个时辰,藤引大王久攻不下,甚至没有伤着秃头蛮修一根毫毛,他心知自己神通有限,不能诛灭这几个可恶人贼,便萌生了退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‘等回了妖庭,召来诸王,再慢慢料理他们!’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忽掀妖风,后遁欲走。

        鱼躯上的流川三修见这一幕,瞬时掐指,联手施法,头顶那枚银戒骤起光波,射飞两道环影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环直扑藤引大王,他此时处于寒禁边缘,躲闪不及,被一环套中,拘住了蛟躯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环的目标自是曼陀娘娘,但她距离稍远,根脚又是电鳗,遁速非同一般,‘呼’地一声,携着俞驰老祖的尾鳞,抢先瞬移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遁就是十余里,直接扎入后方的毒云风暴内,此时不撤也得撤了,即使缺了地烘炉,也缺天芒真睛,但曼陀娘娘已经顾不了这么多,藤引大王继袁河之后再度被困,假如她继续留下,说不定要被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跑的真快!”

        四个蛮修瞥望一眼,俱是一副遗憾表情,原本他们的打算是把藤引大王、曼陀娘娘、俞驰老祖一块吸引到寒流边缘,然后再驱使祖戒镇压他们,毕一功于一役,谁知曼陀娘娘与俞驰老祖只在观战,迟迟不进入战场,直让藤引大王试探攻击,导致他们没有下手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瞅着藤引大王有了遁逃之心,他们被逼提前出手,这样一来,他们只能擒拿藤引大王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抓住一个也算不虚此行!”秃头蛮修阴森盯着藤引大王:“今次我四人闯入河底,就没有想过活着出去,杀一个够本,杀两个就是大赚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祭出一口飞剑,持着剑柄,准备一剑斩掉蛟头,谁知藤引大王体外忽然蹿起一层霞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光晕极是耀目,照的秃头蛮修险些闭眼,他隐约看见一条霞光臂影凝结成型,五指一伸,足有十余丈的方圆,气势狂暴,摄力无穷,对准蛟龙狠狠抓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汰!”秃头蛮修爆喝一声,双手举剑,作势猛砍,但是这一条霞臂神通玄妙,携带有瞬移之力,骤然凝聚,瞬时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眨眨眼的功夫,霞掌抓着腾引大王隔空隐踪,再出现时,已经挪移了袁河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

        流川四修在暗算藤引大王与曼陀娘娘之时,袁河自然不会袖手旁观,他是主动留在寒流空间与四修周旋,肯定要抓住所有战机,尽他所能掌握战场的主动权。

        霞掌打出去,救下藤引大王,仅仅是袁河的第一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动作行云流水,身形一晃,欺上蛟头,六丁符随之呼啸而出,化作一轮偃月砸向蛟躯外的银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!”流川四修脸色顿变,他们共掌四枚祖戒,其中一戒已经被紫蕴剑圈封镇,早前为了擒拿藤引大王与曼陀娘娘,他们又驱两戒出去,本以为袁河投鼠忌器,不敢兵行险招,狙击他们,却是料不到袁河如此肆无忌惮,手段也这般果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耳猿,你再敢镇我霜戒,就等着霜力灌体,陨亡此间!”流川口中喊话,火速施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光远眺出去,发现两枚祖戒同时被袁河拦截,蛟龙身上那一枚就在袁河跟前,且有六丁符攻打,绝难召回,另一枚却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冷冷发笑,他目标也只是一戒,对方驱使的这一套蛮宝,总共只有四枚,只要能镇压两枚在手,局势应该就能扭转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紫蕴剑圈能封镇灵宝之威,对方掌握的戒指越少,合戒的难度越大,袁河的处境就会越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收!”袁河抬指点向六丁偃月,蛟龙身上的环影顿时脱体而出,绕空急缩,化为一枚微戒,镶在月中飞向紫蕴剑圈,就此成为圈中鱼肉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这时,藤引大王才算彻底脱险,他喘着大气,赶紧给袁河道谢:“猿王救命之恩,俺永不相忘!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时与袁河命悬一线,张口吐出了天芒真睛:“这宝贝先作谢礼,等咱们返回妖庭,俺还有厚报!对了猿王,你刚才所使的臂法是什么神通?”